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泳 | 用虚拟现实新闻讲故事

胡泳 | 用虚拟现实新闻讲故事

“VR挑战记者向受众传达信息的方式,也可能是弥合新闻业、技术和未来之间差距的一种方式。”


所有的媒体最根本的任务和功能是什么呢?就是讲故事。讲故事这种才能在互动媒体时代尤其重要。人类一直善用各种媒体技术来讲故事,那么,互动媒体技术将如何促进数字叙事的兴起?新闻机构又该如何调动这样的技术来重新吸引流失的受众?
虚拟现实新闻,可以经由一套护目镜、一副耳机和一部手机,为新闻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它是对现实生活场景的重现,包括原始的音频和几乎面对面的接触,以将数字技术与现实生活结合起来,同时仍然保持一个严肃话题的精确性和紧迫性。
我们看到,虚拟现实新闻已经走出早期的试验阶段,为新闻机构应对内容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挑战增添助力。

​Google Cardboard虚拟现实纸板VR眼镜

例如,2015和2016年,《纽约时报》先后送出100余万副谷歌的廉价3D眼镜,以方便读者观看它的免费虚拟现实应用 NYT VR。
Explore VR中的南极洲景象

《国家地理》杂志推出Explore VR应用,将读者卷入对全球最美丽的风景的惊人想象之中——可以在南极洲与企鹅一起划皮艇,或是在马丘比丘完成摄影任务,这种沉浸式的旅行体验只有通过VR才能实现。
 

根据一些新闻机构的实践来看,虚拟现实新闻有如下特点:

1、其一,有效的VR体验不仅仅是讲故事,而是让观众“亲历”故事。

观看者积极参与到正在观看的故事中,而不再是消极的消费者。这深刻地改变了创作过程,强调体验而非对严格的传统叙事的遵循。

2、其二,VR新闻是印象式的。

观看者通常很难记住确切细节,而是想起曾经体会的全部体验。这意味着虚拟现实新闻制作者应该专注于留下情感上的影响,而不是传达特定的信息。

3、其三,VR新闻吸引观众的地方在于参与、代入和“一种完全自由的感觉”。

它使人们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新体验和新情感,让他们创造属于自己的体验,并得出自己的结论。

4、其四,VR新闻中的“变形”可以是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复杂问题的有效方法。

有时仅仅提供硬事实是不够的。研究表明,VR可以通过使观众化身为某个人物(甚至是某个物体),受到其感染,从而令新闻揭示的问题变为更加可见。视角是VR新闻的重要因素。

 

当涉及到VR时,线性的、精心安排的叙事就失灵了。文章高手和视频巧匠都需要学习新技能。新技术的影响将促使媒体公司生产更多的身临其境的内容。记者要适应这种新的讲故事文化,预计会有一段较长的调整期。然而,媒体的部分未来植根于将新闻带入生活的沉浸式体验。 

纽约时报VR短片《流离失所》(The Displaced)

以前文提到的NYT VR为例,2015年11月,它发布了一个用VR技术做的短片《流离失所》(The Displaced),讲述了那些因为战乱不得不背井离乡的难民、尤其是儿童的故事。这样的虚拟现实新闻作品,不是某一时段日常现实事物的集合。因为在现实中你参与这个世界却没有自我意识,可是你在虚拟现实体验当中,可以看到同为参与者的那些人的细微的表情,感受那些人的颤抖甚至是呼吸。 

VR纪录片《黑人旅行记》(Traveling While Black)

2019年问世的VR纪录片《黑人旅行记》(Traveling While Black)记录了整个20世纪黑人在美国旅行的历史,以及随之而来的重重障碍。它从《黑人驾驶绿皮书》中获得灵感,将观众带入黑人社区因种族主义而被排斥在外时所依赖的空间。它加入了亲身经历过这种排斥的黑人的个人叙述,用他们声音中的痛苦和力量环绕听众。这种个人叙事将观众置于20世纪的黑人旅行者的位置,以及随之而来的孤立和恐惧的感觉。

《黑人旅行记》片中截图

所有这些体验都强调了VR使用的多样性,可以用来讲述重要的故事,将观众与重要的话题联系起来,并为用户提供一生一次的体验。对于记者来说,VR是一种积极的方式,可以挑战他们向受众传达信息的方式,也可能是弥合新闻业、技术和未来之间差距的一种方式。这样一来,记者就可能开始与新的受众接触的过程,并探索VR如何增强新闻工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