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文章归档 > 2017年一月
2017年01月27日 20:18

过年

过年
过年这事,现在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它应该是为孩子们设计的,而不是成年人。
 
所以,拯救年节,要从孩子的快乐开始。
 
过年这事,现在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它应该是为孩子们设计的,而不是成年人。
 
当然,从年节的起源看,是成年人创设了节日,而这种创设,多半和农业社会的习俗和感受相关。
 
农业社会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的压力影响深远,我们今天的很多行为,其实都是那个时期的种种状况,作用于人类的基因,然后一代代遗传下来所致。
 
农业社会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吃饱。因为靠......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0日 14:51

从尼葛洛庞帝之叹说起

从尼葛洛庞帝之叹说起
2016年是《数字化生存》中文版问世20周年。有出版社决定重新出版这本引领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开山之作,我请作者尼古拉·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教授为中国读者写几句话。他写道,大家总是着眼于有多少关于技术发展的预测是准确的抑或失误了,“但是,与一个真正的、堪称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误判相比,这些只是细枝末节,事实上微不足道。25年前,我深信互联网将创造一个更加和谐的世界,我相信互联网将促进全球共识,乃至提升世界和平。但是它没有,至少尚未发生。真实的情况是:民族主义甚嚣尘上,管制在升级,贫富鸿沟在加剧。我也曾经期待,中国可以由于其体量、决心和社会主义的优势从而在引领全球......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7日 14:19

一本关于“智能时代”的“说明书”

一本关于“智能时代”的“说明书”
文 | 吴伯凡
 
一本好书是经得住回头再读的,它似乎能在时间中悄悄生长,多年后再读它,你会惊奇地发现它在你面前已焕然一新。其实不是这本书变了,而是你变了——随着你见识和阅历渐增,当初那些无缘见面不相逢的内容对你悄然显现。所以古人说,读书随年龄、阅历的不同有三种状态,初读如“隙中窥月”,再读如“庭中望月”,三读如“台上赏月”。
 
至今仍记得20年前一个朋友把《数字化生存》这本书送给我时说的话:“好好读读,接下来是个全新的时代,这本书就是关于这个时代的‘说明书’。”于是我郑重......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0日 14:47

尼葛洛庞帝 | 数字化之后

尼葛洛庞帝 | 数字化之后
文 | 尼葛洛庞帝
 
译 | 范海燕
 
《数字化生存》写于25年前。人们给予我最多的评论是:你怎么可能预测得这么准?其实我并没有预测。我只是推断。我把我们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试验和发明投射到未来,仅此而已。也就是说,这本书并不是由预言所构成的,但是书中推断的基础——计算机及其外设在速度上的提升以及价格上的下降——是明显可预见的。同样,也可以很容易地推断互联性,这主要是由于无线技术和设备的出现。这些事情出现得或早或晚,但多多少少都有端倪。
 
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关于这个新的版本,一个......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6:09

随时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心态

随时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心态
同质社区的增多减少了跨群体的社区,还加剧了调和多样化的利益和世界观的困难程度。
  
美国大选令新媒体的“回声室效应”与“过滤气泡”充分暴露。这两个概念描述的都是一种现象:公民的政治对话往往发生在家人、朋友和与自己有着相似观点的人之间。用尼曼新闻实验室总监约书亚·本顿的话来说,2016年的美国政治叙述,像是出现在两个毫不交集的信息圈里,彼此各说各话,直到最终交汇在投票箱中,才让人看清楚两个圈子隔得到底有多远。
 
由于互联网上的社区都是自愿形成的,在人们具有寻找头脑相似的伙伴的倾向的作用下,这些社区往往成为同质性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6:06

承认并庆祝人的境况

承认并庆祝人的境况
——《数字化生存》中文版问世20年译者感言
 
从科幻书到历史书
 
在为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平装本所写的《后记》中,尼古拉·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写道:“观察翻译成30种语言的《数字化生存》在各国被接受的不同程度,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在有些地方,例如法国,这本书与当地的文化制度格格不入,因此似乎比依云矿泉水还显得淡而无味。在其他国家,例如意大利,这本书则广受欢迎,引起热烈讨论。”是时,《数字化生存》的中文译稿尚未出版,作者和译者(我和范海燕)都没有想到,这本书会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掀起滔天巨浪......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3日 14:19

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的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
 
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验之后才这样做的。
 
威廉·詹姆斯曾经提出过应该把原生者(Once-born)与再生者(Twice-born)加以区分对待。
 
我们需要比以往更加明确地区分两类事物,一类是态度和信仰系统,另一类是使任何一种态度或信仰得以维持的认知架构或发展水平。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的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验之后才这样做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