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文章归档 > 2017年九月
2017年09月28日 16:31

胡泳:海尔正在发生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

胡泳:海尔正在发生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

“海尔正在发生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而这正来自于9月21日召开的海尔智慧家庭全球引领创新峰会。据了解,在此次“海纳百川”般的盛会上,政府机构、行业协会、30多家媒体、60多家生态资源方、海尔全球创客深刻诠释了人单合一模式引领下的“智慧的海尔”。

“别人把企业做大,海尔做‘小’”

峰会现场,来自世界各地的小微团队齐聚,不......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6日 18:00

呼唤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创新制度

呼唤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创新制度
创新强度取决于私营部门战略与公共部门政策和制度之间的相互作用。当公共和私营部门共同推动有利于创新的环境时,竞争力就会提高。
 
“新莫干山会议·2017”定于2017年9月15-17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主题为“科技创新与社会变革”。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出席并发言。
 
关于创新,胡泳认为,实际上现在整个世界上的国家出现了一种新的分界线,而以前通常的分界线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2011年,马云在杭州举行全球网商大会,请了有名的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在现场同他进行了连线。弗里德曼当时谈的不是他......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5日 09:29

用户乘数:物联网时代的平台属性

用户乘数:物联网时代的平台属性
文 | 胡泳 郝亚洲 
 
从来没有一种战略是从消费端发起的,直到用户乘数的想法出现。
 
1 传统经济的窒息点
 
“计算机称雄的时代即将过去。”世纪之交,美国数字思想巨擎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在《通信革命》一书的第一页便言之凿凿地宣判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他揶揄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安迪·格鲁夫,说这帮人可以拿着股票去做些改变世界之外的事去了。因为,技术的潮流已经发生了改变。如果说电脑和芯片技术的发展使得信息处理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并宣告了“计算机时代”的到来的话......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2日 14:05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互相融合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互相融合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相互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制造业要通过向产品输入更多的数据和信息而使产品更具价值。
 
1 如何重新定义传统制造业
 
最近提硬件复兴或者是硬件革命,或者还有很多其他的同义词,比如说新工业革命,甚至是物联网,都牵扯到如何重新定义硬件的问题,因此也牵扯到如何定义制造业的问题。当然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硬件,如独立设计、由创业企业开发、以消费者体验为导向的智能手机、健康跟踪器、可穿戴设备等,还有无人机、工业用机器人、3D打印机等等,其实跟传统所说的硬件已经差别很大。然而我们发现,这些硬件不是由传统的硬件厂商,而是由所谓的具有互联网......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14:44

海尔三“无”战略: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

海尔三“无”战略: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
2007年,整整十年之前,我到海尔宣扬维基经济学,传递一个核心信息,“世界是你的研发部”,强调大规模协作,拆掉企业内外两堵墙。张瑞敏先生敏锐地意识到维基经济学所触及到的企业边界问题,开始探索按单聚散的人力资源平台。
 
海尔发现,互联网时代的企业一定不能有边界,因为乔伊法则说得好,无论你是谁,大部分聪明人总是在为别人工作。在公司内工作,往往比在网上运行一个项目,耗费更高的交易成本。为什么在很轻易就可以从全球人才市场中找到一个在线社区成员来帮忙的情况下,还要转向那个恰好在你旁边的小隔间里的人?既然最聪明的人都不为你工作,何不利用网络让最聪明的人为你......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3日 16:23

哈维尔:持不同生活见解者

哈维尔:持不同生活见解者
 
崔卫平谈她初次接触哈维尔时的状况说:“进入东欧这个领域,完全出于个人精神上的困惑迷茫,它从八十年代末期,持续了好几年,非常痛苦。我原先的表达系统突然失灵,一下子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体验。……属于经验和语言的分裂,就是说从既有的经验里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述那种情绪,但当时我还不能完全清楚地意识到问题在哪儿,就是感到一种极为庞大的晦涩,感到一切都需要重新表述。” 
 
崔说得很直白,她是由“一种生存经验的沉重”而发现并追随哈维尔的。崔是学文学出身,喜欢的是奥斯汀、惠特曼、T.S.艾略特等,然而她发现这些......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8日 14:36

默思人类的问题

默思人类的问题
勃兰登堡门应该是柏林游客最多的地方之一,但很少游客知道,在驾着四马战车的和平女神的注视下,喧闹之中,另有一处极其安静的所在——不错,它的名字就叫做“安静室”(Room of Silence,或称默思室)。
 
在柏林中心创造一个不分教派的默祷之处的想法诞生于1988年的东柏林。1990年,两德统一之后,这个主意流转到西柏林,很快,一个小的由柏林市民组成的“行动团体”开始寻找市中心合适的安放这个想法的地方。他们的初衷是,该处必须位于从前把敌对的军队和互相仇视的意识形态分开的那条线附近。整个想法其实有一个模仿的蓝本,即从1953年4月到1961年9月逝世前担任......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5日 16:39

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凤凰评论嘱写一封致00后新入学大学生的公开信,谈谈大学生作为准知识分子应该在大学的学习中树立怎样的价值观。而我真想谈的,是刚刚迈进大学校门的年轻学生,该怎样打破头脑中固有的关于大学的传统认知。
1
 
具体来说,首先,现存的大学教学模式已经过时了。大学教育主要是让学生吸收知识,然后在考试中回顾知识。教师在本质上是一个广播员:以一种单向的、线性的方式向懒惰的听众传送信息。在今天的世界中,这种“广播式学习”的模式是落伍的,也注定会给师生双方带来痛苦。大学把它们的主要角色定义为研究中心,教学只是令人深感不便的一种炒剩饭之举,并且,扩招以后班级......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3日 20:59

胡泳 |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3日 20:55

开学第一课丨胡泳: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我们所熟悉的大学设计几百年来一直围绕一种相当稳定的教育模式。但是,幸或不幸,你们进入大学的时代,正是这种模式开始坍塌的时代。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1日 09:21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伴随着互联网的流行,网络科学也从少数人的研究流域变成了大众希望了解的流行内容。语言学家、生物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都在试图建立有关人类互联的统计模型和理论。他们做得好的时候,会弄出极为漂亮的网络运行图;做得不好的时候,则像是用唬人的分析手法在忽悠。畅销作家们也在赶这趟车,因为谈论网络科学似乎既时髦,又可以招揽听众。理查德·库奇(Richard Koch)和格雷格·洛克伍德(Greg Lockwood)的著作《超级联络:网络的力量》(Superconnect: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Networks and the Strength of Weak Links)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
 
库奇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提出“80/20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