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谣言”的盛筵(下)

“谣言”的盛筵(下)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9866?full=y

2013年04月10日 17:28 PM

媒体札记:“谣言”的盛筵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无脑的声音在喧哗和嘈杂中淹没了理性的声音,让智慧的声音在沉默的螺旋中被边缘化”——这种对网络多数派的叹息,还有另一篇冰点周刊封面评论作为应和。《假新闻前集体沦陷的闹剧别重复上演》先是不点名地批评了“乞丐变富翁”假新闻的始作俑者江西信息日报,斥其恶劣程度与由“网民曝料”造成的虚假截然不同,而后更是鉴于人际传播时代的特点,宣告“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难辞其咎”:“首先要正视的,是网络传播中一种普遍流行的心态,即一事当前,不问真假,先问对错。在这则假新闻中……许多人想当然地将矛头指向了‘土地财政’、‘开发商暴利’甚至‘财富分配不均’这样的社会敏感话题。在这种夹杂着社会撕裂与刻板偏见的情绪里,传播前者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印证后者,而对于前者的相信往往来自于刻板印象甚至本能。”

而在作者林衍看来,更加令人难堪的是传媒工作者的表现:“几乎所有参与传播的官微都提炼出了猎奇的细节作为导语,并附上原文的链接。不客气地说,这是一种‘既要吸引眼球,又要规避责任’的做法。与之相伴的迷思是,似乎人人都相信网络有自我纠错功能,真相迟早会浮出水面,正因如此,不少媒体官微在发布其他信源文章的时候进行了把关责任的自我豁免,而大部分转发者也养成了某种心安理得的思维懒惰。于是乎,链条上的每一个组成者似乎都无需也不想为‘假’付出责任。结果就是,弄虚作假的是狗熊,拨乱反正的是英雄,其他人该干嘛干嘛,端起碗喝酒,放下碗骂娘。”

每一个人都有罪?就算事实上也信过谣传过谣,相信还是有人会不服气,要站出来,告诉这些如今仗着“真相大白”而谆谆教诲的先生们,你那只不过是事后诸葛亮。

不谈这些远在千里外的传闻,长江日报今天就由评论员付小为以和出租车司机聊起本地市政规划为亲身体会,讲一讲《经验判断的来历》:“眼见为实,是一个普通市民获取信息的唯一途径……它是一种经验主义,却又不是全然基于事实的经验主义,因为事实、数据、真相,常常以神秘的面孔隐藏在深处。现在时常说不要信谣、传谣,我倒是觉得,谣言的基础比谣言的源头更值得关注。”

恰好,还有“微信被收费”的例子可以用来阐释,今天的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的正是“谣言背后盘结的利益纠葛”。报道首先承认,当初这个消息就是“诡异地被一些大众类媒体及微博大号歪曲成了微信要向用户收钱”,而且“谣言最可怕之处在于它的不可控,任何人都可能出于各种目的来推波助澜”,但记者还是忍不住要提起人们的经验:“事实上,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打着用户旗号,打着消费者旗号’往往最终会沦为各大利益集团斗争的借口。之前的‘宽带反垄断’是如此,而‘微信收费’会不会也如此呢?”

没错,经验,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智慧,每个人都靠它规避风险、谋求利益,没有经验,终将寸步难行。对中国现状持有整体低劣评价的人们,就算也觉得有些事情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宁可信其有”总归没有损失,况且,“并非所有恶俗传言都只是想象”。

这个标题是新京报评论副主编于德清对“海天盛筵”——一扬在清明节期间火爆得要冲出电脑屏幕的富人聚会——的感想,发表于今晨成都商报:“这两天,海天盛筵被传得沸沸扬扬,舆论没有止息。郭美美小姐又出来‘捣乱’了。据报道,这两天郭美美在网上与对手隔空炫富并互掐,郭美美晒出500万赌场筹码,而一位北京超跑会员晒出银行卡内余额37亿,并称另一个账户还有余额99亿……回顾事件的缘起,海天盛筵激起的舆论风波,始于微信的朋友圈,然后被曝光于微博。有当事人的网络留言,有现场的照片,信息之丰富,难免会令人相信事件的真实性。尽管事后看来,这些信息并不全面,或许也不真实。但是这些料已足以让大众对富人的生活展开恶俗想象,而这些低俗生活,或许也并非全是想象……网友的恶俗想象,实际上正是因为这种所谓的高端生活方式展会,乃至炫富本身就是一种自我丑化。海天盛筵即便能澄清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他的客户们洗干净。”

说起来,这段来自“屌丝媒体人”的感慨,已经有点晚了。43日下午,微博用户@曹思阳发布多张微信对话截图,显示前一天刚在三亚落幕的海天盛筵活动涉嫌淫乱。虽然那些白衣低胸美女群体自拍、泳装聚会并不能直接说明“淫乱”,但“三天陪睡赚60万”“现场有2100个避孕套”、“我朋友被轮了”等说法,点燃了人们假日里加班上网的热情。

再加上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早在329日就就发微博嘲笑“又到了一年一度暴发户和黑木耳欢聚三亚的时候了……祝你们找到真爱”,317日台湾女星小S丈夫许雅钧也曾在微博上“请大家多多支持MC Club 在三亚举行的海天盛筵”,不少围观者已经深信不疑富人圈里的确上演着一场色情片里才有的乱交盛筵,用来形容那些一次性服务索价上万人民币的美女的名词——“脏模”、“外围”——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已经无需解释人人皆知。

虽然早就有人指出@曹思阳的朋友@辣笔小球、@港怂萨沙在过往多起网络事件中涉嫌操纵舆论,并曾因为捏造虚假信息而被微博运营方处罚,但对海天盛筵现场细节已经如饥似渴的人们,又哪里听得进去?更有一些勇于响应人民群众需求的门户网站和都市报加入进来,最多是在标题里打上一个问号,向那些刚刚扫墓归来的人们普及最热门的色情传说。

甚至,直到今天,凤凰网还在用首页专题“图揭真实的海天盛筵”。信息来源于对南都娱乐周刊及一些网帖的汇总,虽然也根据主办方辟谣承认“海天盛筵是否存在淫乱,目前未有确切证据”,但更大的篇幅用来讲述那些被媒体和明星等多方证实“确实存在淫乱行为”的私人小派对:“知情人透露,三正亚最近半个月天天有小party,最乱的是31日的复活节趴”。

所以,这就是无风不起浪的道理,就是本能般不相信任何辟谣的人们最常说的一句话:“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谣言和辟谣;被符合期待的信息所吸引,还是每次转发前都要自行审查?只要双方都不是无懈可击,这种争议就永远不会停止,拉锯的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交换阵地。

正如今天,当门户首页展示着《多地查处编造散布H7N9疫情谣言案件,十余人被拘》的消息,人民日报在头版赞赏着政府部门《用信息公开消除“禽流恐慌”》,并替上海交大发布《“捣鸟巢防禽流感”不实》的声明,南方都市报却也已经发现了官方通报中的前后矛盾之处,感慨“真相依旧是从‘谣言’开始”。

得获新浪以“上海检出H7N9后曾辟谣,推迟12天送检”在首页推荐,这篇《上海博弈H7N9》再提一个月前上海第五人民医院和卫生局所发布的“网传不明原因死亡病例事件的真相”,声称当时的时间脉络是:“41日,当内地媒体集体哀思张国荣十年祭时,港媒则大篇幅报道了上海的‘怪病’。刊载有吴亮亮死亡经过的报道迅速传播开来。上海市政府不再沉默,肯定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通报,公开应对H7N9”。

下面这一连串反问,恐怕就是对“谣言倒逼真相”理论的最好注脚:“上海34日首次检出H7N9病毒,为何38日还辟谣‘排除了禽流感’?310日左右,上海已通过两家P3级实验室检出H7N9禽流感病毒,为什么322日才送国家疾控中心复核确认?如果310日向北京送检,319日便会全国通报,感染和死亡者会否少一些?”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