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3月15日 10:49

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经济有五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中国需更加关注技术创新

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经济有五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中国需更加关注技术创新

 

3月10日下午,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在北京召开了“网络经济和网络企业”高层论坛。“信息时代三部曲”(《网络社会的兴起》、《认同的力量》和《千年的终结》)作者、南加州大学教授、国际知名学者曼纽尔·卡斯特(Manuel Castells)在论坛上发表了“网络经济和网络企业”主题演讲并参与了演讲后的高峰对话。曼纽尔·卡斯特教授在论坛上受聘成为中国信息百人会国际学术顾问。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顾问、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3日 11:38

中国网络传播研究:萌芽、勃兴与再出发

中国网络传播研究:萌芽、勃兴与再出发

 

本文聚焦“网络传播”这一学科领域,旨在对1978-2018年40年间国内的相关研究进行回顾,呈现学界对于互联网这一颠覆性技术的认知过程。在此基础上,结合与网络传播有关的重大事件,对网络传播研究本身的总体情况、阶段特点进行梳理,并对研究演进的逻辑及其存在的不足等展开反思。本文认为,未来的网络传播研究最重要的是回到传播与人的关系,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作用下人的可能性问题作出更为深刻的回答。   文/胡 泳 陈秋...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15:28

没有颠覆,只有奥伏赫变——张瑞敏与黑格尔之一

没有颠覆,只有奥伏赫变——张瑞敏与黑格尔之一 如今企业家好把“颠覆”二字挂在嘴上,孰不知,在管理中,并没有完全的颠覆,有的是奥伏赫变。   奥伏赫变与扬弃   1928年1月15日,创造社的综合性理论刊物《文化批判》在上海创刊。对于刊物的宗旨和任务,成仿吾在《文化批判》创刊号的《祝词》中引用列宁“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的名言,强调理论学习、宣传、斗争的重要性。   成仿吾从日本带回来的一批新成员——也即所谓后期创造社成员——集体亮相...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5日 09:15

胡栩然:生活就是生活

胡栩然:生活就是生活

 

除了近处的苟且和远方的苟且,生活,就是生活。   去采访保洁大妈和大爷之前,我和明妍其实苦心孤诣地准备了不少问题,试图轻松拉近关系,直接又不失唐突同时直击人灵魂深处……当然这一切在真正开始采访后都被证实是不可能的。我们先问了大爷大妈夫妻俩的名字,年龄,家乡,然后是工作内容,不工作时喜欢干什么……随着提问的继续,我的内心滋长出一种奇怪的情绪,有点失望,又有点不安,这两种感觉的交织是如此复杂强烈,...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7日 22:50

很多事情,仅仅是陪伴就解决了

很多事情,仅仅是陪伴就解决了

 

生活的真谛是,为那些值得留在你生活中的人花时间。   陪是一种身体之事   其实,人生中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而是:一个人的时间给谁?   “不要再窃取我的时间了,大家都来占用我的时间,没有意识到每时每刻都是我个人的财富,它就这样消失了。”《爱与黑暗的故事》中,约瑟夫•克劳斯纳,以色列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希伯来文学教授,对他的侄子说。   其实克劳斯纳错了,时间不是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21:17

沟通超载的年代,更应讲求沟通质量

沟通超载的年代,更应讲求沟通质量

 

社恐让现代人成了病友。微博上所有人可以一起沙雕,微信群里一天几千条信息不在话下,但只要你说奔现,瞬间消失,不了不了。   中介化交往   在社交媒体被发明之前,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手段非常有限,主要限于我们亲自认识的人。现在的千禧一代不会体会曾经困扰他们的长辈的信息流通麻烦,比如,你给你同龄的伙伴打电话时,接电话的却是他们的父母;山高水远,鱼雁传书,你对恋人的来信望眼欲穿;大千风光尽入镜头,照片...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7日 22:10

爱,通过黑暗的故事——读阿摩司·奥兹

爱,通过黑暗的故事——读阿摩司·奥兹

 

"家庭这出悲剧往往有着契诃夫似的结尾:每个人都感到失望,幻灭,痛苦,忧郁,但还活着。它最深的黑暗,并不是莎士比亚大剧所天真臆想的各得其所、正义彰显;而是你对、我也对,却无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对。" 【按】对于两岸四地的华人世界来说,春节是阖家团圆的欢聚时刻。然而对很多人而言,在短暂的欢愉之后,往往会陷入到“为何家会伤人”的惆怅与苦恼当中,甚至对“爱”本身的信念亦会随之动摇。阿莫司·奥兹(Amos...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5日 21:54

我想你

我想你

 

“我爱你”常常被当成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三个字。其实错了,还有三个字比这更有力量。   “我爱你”在现代世界过于容易脱口而出,甚至偶尔堕入油滑,因而丧失了很多原有的分量。尽管如此,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对你和你所表白的那个对象,这三个字还是意味着很多。它是一种承诺,表明你会和你所爱的人肩并肩,为他/她而存在,并竭尽所能维持两个人的关系。   然而问题也正出在这里:当你处于一种重要关系之中的时候,你可...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0日 10:23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

 

1996年,当胡泳拿到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的书Being Digital时,他想到的是严复的《天演论》。彼时,他刚为《三联生活周刊》写了万字长文《Internet离我们有多远》,在详细介绍了互联网的发展脉络与社会影响后,他提出一个疑问:对于当时家用电脑只有70万台的中国来说,能够一转身就跨入信息时代、并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吗? 《三联生活周刊》1996年第2期专题报道《Internet离我们还有多远》   选...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5日 17:24

先锋|00后少女的“蝴蝶梦”

先锋|00后少女的“蝴蝶梦” 胡栩然,名字来源于《庄子》:“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   姓名一般都是由父母起的,包含了长辈对你的期望。名字能反映出家庭的文化底蕴。胡栩然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父系母系亲戚从事的工作几乎无不和文字相关。幼小的栩然抓周时一把抓住钢笔,就像响应血脉的召唤。上小学的时候,她就开始构思小说,14岁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并引起一定的反响。这个少女“开挂”似的人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前不久,记者采访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5日 10:10

网民:围观影响中国?

 

“在一亿网民面前,多大的了不起都不再是了不起。”   接二连三的社会热点事件,正因为有了大量网民的关注和转发,才会被更快地传播,进一步推动事件发展。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汪徐秋林 转自 | 南方周末   中国第一批“网民”已经二十多岁了。   2018年11月30日,微博话题“#新浪20年#”引发诸多网民感慨:原来离自己第一次上网已经20年。   1997年11月2日,网友“老榕”把自己和儿子看球的经历写成...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0日 16:08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01 一天中很幸福的时光,是在月光下散步。 到了晚上,人就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末末问姐姐:是不是人生好像一场梦?然然:如果是一场梦,你愿意继续睡着还是醒来?末末:我不要醒,我要一直睡。然然:如果亲人都在梦里,当然就可以把梦当真。   散完步回家,樱说:要树陪。树和樱说了一阵悄悄话,然后轻吻说:晚安,做个好梦,梦见树。樱:樱梦见树躺在樱的身边,对樱说:晚安,好睡。就好像樱在电视里看见樱在...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6日 13:57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我们作为个体和文化,比从前更加认识到心灵失去控制的可能性。   焦虑的双重性   焦虑无处不在。有时候,焦虑会围绕着一件特别的东西来包围你——你会担心自己的工作,健康,社交生活,婚姻等等。   在其他时候,焦虑无缘无故地袭来,催生一种无法解释的绝望的恐惧感,无论当事人多么努力,也不会洗刷干净。   甚至就在你感到幸福时你也会焦虑:因为你担心失去现有的一切。   现在的焦虑之所以普遍,是因...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6日 11:13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中国互联网的研究可谓日新月异,海内外文献十分丰富。本文从我在2015年编辑出版的英文论文集《争锋中国互联网》(China’s Contested Internet)的内容谈起,探讨如何使中国互联网(包括手机等新媒体)的研究进一步向纵深发展。我把这种努力称作“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Yang, 2015)。   “深度研究”这个提法,借用了一本人类学著作的书名,即《深度中国》(Deep China)(Kleinman et al, 2011)。该书的编者在前言中...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5日 09:37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01 2017年11月,张一鸣提出“智能社交”,它不仅构成今日头条智能推荐发展的下一步,而且据说还代表着“社交媒体的2.0时代”。今日头条为智能社交框定的方向是:通过智能推荐更有效率地获取粉丝。公司还不惜投入,声称要在平台上扶持1000个拥有100万粉丝的账号。     一年以后的11月,市场上冒出一个新社交应用“Ta在”,将自己定位为“智能社交媒体”。然而此“智能社交”却不同于彼“智能社交”,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5日 12:55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世界处在向高度互联的转型中,正由垂直化变成水平化。我们越来越多地离开一个依靠垂直指挥和控制来创造价值的世界,而走入一个横向地同他人联系与合作来创造价值的世界。社会由此变得更具流动性、更加不可预测,自由发展、无拘无束。   2011 年 9 月,在第八届网商大会上,应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邀请,《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通过远程视频连线,就世界的变化和个人的发展问题与网商分享观念...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10:46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黄金屋

 


汤姆•彼得斯警告世人:“这个时代变化太迅速了,不可能仅仅依赖几条准则就获取永久的成功。任何东西吃得太多都会有毒。请记住:商业中所有事情都是悖论。”

文 / 小芳

来源 / 首席人物观(sxrenwuguan)

1

 

        1997年2月,张朝阳体会到了借势的惊喜。

 

  一场由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和瀛海威主办的论坛,最后声名远播的却...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30日 11:13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这一次来敦煌,是无数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的交汇。 第一次拜访那些神佛千年栖息的洞窟。紧闭的门扉被钥匙轻叩。眼睛说太美了。耳朵说讲解小哥的声音好听。皮肤说好冷。手机吵着要照相。红色褐色绿色,千奇百怪的佛面和众生相。九层塔上的风铃轻声哼唱。衣摆下的莲花悄然绽放。武则天的脚趾。释迦牟尼半阖的眸子。王子跃下山崖。菩萨住进神龛。二氧化碳和日光从那些敬畏的屏息中偷偷溜进,同墙底的竹签一起等时光无声蒸发。色...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5日 22:11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无论是刚入学的同学,还是已经工作的同学,都为同一种病症所苦:焦虑。   如果把焦虑视作一种病,从患者的角度来看,焦虑始终是绝对个人的。它是一种体验,带着人们思考、感受和行动的特有色彩。   焦虑是个怪物,能够运用非常愚蠢的技巧,让你生活中哪怕是微小的选择,简直都跟生与死的抉择一样可怕。   在此意义上,焦虑是极其主观性的东西,很难代入时代来思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数...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1日 18:54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互联网产业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规律,也是平台整个的产业背景规律,叫做赢家通吃。但是,按照赫拉克利特定律,一个时代的领导者不会领导下一个时代。今天的技术精英如果把握不好机会的话,最后也会走入自己的黄昏   2013年,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做了一个“互联网帝国时代”的信息图,统计了全世界最流行的网站,其中谷歌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其次是Facebook。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后的2018年,全球社交网络使用分布中Facebook最强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