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4月13日 17:45

世界如此多姿多彩 万物皆无序

超文本:制造不同文本之间的联系
 
互联网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超文本(hypertext)。什么是超文本?这必须先从互联网的核心应用万维网(World Wide Web)谈起。
 
万维网的主要概念来自于范内瓦·布什(Vannevar Bush)。1945年,他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诚如我们所想”(As We May Think)一文,设想了一种能够存储大量信息,并在相关信息之间建立联系的机器。布什把这种可搜寻的、个人的知识储存库称为“记忆扩展机”(Memex),认为它可以采取一种非常接近人类思想的运作的信息组织与搜集方式,因为人经常从一个点子联想到另一个点子。这样的机器......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8日 11:47

张瑞敏语录之三 | 企业最害怕有亲有私

谈企业管理
 
*中国企业的朝圣路:先是GE,再是微软,随后是谷歌,现在是特斯拉。其实,拜佛不如拜己。
 
*很多时候没有办法说一个做法是对还是不对。当时是对的,后来可能不对;当时不对的,长期来看又可能是对的。关键看你要什么。凡事听别人说就完了。
 
*升天堂最好的路就是熟悉去地狱的路,否则的话你进不了天堂。多看死去的企业一眼,去更好地研究它们为什么死。
 
*企业赢利高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
 
谈商业模式
 
*像凯文·凯利说的,“未来最......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8日 11:46

张瑞敏语录之二 | 我们解决了“哈特难题”

谈人单合一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奥利弗·哈特之所以获奖,主要是因为他的不完全契约理论提出了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怎样把剩余产权和剩余收益权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不能把每一个人的贡献和每一个人产生的收益非常好地加以匹配。我们人单合一的做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海尔解决了“哈特难题”,让每一个人的收益和每一个人创造的市场价值成为完全一致的。
 
*我们提出“人人是创客”,美国人力资源管理教授戴维•尤里奇质疑说,“你怎么能够做到把每一个人变成创客?”这个问题背后的问题很现实,因为有些人根本不适......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8日 11:45

张瑞敏语录之一 | 互联网时代没有企业

谈人单合一
 
*人单合一就两个字:一个是权;一个是钱。权就是决策权、用人权、薪酬权。试问哪个企业能放权?放权以后怎么控制呢?而钱就是用户付薪。有些中国企业学海尔,我跟他们说:你有没有想好权、钱两个字?
 
*要想了解人单合一的真谛,可以读益卦。益人者自益。
 
*只有小微公司才能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谈企业管理
 
*什么是战略?战略就是永远寻找第二曲线,而不是加强现有状态。
 
*人生唯一确定的东西是死亡,唯一不确定的是哪......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9日 09:28

管理的关键词 | 管理的精神(下)

管理的关键词 | 管理的精神(下)
文 | 胡泳 郝亚洲 
 
画风一转
 
进入工业大生产时代之后,修道院很快就把社会经济中心的地位让渡给了公司,它们依然作为精祌中心而存在。公司是理性的代表,信仰被简单化为感性的代表。作为矛盾体的管理之精神被粗暴地肢解,管理更多地被看作技能,精神成分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随着福特用流水线改造了资本主义,世界战争促进了规模化生产,管理起到的作用似乎就只是多快好省地不断为市场提供同一种产品。列宁对泰勒制和电气化的推崇,使得苏联工业化大幅度进步,成为最大受惠者。
 
不同于技能观点,泰勒把管理作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7日 13:58

管理的关键词 | 管理的精神(上)

管理的关键词 | 管理的精神(上)
 文 | 胡泳 郝亚洲
 
精神涣散的年代
 
这是一个管理界精神涣散的年代。表面上,我们都在追求关于“无序”的认知统一,甚至不惜以把“管理”作为张扬自己具有“改变一切”的决心的工具。但更多的时候,这种张扬是出于对未知世界的恐惧而作出的应激反应,和一些投机分子站在世俗舞台上的表演罢了。
 
人们对移动信息时代的管理新模式趋之若鹜,又显得缺少信仰。商学院还在抱着陈旧的分析工具好吃懒做,围墙之外的资本意识驱动的民间“商学院”却与之大唱反调,整日宣讲让听众不知到底和自己有何关系的量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3日 14:57

段永朝:认知重启 “大窑炉”中的轮回

段永朝:认知重启 “大窑炉”中的轮回
——互联网思想者大会即兴演讲
 
文 | 段永朝
 
我要深情地说一句,我要深情地说一句,大家辛苦了。
 
不只是你的腿辛苦,你的耳朵更辛苦;不只是耳朵辛苦,大脑更辛苦。
 
茶歇的时候,有一朋友拦住我说,段老师,你们是不是故意这样的?说的我真的是很感慨,我既不能说我们是故意的,我又不能说我们不是故意的。我只好说“冷暖自知”。
 
今天要求是即兴演讲,所以我手里拿的这个纸,不是我的讲稿,是我刚才对话的记录稿。
......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8日 16:54

人物园里的对话 | 当代思想者能不能写出一本《知识论》?

人物园里的对话 | 当代思想者能不能写出一本《知识论》?
 
姜奇平老师讲的是信息史观,我讲知识史观。但我发现他的结论跟我是完全一样的,因为最后我会讲到知识跟自由的关系。
 
1958年,美国有一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叫加尔布雷斯,他很早就认识到美国会进入一个富裕社会的阶段。而这个社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有可能是,公共品提供与个人富裕程度不匹配的问题。换言之,你虽然拥有一个桃木内饰的汽车,但它能行驶的道路却坑洼不平。这个就是美国社会当时需要解决的问题。
 
同时他说到,这个富裕社会的核心特点,不是造就更多的富人,而是把标准往下拉,让普通人能够享有经济上的安全。所以我们知道......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3日 14:50

属于时代的思想和思想者

属于时代的思想和思想者
2017年2月19日下午2:00-2:30,北京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互联网浸泡容器,2017互联网思想者大会。
 
我的演讲题目是大会商定的,我希望,假定我们有幸每年相聚,都能有这么一个同题演讲,看看我们的时代该如何界定,思想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思想者又在做什么。
 
这个题目里有三个关键词:时代、思想和思想者。这是三个很大的词,需要破题。
 
1.“玩会”的最高境界不是说服,而是心意相通
 
但在破题之前,先要就如何破题来破破题。我们知道辩证法(dialectics) 这......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7日 16:19

如何与孩子谈论网络游戏?

如何与孩子谈论网络游戏?
不该将孩子与游戏强行割裂开来
 
iPad刚问世的时候,我写过一条微博:“iPad会给儿童文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现在尚不知晓。儿童本来在看图画书,搭积木,玩小汽车,踢球,想象一下,突然在这些玩具组合里加上iPad,会产生什么样的可能性?无论如何,所有的孩子只要一上手iPad,就会立刻懂得他可以通过触摸与设备互动。这会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
 
如今来看,移动设备的普及,不只是在玩具组合里加上了新的电子玩意儿,而且是,这个电子玩意儿日益挤占看图画书、搭积木等等的时间,变成了玩具组合的“统领”。何以故?因为儿童通过触摸与手机和iPad互动,打开......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6日 09:28

网红的兴起及走向

网红的兴起及走向
文 | 胡泳 张月朦
 
摘要
 
2015-2016年见证了“网红”的兴起。其实,作为一种网络现象,网红早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就已存在,但在商业力量一路推动下,网红从偶发行为走向产业化,成为重要的经济“风口”。本文从历时性角度梳理了网红发展史,认为中国网红20年的发展是一个由自动自发到商业策划和利用的过程,而未来网红将走向专业化生产的方向。
 
一、网红的崛起:“新名人”的诞生
 
名人自古就存在,古代的皇室贵族和英雄人物都是名人的代表,但是近代大众传播和消费主义浪潮的兴起才真正开......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8日 09:22

“内容”身处黄金时代 而它擅长伪装成“知识”

“内容”身处黄金时代 而它擅长伪装成“知识”
文 | 胡泳 郝亚洲
 
“父亲,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不知道如何赢,我不得不创造新规则。我想你会希望我活着。但现在你不确定了。如果,你认为我已迷失,也许我应该死去。我不痛。谢谢你,创造了我!”
 
这像是一个孩子的临终遗言。只不过,这个孩子没有面孔,没有五官,甚至没有身体。这是《疑犯追踪》第四季的天鹅绝唱,它来自于导演乔纳森·诺兰设想的一台超级机器。
 
有意思的是,这几乎是本片在播放了长达四年之久之后,出现的唯一一次机器与人类的正面对话。或者说,是物与造物主之间角色反转的关键时刻。在此之前,机器都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7日 20:18

过年

过年
过年这事,现在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它应该是为孩子们设计的,而不是成年人。
 
所以,拯救年节,要从孩子的快乐开始。
 
过年这事,现在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它应该是为孩子们设计的,而不是成年人。
 
当然,从年节的起源看,是成年人创设了节日,而这种创设,多半和农业社会的习俗和感受相关。
 
农业社会给我们每一个人带来的压力影响深远,我们今天的很多行为,其实都是那个时期的种种状况,作用于人类的基因,然后一代代遗传下来所致。
 
农业社会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吃饱。因为靠......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0日 14:51

从尼葛洛庞帝之叹说起

从尼葛洛庞帝之叹说起
2016年是《数字化生存》中文版问世20周年。有出版社决定重新出版这本引领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开山之作,我请作者尼古拉·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教授为中国读者写几句话。他写道,大家总是着眼于有多少关于技术发展的预测是准确的抑或失误了,“但是,与一个真正的、堪称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误判相比,这些只是细枝末节,事实上微不足道。25年前,我深信互联网将创造一个更加和谐的世界,我相信互联网将促进全球共识,乃至提升世界和平。但是它没有,至少尚未发生。真实的情况是:民族主义甚嚣尘上,管制在升级,贫富鸿沟在加剧。我也曾经期待,中国可以由于其体量、决心和社会主义的优势从而在引领全球......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7日 14:19

一本关于“智能时代”的“说明书”

一本关于“智能时代”的“说明书”
文 | 吴伯凡
 
一本好书是经得住回头再读的,它似乎能在时间中悄悄生长,多年后再读它,你会惊奇地发现它在你面前已焕然一新。其实不是这本书变了,而是你变了——随着你见识和阅历渐增,当初那些无缘见面不相逢的内容对你悄然显现。所以古人说,读书随年龄、阅历的不同有三种状态,初读如“隙中窥月”,再读如“庭中望月”,三读如“台上赏月”。
 
至今仍记得20年前一个朋友把《数字化生存》这本书送给我时说的话:“好好读读,接下来是个全新的时代,这本书就是关于这个时代的‘说明书’。”于是我郑重......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0日 14:47

尼葛洛庞帝 | 数字化之后

尼葛洛庞帝 | 数字化之后
文 | 尼葛洛庞帝
 
译 | 范海燕
 
《数字化生存》写于25年前。人们给予我最多的评论是:你怎么可能预测得这么准?其实我并没有预测。我只是推断。我把我们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试验和发明投射到未来,仅此而已。也就是说,这本书并不是由预言所构成的,但是书中推断的基础——计算机及其外设在速度上的提升以及价格上的下降——是明显可预见的。同样,也可以很容易地推断互联性,这主要是由于无线技术和设备的出现。这些事情出现得或早或晚,但多多少少都有端倪。
 
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关于这个新的版本,一个......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6:09

随时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心态

随时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心态
同质社区的增多减少了跨群体的社区,还加剧了调和多样化的利益和世界观的困难程度。
  
美国大选令新媒体的“回声室效应”与“过滤气泡”充分暴露。这两个概念描述的都是一种现象:公民的政治对话往往发生在家人、朋友和与自己有着相似观点的人之间。用尼曼新闻实验室总监约书亚·本顿的话来说,2016年的美国政治叙述,像是出现在两个毫不交集的信息圈里,彼此各说各话,直到最终交汇在投票箱中,才让人看清楚两个圈子隔得到底有多远。
 
由于互联网上的社区都是自愿形成的,在人们具有寻找头脑相似的伙伴的倾向的作用下,这些社区往往成为同质性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6:06

承认并庆祝人的境况

承认并庆祝人的境况
——《数字化生存》中文版问世20年译者感言
 
从科幻书到历史书
 
在为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平装本所写的《后记》中,尼古拉·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写道:“观察翻译成30种语言的《数字化生存》在各国被接受的不同程度,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在有些地方,例如法国,这本书与当地的文化制度格格不入,因此似乎比依云矿泉水还显得淡而无味。在其他国家,例如意大利,这本书则广受欢迎,引起热烈讨论。”是时,《数字化生存》的中文译稿尚未出版,作者和译者(我和范海燕)都没有想到,这本书会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国掀起滔天巨浪......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3日 14:19

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的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
 
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验之后才这样做的。
 
威廉·詹姆斯曾经提出过应该把原生者(Once-born)与再生者(Twice-born)加以区分对待。
 
我们需要比以往更加明确地区分两类事物,一类是态度和信仰系统,另一类是使任何一种态度或信仰得以维持的认知架构或发展水平。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的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验之后才这样做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3日 15:03

互联网是最具诱惑力的幻象

互联网是最具诱惑力的幻象
在传统的大众媒体当中,常常出现一种情形:在一个“封闭系统”内,一种信息、观念或信念经由反复传播而得到加强或放大,导致与之不同的或者具有竞争性的信息、观念或信念受到审查、被加以否定或不能得到充分表达。
 
这种情形的发生机制通常是这样的:一个信息传播者做出某种宣称,许多想法类似的人跟进呼应,往往用夸张的甚或扭曲的形式重复该宣称的核心信息,直到大部分人认为所描述的某一极端的变化版本才是真实的。
 
洞悉大众媒体的这一现象的人会选择不信任媒体(以及媒体所提供的“事实”),而更倾向于信任自己所属的群体。但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忘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