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随意,却总能找到出路

随意,却总能找到出路

百水先生认为水是一种奇特的元素,“随意,却总能找到出路,而这个出路,却是开放,不定的”。
 
百水先生(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被称为“奥地利的高迪”,他可能是20世纪末期奥地利最有名的艺术家,一生特立独行,作品也充满争议。
 
他一生喜欢水,自述说,“千姿百态的水让我着迷,水对我好像避难所,又好像一条逃脱之路”。这是为什么他从小梦想有自己的船,画作也大量以船为主题。
 
他把这艘船当做自己的小王国
(百水/绘   胡泳/摄)
 
1967年,在百水年近不惑的时候,他果真买了一条船,下了很多功夫改造她:加长,弄圆,安装双桅杆,重新设计船首和船尾,给船的上部一个创造性的、不对称的外观。他把这艘船当做自己的家,自己的小王国,自己的绘画室,乘坐她远洋航行,并在船上住了十年。最后,就连他的生命都是在船上终结的——71岁时,百水出海死于“伊丽莎白二世号”邮轮上。
 
百水认为水是一种奇特的元素,“随意,却总能找到出路,而这个出路,却是开放,不定的”。终其一生,百水都在自己的艺术中寻找这样的出路,他摒弃直线,钟爱螺旋,强调有机结构,主张人类与自然的调和。他的作品仿佛在经常性地提醒人们,人生不意味着某种严格的秩序,而是一个充满各类颜色和形式的美丽海洋,等待我们前去探索和发现。
 
除了水,百水念兹在兹的还有树。他设计的建筑物,顶部往往覆盖绿色植物,甚至是很高的树;有时候,树会从临街的窗户中长出来。他认为,人有三层“皮肤”:肌肤、衣装和住所。在每层“皮肤” 里,人都应该舒适、愉悦,而建筑这第三层“皮肤”,又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树也仿佛住户一样,拥有在建筑物中“居住”的权利。在都市环境中,让树与人共生是一种义务:“如果人在大自然中行走,那么他是大自然的客人,必须学会表现为一个拥有良好教养的客人。”
注:本文首发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