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娱乐,从不简单 ——评文章出轨事件

娱乐,从不简单 ——评文章出轨事件

娱乐,从不简单

——评文章出轨事件

 

胡泳

 

1、南都娱乐周刊执行主编谢晓的微信账号上写着:娱乐,从不简单。

《南都娱乐周刊》总编辑陈朝华则这样看待娱乐:“正因为喜欢娱乐是人的天性,娱乐媒体不仅是舒缓个人压力、消解社会情绪的减压阀,更是传道解惑的软载体。娱乐,是我们和现实对话最亲切的手段,以娱乐的方式思考,我们也更容易理解人生的意义,生命的价值。”

就像许多文化精英对大众娱乐投以简单的不屑,把娱乐提升到“传道解惑的软载体”的高度,也同样失之简单。娱乐这点事,谢晓说得更对,从来不简单。我们中的大多数,在某个时点上,都有过沉浸于某种娱乐、以致外部世界的重要性开始褪色的经历,但我们又很少停下来去想,娱乐到底对我们的生活有着何种影响。

事实上,正因为娱乐在我们的生活中无所不在,它变得难以理解,难以言说。我们所做的,只是接受娱乐已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中心事件的事实。以娱乐为中心的生活,准确地说,既具有解放性作用,也不乏压迫性力量。

我们沉溺于娱乐,同时心怀愧疚:因为娱乐显示了我们对自身不愿意承认的某些价值的追求:享乐,自我放纵,消费。所以与娱乐相生相伴的话题永远是道德。

 

2、在中国,官方主流媒体似乎总是给自己赋予道德的天然属性。站在道德的立场上看待娱乐,它们会抨击电影《小时代》用小时代、小世界、小格局遮蔽甚至替代大时代、大世界、大格局,“个人或者小团体的资本运作或许成功了,但是一个时代的人文建设和传播却失控了”。在文章出轨事件中,它们也跳将出来,指控娱乐媒体的从业人员大多游离在基本的新闻道德、新闻纪律之外,只为钱、只图钱,导致这类媒体成为狗仔队的“自由岛”,“无限度地放大、传播负能量,影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顺利推行”。

难道《南都娱乐周刊》曝光婚外情、出轨行为,不是在履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么?谢晓接受微访谈时直言:“我痛恨男人的不负责行为,在这个案例中,不论是正室还是小三,都是受伤者。就当这篇报道是在警告所有婚外情的男人吧,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多么“正”的价值观啊。

《电视剧内容管理规定》第五条第九款规定:电视剧不得载有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内容。虽然在现行的电视剧中依然不乏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内容出现,例如“小三”,但此类人物通常会以反面教材做负面形象处理。在我国影视剧审查的“隐形规定”中,主人公不许太花心,小三不能有幸福。例如刚热播的《我们结婚吧》中的小三最终就以流产并给正妻道歉为终。

由此看来,《南都娱乐周刊》剑指不道德、不负责任的婚外情,是一本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好刊物。而且,它的道德感比电视剧还更先进,因为它“心疼”小三,却对“负能量”的最大传播者——花心男予以鞭挞,不像马云那么淡定地认为,文章不过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3、《新京报》报道说,伯通所写的《文章是怎样超越王菲的》一文中提到:“在面对刷屏加屠版的微博时,一个细节往往被激动的围观者忽略掉——文章和马伊琍在发微博时,都使用了粉丝头条功能。两条相隔三分钟的、面对八千多万粉丝的头条微博一起放出,虽须花费三四十万的推广费用,却是营造出微博新闻爆点的不二法门。”结果是,文章出轨事件打破了中国社交媒体关注量记录。

在这种情况下,谁是输家还真不好说,但新浪微博无疑是最大赢家。在激烈的竞争中,网媒各种手段、渠道齐上,不断发布最新互动数据,成为文章事件最大的推手。客观地说,《南都娱乐周刊》虽是始作俑者,但若离开网媒的推波助澜,此事难以成为网民狂欢。“周一见”大肆发酵,一方面是网友高涨的八卦起哄所推动,另一方面,当事各方动作不断,一边问“何时休”一边却无止无休,无异于不断往这个盛筵中添加佐料。这再次证明了,在社交媒体时代,新闻并不重要,谈资才是王道。

整个事件中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玄机。比如3月28日晚,谢晓微博提前爆料中的那句“记者也拒绝了巨大的利益诱惑”,就让人充满遐想。中国的网络事件中,绝对少不了公关应对、水军上阵,就连官方媒体的表态,都透着一股急于为人背书的气味。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提醒看客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镜子的世界中,现实是“纺”出来的,有骷髅藏在橱柜里的人,懂得怎样把自己笼罩在诱人的伪装之后。如果你不会对有意的幻象解码、击碎“行话”和打破诱导,你就无法知晓现代生活??的秘密,而以为那不过是一场游戏。其实,有人是在严肃地游戏着。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