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泳|Meta的长期大赌注

胡泳|Meta的长期大赌注

2021年10月,Facebook下大决心改名为Meta,既是对自身成堆问题与丑闻的一种方便的转移,也反映了每个科技从业者对错过下一个大事件的恐慌。元宇宙是硅谷一长串流行语当中最新的一个,用来描述某种沉浸式的、持续的虚拟世界,尽管还没有人能够100%说清它是什么。

 

对Facebook来说,这意味着一个大的战略转型。Facebook显示出增长乏力的迹象,因为它在社交领域面临着来自TikTok、Snapchat、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的竞争对手。它不得不引领潮流,以再次吸引投资者。

 

扎克伯格在2014年收购基于虚拟现实的公司Oculus时,首次显示了他对元宇宙概念的兴趣。如果说从2021年10月的Facebook Connect大会主题演讲中可以看出什么,那就是Facebook的理念并没有改变:通过技术连接人们。然而,正如扎克伯格所指出的,公司的战略方向转向了元宇宙,即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Meta仍然专注于利用其令人上瘾的社交产品和网络效应,通过添加新的硬件来实现,最终目标是在VR/AR领域建立一个综合的虚拟现实体验。

扎克伯格演示Project Cambria

 

除了名称上的变化,Facebook的战略转型还体现在其他一系列事件上。“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Facebook旗下专事生产VR/AR硬件与软件的部门)的负责人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 已成为Meta的首席技术官。公司目前拥有6万余名员工,引人注目的是,其中近1万属于现实实验室,约占16%。考虑到新的方向,现实实验室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吸收更多的人才。Meta宣布,从2022年第一季度开始,将单独披露现实实验室的财务指标,这将为其发展和业绩提供更大的可见性,也支持了对这一部门的优先考虑。

 

资本支出和研发的大规模增长对公司的转型至关重要。管理层宣布,在2022年,资本支出将接近290-340亿美元的历史高额,在数据中心、服务器、网络基础设施和办公设施方面进行大量投资。此外,Meta将把资本支出预算的很大一部分分配给AI和机器学习能力,以改善用户体验、产品、信息流、视频和广告的性能。

Horizon Workrooms
 

对于内部会议,Meta在2020年开始使用Horizon工作间,提供了一种比目前的视频电话会议更具沉浸性的沟通方式。它使用户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能看到面部表情,在3D表现中互动,并展开其他提升互动水平的活动。

 

2021年秋季发布的雷朋智能眼镜(Facebook与雷朋共同研发)向AR迈进了一步。即使目前的版本没有嵌入AR功能,它们仍然为用户熟悉新硬件的功能奠定了基础。其定位是299美元起步的太阳镜,由Facebook的技术驱动,可以用佩戴者视角进行录像,每次长达30秒。当然,这款眼镜还具有接听电话以及听音乐的功能。

FB计划在2022年10月发布Project Cambria 这一最先进的头盔,以加强在虚拟世界中的社交,同时与Oculus Quest 2兼容。具体而言,这个更高端的Oculus版本将加强扩展现实(XR)的体验,它结合了VR、AR和混合现实(MR)的功能。此外,新的XR硬件将支持面部追踪,以获得更真实的体验。

 

最后,Meta公司开发了“临场感平台”,旨在通过内容置入、环境理解、语音和手部互动,满足现实临场感承诺。此外,公司还开发了一个名为“互动SKD ”的库,它由模块化组件组成,以完善手部互动。有理由期待Meta发布更广泛的产品,以低廉的价格提供功能更强的硬件,使设备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2021年,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的全球月活跃用户总和已经超过36亿。考虑到网络效应和正在开发的元宇宙的深度沉浸式体验,Meta处在一个优越的位置上,有能力利用这一新的技术突破,实现其元宇宙触达10亿人的目标。在未来两到三年内,预计它将集中精力创建基础,并通过改进硬件和其他相关解决方案建立生态系统

 

全球VR/AR市场规模预计将在未来三年内增长10倍,表明有巨大的机会摆在面前。这些数字也可能被低估了,因为元宇宙越是展开,创作者和开发者的能见度就越高,更多的机会和想法就会诞生,这将把市场总量推得更高。 

Meta目前正处于拐点上,力图为其未来构建基本的基石。毫无疑问,在Meta最终开始用商业上可行的解决方案来利用元宇宙之前,需要若干技术上的突破。硬件本身未必能推动Meta的未来收益,但在建立了锁定用户的生态系统之后,向替代品的高转换成本和强大的网络效应将增强Meta的经济护城河,为该公司的货币化和ARPU值扩张提供持久的竞争优势。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