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文章归档 > 2016年八月
2016年08月30日 14:45

互联网内容走向何方?

互联网内容走向何方?

——从UGC、PGC到业余的专业化

文 | 张月朦 胡泳

用户内容生产(UGC)作为互联网技术赋权的突出体现,被认为是变革传统媒体的重要力量。但迫于版权和营收的压力,以YouTube为代表的一大批UGC平台走上了机构化和专业化的道路,内容生产从业余走向专业。

本文综合国内外UGC平台的发展路径,认为互联网内容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强大的头部效应,UGC平台在与PGC博弈中逐渐与之结合,“业余的专业化”是未来互联网内容发展的新趋势。

从阿尔·戈尔1992年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到1994年欧盟班格曼报告(Bangemann report) 称“技术是革命性”的,互......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7日 22:03

走过了爱的路,就可以走到其他路上

未未有个口头禅:“我想问个问题。”

她的问题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为什么末末一哭,鼻子和眼睛都是红的?”“什么是茧?为什么毛毛虫会变成蝴蝶呢?”“钱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唐朝诗歌最多?”“坏人生了小宝宝,也会像坏人吗?”

日常中,问题95%以上是未未问的。偶尔,末末也会从他自己专注的各种活动中抬起头来,问几个问题:

末末:肥皂为什么能洗干净手?爸爸:因为里面有碱。末末:碱是什么?爸爸:是一种化学物质。末末:化学物质哪里来的?爸爸:地球经过多少亿年时间发展出来的。末末:那时间哪里来的?爸爸(摊手):那只有问造小板凳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9日 09:29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未来传播学的研究视野,可能是由一枚小小的装置打开的——传感器。而传感器,又是从苹果手机走向我们的日常生活的,将来它们也注定会影响人类的传播行为。

iPhone与无人机

如果你去过台湾,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台湾人把智能手机叫做“智慧手机”,而把智能手机之前的手机,统统叫做“智障手机”。 虽然大陆不这么称呼,但我们仍能够体会智能手机出现之前和之后在使用感受上的巨大差别——以“智慧”和“智障”来区分毫不为过。

比如你把智能手机横着放或竖着放,屏幕会自动调整横向或纵向模式;如果你的iPhone......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5日 10:05

社群经济与粉丝经济

社群经济与粉丝经济

文 | 胡泳 宋宇齐

社群经济与伪社群经济

随着社会交流方式特别是网络的发展,社群的涵义产生了极大的变化。经典理论下的社群有一定的特点和限制条件,诸如:社群内成员的构成要以一定的社会关系作为基础;其成员从事的社会活动有一定的地域限制;社群内部应形成一定的文化,并能使社群成员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同时,社群的建立与维护需要一定的基础设施。但在互联网时代,交流与沟通打破了原有的时空限制,使得社群可以不依托现实社会中的某些条件而建立。在地域上,因为互联网的全球性,社群成员的组成可以摆脱原有的地域限制,做到异地的交流沟通;在时间上,社群成员可以通过网络进行非实时的交......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5日 09:24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传播伦理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传播伦理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信息源到信息接收者的线性传播模式曾被视为唯一的传播模式。今天,理想的传播更像是参与的、对话的、横向的和富于创意的。它弥漫在此前充满板结的各种机构中:从学校,到家庭,到人们从属的非正式团体,乃至向以严厉规训著称的工作场所。

这种新的传播风尚也在影响大众媒体的公共传播。所有传统的公共媒体都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公众”,如果说它们面临危机,那部分地也是由于公共传播仍然遵循着线性的“国家建构”伦理,而不是新型传播的社群主义伦理,以亚文化和寻找认同为中心。

过去300年的核心社会文化经验是,有着自己的方言、地方文化和地方经济的村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