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9月22日 14:05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互相融合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互相融合
制造业与互联网要相互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制造业要通过向产品输入更多的数据和信息而使产品更具价值。
 
1 如何重新定义传统制造业
 
最近提硬件复兴或者是硬件革命,或者还有很多其他的同义词,比如说新工业革命,甚至是物联网,都牵扯到如何重新定义硬件的问题,因此也牵扯到如何定义制造业的问题。当然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硬件,如独立设计、由创业企业开发、以消费者体验为导向的智能手机、健康跟踪器、可穿戴设备等,还有无人机、工业用机器人、3D打印机等等,其实跟传统所说的硬件已经差别很大。然而我们发现,这些硬件不是由传统的硬件厂商,而是由所谓的具有互联网......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14:44

海尔三“无”战略: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

海尔三“无”战略: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
2007年,整整十年之前,我到海尔宣扬维基经济学,传递一个核心信息,“世界是你的研发部”,强调大规模协作,拆掉企业内外两堵墙。张瑞敏先生敏锐地意识到维基经济学所触及到的企业边界问题,开始探索按单聚散的人力资源平台。
 
海尔发现,互联网时代的企业一定不能有边界,因为乔伊法则说得好,无论你是谁,大部分聪明人总是在为别人工作。在公司内工作,往往比在网上运行一个项目,耗费更高的交易成本。为什么在很轻易就可以从全球人才市场中找到一个在线社区成员来帮忙的情况下,还要转向那个恰好在你旁边的小隔间里的人?既然最聪明的人都不为你工作,何不利用网络让最聪明的人为你......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13日 16:23

哈维尔:持不同生活见解者

哈维尔:持不同生活见解者
 
崔卫平谈她初次接触哈维尔时的状况说:“进入东欧这个领域,完全出于个人精神上的困惑迷茫,它从八十年代末期,持续了好几年,非常痛苦。我原先的表达系统突然失灵,一下子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体验。……属于经验和语言的分裂,就是说从既有的经验里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述那种情绪,但当时我还不能完全清楚地意识到问题在哪儿,就是感到一种极为庞大的晦涩,感到一切都需要重新表述。” 
 
崔说得很直白,她是由“一种生存经验的沉重”而发现并追随哈维尔的。崔是学文学出身,喜欢的是奥斯汀、惠特曼、T.S.艾略特等,然而她发现这些......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8日 14:36

默思人类的问题

默思人类的问题
勃兰登堡门应该是柏林游客最多的地方之一,但很少游客知道,在驾着四马战车的和平女神的注视下,喧闹之中,另有一处极其安静的所在——不错,它的名字就叫做“安静室”(Room of Silence,或称默思室)。
 
在柏林中心创造一个不分教派的默祷之处的想法诞生于1988年的东柏林。1990年,两德统一之后,这个主意流转到西柏林,很快,一个小的由柏林市民组成的“行动团体”开始寻找市中心合适的安放这个想法的地方。他们的初衷是,该处必须位于从前把敌对的军队和互相仇视的意识形态分开的那条线附近。整个想法其实有一个模仿的蓝本,即从1953年4月到1961年9月逝世前担任......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5日 16:39

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凤凰评论嘱写一封致00后新入学大学生的公开信,谈谈大学生作为准知识分子应该在大学的学习中树立怎样的价值观。而我真想谈的,是刚刚迈进大学校门的年轻学生,该怎样打破头脑中固有的关于大学的传统认知。
1
 
具体来说,首先,现存的大学教学模式已经过时了。大学教育主要是让学生吸收知识,然后在考试中回顾知识。教师在本质上是一个广播员:以一种单向的、线性的方式向懒惰的听众传送信息。在今天的世界中,这种“广播式学习”的模式是落伍的,也注定会给师生双方带来痛苦。大学把它们的主要角色定义为研究中心,教学只是令人深感不便的一种炒剩饭之举,并且,扩招以后班级......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3日 20:59

胡泳 |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3日 20:55

开学第一课丨胡泳:打破大学固有认知

我们所熟悉的大学设计几百年来一直围绕一种相当稳定的教育模式。但是,幸或不幸,你们进入大学的时代,正是这种模式开始坍塌的时代。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1日 09:21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伴随着互联网的流行,网络科学也从少数人的研究流域变成了大众希望了解的流行内容。语言学家、生物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都在试图建立有关人类互联的统计模型和理论。他们做得好的时候,会弄出极为漂亮的网络运行图;做得不好的时候,则像是用唬人的分析手法在忽悠。畅销作家们也在赶这趟车,因为谈论网络科学似乎既时髦,又可以招揽听众。理查德·库奇(Richard Koch)和格雷格·洛克伍德(Greg Lockwood)的著作《超级联络:网络的力量》(Superconnect: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Networks and the Strength of Weak Links)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
 
库奇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提出“80/20法......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9日 13:39

胡栩然:我和你

胡栩然:我和你
文 | 胡栩然 
 
你是谁?来自哪里?我们,我和你——我们见过么?
 
你似乎有点委屈又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我们,大抵也就在刘欢的歌声里有过几面之缘吧。
 
你干嘛非要叫这种名字呢?多奇怪。我抱怨道。
 
你带着几分无奈说,这事也不由我做主啊,可能是因为我爹妈是刘欢的死忠粉吧,也可能是他们致力于把我培养成一名奥运宣传手,最大的可能还是为了让你们看着难受吧。说着,你不怀好意地咧了咧嘴。
 
说实话吧,你的名字真是挺糟糕的。你看看人家什么“乡愁”“......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6日 17:59

祝华新:从八卦账号到《王者荣耀》,互联网公共政策研究

祝华新:从八卦账号到《王者荣耀》,互联网公共政策研究

祝华新:从八卦账号到《王者荣耀》,互联网公共政策研究

2017年08月03日10:31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http://yuqing.people.com.cn/n1/2017/0803/c209043-29447337.html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祝华新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4日 13:54

自动化到来后,新闻人的价值何在?

自动化到来后,新闻人的价值何在?
8月22日,网易新闻“闻学社沙龙”以“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新闻业”为主题,邀请专家学者探讨新技术影响下的传媒生态重塑。以下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胡泳教授主题演讲的整理。
 
凡是能自动化的一定会被自动化
 
2013年的时候我写了两句话:一句是“凡是能够数字化的一定会被数字化”,比如教室、诊室这些以前难以被数字化的地方,现在都越来越被数字化影响。第二句是“凡是能够智能化的一定会被智能化”,大量事物都可以装上芯片变得智能,并联上网,比如智能手机、传感器、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等。今天我想加一句,第三波到来的将会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2日 09:28

文化部落主义的迁移性或致认知多样性消亡

文化部落主义的迁移性或致认知多样性消亡
在越来越多的表达和论辩都发生在网络上的情况下,需要对“回声室效应”的形成、结果与克服进行多个层面的研究。在传统的传播语境下,大多数回声室环境依靠灌输和宣传以直截了当的或潜移默化的方式传播信息,以便在室内困住听众并诱使他们保持一致。其中可能存在很多花样,例如树立敌人以便让任何出自他们的信念都名誉扫地(一个形象的例子来自奥威尔笔下《一九八四》中的“两分钟仇恨”),又如对异端的想法和行动的惩戒。克服的方法之一是培养批判性思维以质疑明显的误传和有意传播的假信息。
 
在新媒体的传播语境下,“回声室效应”与意见传染(opinion contagio......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7日 15:39

胡栩然:爱让我们变得一样,请无论如何要抓紧它

胡栩然:爱让我们变得一样,请无论如何要抓紧它
文 | 胡栩然
 
总是如此的爱
 
老实说,一开始叫我去支教时,其实我是拒绝的。前面几个组的叮嘱言犹在耳,这群六年级的学生是如何如何顽劣难管不争气。感受我也看了不少,大部分人感叹了幻想的破灭,这群孩子与他们所想的山区学生相差甚远,说脏话贪小便宜样样占全,发吃的时甚至会抢着选贵的。总之,种种言语彻底使我把支教视作洪水猛兽。
 
我是个悲观的人。大部分时候与其他人格格不入。我拒绝期待和偏爱,因为我畏惧它们落空后的打击。在别人对着舞台笑得开心或感动得热泪盈眶时,我的目光却投向背后漆黑的幕布,为看到的一切嘲讽不已。
......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6:31

对技术的爱犹如奴隶对主人

对技术的爱犹如奴隶对主人
我们因技术丧失了自由,技术日益为少数人所控制,成为一种外化于我们大家的东西。
 
作为一种技术设备,电话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相当多的技术都无法企及的。如同对钟表、纸笔、厨具和自来水一样,人们对电话的依赖性很大,它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然而,对于19世纪70年代的普通人来说,电话却是一种“高技术”,神秘怪诞,难以索解。经过很多人不懈的努力,它才由令人望而生畏的高科技产品转变为人类交往的日常工具。20世纪90年代的电脑网络,也走过同样的历程。
 
电话公司从来都站在高技术的前沿。其他公司的研究开......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14日 14:57

小众社交媒体的前景及其制约因素

小众社交媒体的前景及其制约因素
文 | 胡泳 陈秋心
 
摘要
 
未来的社交媒体领域出现了扁平化、垂直化两大趋势,但扁平化的“巨型社交媒体”不断呈现出弊端,使得用户产生了逃离的欲望,也让垂直深挖兴趣、需求的小众社交大有可为。小众社交媒体服务的目标,按照需求的不同可以细分出多个类别,并且还有许多新的领域值得探索。但与此同时,小众社交也是一个竞争残酷的“丛林”,快速的更新与淘汰率证明其发展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有很多掣肘因素需要考量。
 
【关键词】小众社交,垂直社交
 
一、小众社交媒体的发展背景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9日 09:30

胡泳VS张树新:互联网是如何改变国家制度的 | 对话(下)

胡泳VS张树新:互联网是如何改变国家制度的 | 对话(下)
不是我们的祖先创造我们,而是我们创造我们的祖先。
 
2015年10月29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数字化启蒙第一人胡泳,和中国互联网产业奠基人、中国IT业重量级战略家张树新做客东方历史评论沙龙。以胡泳老师最新的译作《另一个地球》为引子,两位嘉宾就互联网的发展史、将来的走向以及其对人类社会尤其是国家制度的影响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数字大革命与旧制度
 
张树新
 
回到“数字大革命和旧制度”的论题,所有的技术和我们这些人都身处旧的星球之中。这两个星球之间......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7日 14:57

胡泳VS张树新:互联网是如何改变国家制度的 | 对话(上)

胡泳VS张树新:互联网是如何改变国家制度的 | 对话(上)
2015年10月29日,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数字化启蒙第一人胡泳,和中国互联网产业奠基人、中国IT业重量级战略家张树新做客东方历史评论沙龙。以胡泳老师最新的译作《另一个地球》为引子,两位嘉宾就互联网的发展史、将来的走向以及其对人类社会尤其是国家制度的影响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为什么数字二元论是错误的
 
胡泳
 
这本书本来的名字是《互联网与社会》,我在翻译过来的时候给它起了另一个名字——《另一个地球》。之所以起这样一个名字,是受到微信的启发。我们用微信的时候,开机画面就是一个小小的人站在庞大的地球面前......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3日 15:47

胡栩然 |《晗魃》后记二:英雄梦

胡栩然 |《晗魃》后记二:英雄梦
真英雄应该是最普通的那种人,但是又不真的普通。
 
久违。
 
今天是2016年11月14日,《晗魃》这本小说的改稿终于敲定,这是第三稿。
 
在修改过程中,自然是有无数的创作和学习间的冲突,母女间无穷无尽的拉锯战,反复的斟酌打磨,很多个夜晚熬到一两点也不算稀奇。而也就是在这些该被一笔带过的事情中,我离开初三,进入我梦寐以求的高中。
 
故事到这里不得不说很有柳暗花明的意味。但可惜,冉宛然升入高中后的生活并不顺遂,随之而来的是繁重的学习压力,无解的数学题,以及一塌糊涂的期中成绩。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4:20

苏迎草 | 我心中凝视信息之流的好奇先生

苏迎草 | 我心中凝视信息之流的好奇先生
文 |  苏迎草
 
作者语: 
 
北京大学的胡泳教授十分高产,但我最喜爱的却是一本叫《信息渴望自由》(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的小集子。这本书收的都是他过往的单篇文章,没有什么体系,简单到连前言也不写一篇,实际上却对许多关键问题进行了阐发,比如网络公众、共享协作、公共讨论、游戏、谣言、内容生产……角度丰富到,过往两三年我无论写什么文章失去了灵感时,扒一扒这本书总会得到相应的启发。
 
 
古代的智者常常凝视水流冥思,而今,胡先生是那个凝视信息流的人。研究互联网是有风险的,因......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30日 12:58

从泛娱乐的繁荣到大娱乐的初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