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ChatGPT是2023年互联网圈非常炙热的一个话题,它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技术革命,对很多领域都可能会造成巨大影响。在其中,受到最大影响之一的领域可能就是教育领域。有了ChatGPT之后,我们的学习方式会发生变化,同时获取知识的门槛也会降低。除了上课,ChatGPT还可以被用来获取感兴趣的领域的知识。教育观念也可能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改革或者是变化。现在的教育体系是基于目前工业化的生产基础之上的,那么在智能化时代或者说智能化工具出现以后,未来的教育面临着哪些难题,以及应该怎么去破解?本期为《仲夏六日谈2023》系列推送第一期,《培养星际一代——破解数字社会教育难题》。

嘉宾(按出场顺序):

陈祉妍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杨健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研究院总顾问

火然 喜剧演员(主持人)

ChatGPT不甚完美未知变化引发紧迫感

火然(主持人):

过去一段时间,ChatGPT及相关产品都非常火,有人甚至把ChatGPT的发布比作“iPhone时刻”,甚至是“电力时刻”。请问几位老师你们在接触和使用ChatGPT的相关产品之后有什么体验和感受呢?

陈祉妍:

我其实没有太多使用的体验,但是我对相关新闻一直很关注。我有一个微信群里面有各行各业比较关注时事动态的人,以前可能一个新闻停留在我们群里面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超过三天的都会是很重要的新闻了。然而直到今天,我们群里最热的讨论仍然是ChatGPT带来的这种影响,包括每个人使用产生的感受。在相关的新闻热度比较高的时候,我也和孩子有一个晚上的讨论,我就说可能我无法想象你将来的生活和工作是怎样的,但我敢确定的是一定和现在不一样。

胡泳:

因为我的本职是教书,但是我也是个写作者。从目前来看,至少从写作的角度来讲,ChatGPT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因为我的写作大概分成两种,一种是学术写作,在这一方面ChatGPT现在基本不成熟,因为它抓取的东西的来源是比较庞杂的。其次我们学术写作非常讲究所谓的参考文献,ChatGPT不能明确给出它到底是从哪里获得了学术引用的来源。ChatGPT也经常会在回答不上来问题的时候,胡编一些可能没有写过的书,或者是并不存在的某篇文章。这类现象我们是大量看到的,所以在学术写作这方面,我觉得至少到目前为止,ChatGPT的价值还没有那么大。可能它在检索信息的时候可以带来一定帮助,但是真正要用它来完成一个比较合格的,姑且不说是优秀的学术论文,我觉得还比较遥远。

我的另外一种写作其实是散文写作,它属于创意写作的一种。目前我觉得ChatGPT在创意写作上也不成熟,它还不能够代替我们现在人的这种创造性或者说想象力。但是我并不是说它可能就永远保持在这个水准上,因为我们都知道,人对机器的恐慌,源于机器进化比我们快,我们不知道它何时会产生很大的一个飞跃。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觉得ChatGPT对于我眼里的那种比较一流的写作还不够成熟。

杨健:

我可能要比胡老师更兴奋一点,也更恐慌一点。因为我们研究院的小伙伴平时对这个领域还是比较敏感,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大家都还没有广泛关注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偷偷用ChatGPT了。因为他们工作量很大,所以特别需要这样的助手来提供帮助。实际上很多同学从GPT-2就开始关注,然后他们在平常的工作当中也用到很多。虽然说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确实就像刚才胡老师说的一样,我们在“深蓝”的时代觉得机器距离在围棋方面要赢我们还差很远,但是没想到那么快,它在围棋上就超越了我们,并且好像人类基本上没有可能性再去反超机器,所以这个震撼我觉得还是非常大的。

如果让我自己总结一下的话,我觉得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这个变化,第一个就是这件事情对人类整体影响的广泛性。以前我们说交通工具、汽车、火车、飞机、轮船,它们对马匹的冲击,或者说电话、电报对邮差的冲击,它可能都是影响到某一类人,或者是某一个行业。但是这一次人工智能的飞跃,我觉得它影响到人类整体。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被替代的可能性,甚至是有一种被超越的可能性。

如果再往深一点看的话,其实GPT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就是把人类现在已有的文字资料,相当于都“吃”了一遍。以前某一个历史学家可能说我们去考证,我们重新再来发现、再来思考,他有可能穷其一生,就是在比较有限的一个领域里。而现在我们人类留下的、至少是文字的语料,对于人工智能来讲是一个够不够“吃”的问题。所以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来看它们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觉得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它的深刻性,然后还有未来的这种不确定性,我都觉得挺强的。所以现在至少是在我们团队内部,大家都有一种特别紧张的感觉,觉得我们一定要跟上潮流,如果不跟上这个潮流,马上就会被淘汰,就有紧迫感。虽然这也可能是一个虚妄的紧迫感,但是真实存在的。

‍‍‍人文教育与技术教育未来将同样重要

火然(主持人):

胡泳老师刚刚写了一本书叫《像树一样自由:给孩子们的信》。胡老师您认为人工智能会对我们孩子的教育产生哪些方面的影响呢?

胡泳:

这个题目可以谈的就很多了。我大概想说一点,因为我们需要重新来思考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在干什么。如果是从我们传授给学生的过程来讲,可以说我们今天的教育是把全部的力量都压在“内容”上,就是我们非常在乎孩子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然后老师能传授给他什么,但是我们可能容易忽略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ChatGPT大概会对这个方面提出比较大的挑战。换言之,就是好的教育其实既要给孩子一定的知识基础,同时也一定要让他能够知道怎么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需要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点。

但我们目前的教育可能过多偏重于我所说的内容层面,然后对解决问题的层面关注得不够。弊病会逐渐显现出来,而且我们一定会在ChatGPT的强大压力之下,发现如果照这样的路子来教育学生的话,可能他就真的无法跟ChatGPT做任何抗衡。

 
话题:



0

推荐

胡泳

胡泳

704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网络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和新媒体研究的人士之一,有多种著作及译作,是推动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的最有影响的启蒙者之一。欢迎关注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讨论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