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文章归档 > 2016年十二月
2016年12月23日 15:03

互联网是最具诱惑力的幻象

互联网是最具诱惑力的幻象
在传统的大众媒体当中,常常出现一种情形:在一个“封闭系统”内,一种信息、观念或信念经由反复传播而得到加强或放大,导致与之不同的或者具有竞争性的信息、观念或信念受到审查、被加以否定或不能得到充分表达。
 
这种情形的发生机制通常是这样的:一个信息传播者做出某种宣称,许多想法类似的人跟进呼应,往往用夸张的甚或扭曲的形式重复该宣称的核心信息,直到大部分人认为所描述的某一极端的变化版本才是真实的。
 
洞悉大众媒体的这一现象的人会选择不信任媒体(以及媒体所提供的“事实”),而更倾向于信任自己所属的群体。但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忘记......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1日 14:28

你在犯“奶昔错误”吗?

你在犯“奶昔错误”吗?
不要关注工具;关注人们用工具来干什么。
 
麦当劳想提高它的奶昔销量,因此雇佣了一些研究人员来弄清楚,顾客最关注奶昔的哪种特质。奶昔要做得更稠?更甜?还是更凉?几乎所有研究人员关注的都是产品。
 
然而他们中间有一个叫做杰拉德·博斯特尔(Gerald Berstell)的人选择了忽略奶昔本身,对顾客进行研究。他每天坐在麦当劳里长达十八小时,观察都有哪些人在什么时候买奶昔。他得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发现:很多奶昔都是在早上被销售出去的——奇怪,显然在早上八点时喝奶昔并不适合火腿鸡蛋这样的早餐样式。博斯特尔还从早上购买奶昔的人群的行为中得出了三条其......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0日 09:34

从山寨到创客

从山寨到创客
从文化的角度,山寨的反叛代表一系列东西:反叛大公司,同时反叛领先品牌、价格昂贵的产品,反叛主流文化。其整个产业链组合过程,深具“后福特主义”气质。
 
从山寨之都到创客之城
 
无论是讨论山寨还是创客,我们都把聚焦点放在深圳。如果你去过华强北,你会发现它的旗号不是“深圳华强北”,而是“中国华强北”,因为其辐射力远远超过深圳,中国官方给它的认证是“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是始于1988年的电子市场,现在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有许多数字证明其规模之大:比如60万从业者,日客流量50万人次......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3日 15:08

社交替代假说

社交替代假说
电视收看时间令人惊讶的增长如何导致其他活动、尤其是社交活动被取代,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学者的研究。正如吉伯·福尔斯(Jib Fowles)在《为何观看》(Why Viewers Watch)一书中所解释的,“看电视主要替代了三项活动:(1)其他娱乐;(2)社交;以及(3)睡眠”。
 
对于人们为何着迷于看电视,福尔斯的解释是心理性的。他把电视比作一种“强大的治疗力量”,一个对观众有极大好处的压力释放器。他认为文化人对电视的批评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媒体势利眼”,即反电视的态度是由那些想要通过诋毁电视观看而令自己感觉优于他人的人激发。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6日 17:46

阅读与观看

阅读与观看
阅读与观看是我们常见的两种信息行为。两者有着非常大的差异。在《消失的地域: 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一书中,梅罗维茨对阅读和观看做了详细的对比。
 
很关键的一点是,阅读比观看需要更多的付出与参与。阅读物必须拿在手中,主动地与之交流。然而对电视机则不然,打开、坐下,图像就会展现在电视观众面前。
 
 
正如梅罗维茨所言,即使对有文化的人来说阅读也是一项辛苦的工作。例如,页面上的黑字必须一个词一个词、一行行、一段段地扫过。为了阅读这些词,你的眼睛必须经过训练,就像打字机的滚筒移动纸一样沿着印刷的行进行移动......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5日 09:32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1977年,玛丽·维恩(Marie Winn)做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有关电视对孩子和家庭的影响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中,她对电视给孩子们施加的令人上瘾的影响持强烈的批评态度。
 
她写道:“电视的体验令参与者把真实的世界完全清除出去,而进入一种愉悦和被动的精神状态之中。”
 
2002年,她更新了自己的研究,出版了《插着电源的毒品:电视,电脑和家庭生活》一书。
 
在该书中,她雄辩地论证说,电视对于儿童发展、学业成绩和家庭生活都具有负面影响。然而,与通常人们所想到的解决之道——改善电视节目——不......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1日 09:33

解读互联网时代的悖论

才智的悖论
 
现代企业当中最重要的生产工具叫做知识,但是这个知识是很难被机构所拥有的,知识往往是在机构当中的个人手里,并且个人可以把它带走。大家知道罗辑思维的罗振宇有个说法叫“U盘化生存”,本来U盘插在一个机器里,然后我拔了,我走了。有一次我跟罗振宇一起参加柳传志组织的西山会议,柳传志说你从你自己的角度当然拔了就拔了,可是很多人拔了之后还是得插到哪个系统,而我们就是那个系统。可以看到这里的一种冲突,组织跟个人在知识、也就是在才智这个领域里的争夺。
 
才智有很多有意思的特性,例如说才智是这样一种东西,分享以后你并不失去,你还有。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