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书评 | 胡栩然:演绎一个00后少女的英雄梦

书评 | 胡栩然:演绎一个00后少女的英雄梦

文 | 杨慧珺 
 
在书中,我们看到的是每个少年在与父母、与师长、与伙伴的关系相处中,探寻自我的过程。他们都有着或怯懦或自卑的恐惧,又有着或热血或张扬的勇敢。
 
《晗魃·兵燹现》是一部非典型玄幻穿越小说,说它“非典型”是因为这部作品有许多特别之处。除了书名本身就特别难理解以外,这本小说的角色设置和叙事逻辑也在穿越文里非常与众不同。
 
……
 
故事的主角叫冉宛然,是一名14岁的初二普通学生,爱好写小说,却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自己所写的小说世界,成为了一个有着现代知识和“度娘”外挂且深知剧情走向,却无法掌控自己和同伴命运的倒霉“作者”。没错,这是一个“戏中戏”。本书的作者胡栩然在现实中也是一名14岁的初二学生,这部作品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作者冒险小传。
 
在剧中,冉宛然对伙伴的情感“既像母亲对孩子,又有着少年人之间的意气相投”,对自己的审视既有故事角色的情感代入又有身为作者的自我剖白。所以作为读者,也失去了“上帝视角”,因为你逐渐解开的,不仅是故事的谜底,而是作者在剧情推动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过程;你要角色代入的不仅是故事里的人物,还有作者本身,而故事里的人物,又何尝不是作者的投射?
 
角色设定的第二个特点是“去主角化”, 这部小说写了人物小传的角色就有41个,十二晗魃里的主要角色有12个,单有自己详细故事线的也有5、6个,作者还根据角色性格起了好几个“昵称”,因此,把握人物关系变得相当有难度,需要读者特别认真细致且具有很强的“同理心”。
 
因此,理清这部小说的叙事逻辑像是一场智力考验。常见的穿越小说,无论是真实历史同人还是架空玄幻世界,大致都有一个以主角为主线的故事情节,以便于读者脑补一出电视剧。而在阅读这部小说时,你可能因为故事线的主角变化而不停地变换场景,脑补的情景不像“电视剧化”而更像是“游戏化”,随时可以退出屏幕更换角色,点击鼠标更换场景,并且在完成了单个故事任务后,还能够回到主故事情节中。
 
小说总体上像是一种故事的解构。如果你要问为什么“度娘”在异世界还能联网?是怎么穿越的?这个新人物从哪儿冒出来的?换了一章节怎么就画风突变了?那只能说你没有跟上作者的节奏。而且,更进一步,这种疑虑对理解剧情和角色真的有必要吗?
 
所以,这部小说最大的特别之处应该都源于作者的特别,一名“00后”。当我把本文的题目标签化为“一个00后少女的英雄梦”时,除了惊叹于作者小小年纪对宏大剧情的整体把控、人物心理的深度分析、语言辞藻的精妙功底、场景描写的丰富想象,更让我产生好奇的,是一名“00后”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
 
我对“00后”的了解,是《王者荣耀》的排位媲美资深工程师,是一千多章的《斗破苍穹》能刷N遍,是在很多领域已然有卓越表现的个体故事,但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这一代的内心世界依然一无所知。即使作为一个天天接触“00后”的“90后”,我们之间相隔的也不只是三个“代沟”,而是一个“次元”。于是我是带着打破“次元壁”的心理建设,小心翼翼又充满好奇地进入了这个“00后”笔下的奇幻世界。
 
冉宛然总喜欢说:“人不轻狂枉少年,鬼不折腾白送命。”每一个少年都曾有一个天赋异禀、拯救苍生的武侠梦。晗,天将明也;魃,传说中由僵尸修炼而成的妖,“晗魃”即从光明中诞生的奇兽;兵燹,出自“历世既久,悉毁于兵燹”,是因战乱而遭受焚烧破坏的灾祸。十二晗魃,向死而生,既是救世之人,亦是乱世之人,也是故事里十二个年仅12岁的少年,他们在第一学府“万象门”里读书习武、打怪升级,既有校园生活的打趣玩闹、斗智斗勇,又有背负家族仇恨的沉重使命,看似活力阳光、乐观张扬,实则心藏黑暗、千疮百孔。
 
12岁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龄,既是过了本命年的人生新阶段,又是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认为儿童进入青春期开始角色认知的时期。所以,在书中,我们看到的是每个少年在与父母、与师长、与伙伴的关系相处过程中,探寻自我的过程。他们都有着或怯懦或自卑的恐惧,又有着或热血或张扬的勇敢。
 
故事里最迷人也是推动剧情高潮的,无不出乎于角色的浴火重生、破茧成蝶。丹心峰探险时,心怀愧疚自卑却外表狂野的赤曈昽懂得了“相信美好的人才有光照耀”;被困兽潮时,一直看似活泼开朗却患得患失的翦雪落懂得了“每个人都是一粒尘埃——微不足道,却又闪耀无比”;墓冢探秘,也才揭开了冉宛然在8岁家破人亡时才从依赖哥哥的小女孩变成了 “不要死,也不要孤独地活”、“人活着,是为了找到自己”的正能量女主;还有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的沈暄,道是“无情”却有“有情”的宋靡芜,端庄典雅实则坚韧的陆莞,圆滑不羁却挺身而出的汤觞。
 
作者胡栩然说,自己小时候看了《哈利·波特》就特别想写小说,后来在武侠世界里找到了归宿。《晗魃·兵燹现》这部小说完结了,故事却没有完结,还有许多谜底没有解开。然而,12岁少年们的英雄梦,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才写得动人。十二岁哪有严谨周全的逻辑?只有敏感通透的心灵!哪有处变不惊的理性?只有细腻多变的情感!他们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奇思妙想,成年人只能跟随他们的成长去探听,却永远做不成“上帝之眼”去预测。
 
在做初中生时写下的后记一里,作者期许:“请让我成为冉宛然。成为一个,永远比现在的自己要更好的那个自己。鼓励自己有勇气面对不尽如意的现实生活。”而在升入高中后的后记二里,作者的思绪又变为:“想了想还是不当冉宛然了吧,如果非要成为谁,那就是我自己好了。在庸庸碌碌勤勤恳恳的日子里坚守心中的一点微光,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看清生活的本质后,仍能执着地热爱它。”
 
“如果是这样,那么,请叫我英雄。”
 
看,经历了一个中考,小英雄又成长了呢!
 
文章原载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中国阅读周报》(2017年10月24日第10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