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1977年,玛丽·维恩(Marie Winn)做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有关电视对孩子和家庭的影响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中,她对电视给孩子们施加的令人上瘾的影响持强烈的批评态度。
 
她写道:“电视的体验令参与者把真实的世界完全清除出去,而进入一种愉悦和被动的精神状态之中。”
 
2002年,她更新了自己的研究,出版了《插着电源的毒品:电视,电脑和家庭生活》一书。
 
在该书中,她雄辩地论证说,电视对于儿童发展、学业成绩和家庭生活都具有负面影响。然而,与通常人们所想到的解决之道——改善电视节目——不同,她认为电视的问题来自于充满诱惑力的观看行为本身。
 
广泛的电视观看改变了孩子们同真实世界的关系,剥夺了他们宝贵得多的生活体验,特别是游戏和阅读。对于成人而言,她在对家长们寻求放松的需求表示同情的同时,也建议他们想法控制这种使人上瘾的媒介,与电视成功相处。与初版相比,2002年的修订版增添了有关电脑的内容,它给孩子们的屏幕体验带来了新的约束。
 
我们知道,电视拥有许多批评者,特别是家长、教师、医生和其他为儿童鼓与呼的人士,然而,大多数对于电视的攻击都集中在节目内容上——例如,屏幕上的暴力程度——而不是观看这一行为上。在这些攻击背后隐含着一个预设,即我们可以通过改善内容而解决电视所带来的问题。维恩女士认为这样的攻击打错了靶子:她认为观看本身对于儿童和家庭生活来说就是有害的。
 
其他研究显示支持玛丽·维恩的论证——孩子看电视越多,他在学校里的成绩就越差。电视现已取代阅读和游戏成为孩子们花费自由时间的第一选择。
 
据称,那些在电视出现以前就教过孩子的人注意到,看电视长大的一代孩子,在创造力、想象性游戏和自娱自乐的能力方面都有很大的下降。
 
 
同时,由于对人际交流的阻遏,电视对家庭生活也有很大损害。一个家庭拥有的电视机越多,或者它观看电视的时间越长,他们就会越少花费时间在一起,不论是餐桌上的交流还是外出游玩。
 
维恩最后总结说,电视表现得像一种毒品,首先使人麻木,最后使人成瘾。家长不仅不能够使自己对这种毒品拥有免疫力,而且,他们还倾向于把电视作为方便的育儿工具。他们发现自己更容易做到把孩子“扑通”放在一台电视机前,而不是投入精力去和孩子一起玩。结果是,父母从来没有发展出必要的技能,以培养孩子的创造力,相反地,他们造就了孩子对电视的依赖性。
 
另一方面,电视也被说成最孤单、最私人化的休闲活动,它是一种完全占据人们感觉的媒体,即便是和他人一起看电视,也只给社交性留下了很小的空间。何况电视机的普及也使人们很少在一起看电视(现在一家往往拥有不止一台电视机)。人们看电视的时间太长了,应该减少这种时间而将其用于家庭与社交。
 
 
 
在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普特南的成名作《独自打保龄》中,他认为美国的公民社会正在瓦解,因为美国人正越来越多地同他们的家庭、邻居、社区乃至于国家失去联系。“独自打保龄”是他给出的一个强有力的意象。多年以前,美国有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保龄球组织。今天,他们却更习惯于独自打保龄:
 
“电视,夫妻都工作的家庭,郊区的扩展,价值观的代际变化——美国社会的所有这些变化都意味着,越来越少的人会发现,各种各样的社团生活,甚至是一次星期天与朋友的野餐,符合现今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日益增长的社会资本赤字威胁着教育成绩,邻里安全,公正的税收,民主的回应,日常生活的诚实,甚至是我们的健康和快乐。”
 
在《独自打保龄》里,普特南深刻地分析了日益个人化的休闲娱乐方式与社区参与减少、社会资本下降之间的关系。该书的结论是建立在普特南及其研究团队搜集的大量证据之上的。比如说,有数据证明美国人的星期天野餐的数量的确大大下降了。
 
普特南写道:“美国社区的纽带在萎缩,我们担心这种变化引发真正的代价。”值得注意的是,电视被认为是造成这种萎缩的重要因素。
 
有许多关于电视的心理影响的论述,但电视挤占了其他休闲方式所产生的影响却鲜见论及。事实上,许多被电视替代了的休闲方式都更加具有社会性和公共性。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