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岳路平、胡泳对谈自我量化

岳路平、胡泳对谈自我量化

岳路平、胡泳对谈自我量化
将自己的身体转化为一个有待雕刻的大理石。将自己的生命理解为一个有待编辑的时间轴。
 
发表于 2014 年 2 月 17 日
 
胡泳:你最近怎么对自我量化那么热衷啊。
 
岳路平:这是我对艺术界开出的一个药方:中国艺术目前在国际上被艾未未的泛政治化模式所定义,在国内被扭曲的艺术市场所绑架,越来越偏离艺术本体的任务。我觉得量化自我,1,在艺术创作媒介,素材上,跟互联网时代同步了,这样会引导艺术家重新理解“第一自然”,“第二自然”的一些基本话题。2,将数据维度引入艺术界,当然之前的新媒体艺术也有涉及,但是之前的新媒体艺术跟互联网的兼容性还是很弱。3,重新定义“身体”,因为人体是艺术界的永恒话题,甚至可以说,一步艺术史就是一部关注人体,关注自我的历史。4,试图提出一种取代老牌“行为艺术”、“身体艺术”、“事件艺术”的“量化自我”艺术,这一个角度,我受到了福柯《性经验史》的启发。。。。可能还有很多其它原因,还在梳理中,,,胡老师请吐槽。
 
胡泳:酷!前沿艺术家!不过能在艺术界产生涟漪吗?
 
岳路平:我基本上对艺术圈内部出现改变的力量不抱希望。就像颠覆金融的人来自互联网,而不是来自传统银行。颠覆教育的一定不是教育部,而是可汗学院这种莫名其妙的业余老师。一开始,印象派也是因为牛顿光学的影响,以及染料工业的发展导致的,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也是受到庞家莱数学和相对论的影响。艺术圈现在已经沦为扭曲的艺术市场(所谓的艺术市场)的利益集团,就连艾未未也是一个德国、瑞士前政府官员和画廊利益、西方老牌自由媒体的产物。所以,我比较敏感最新的技术手段。
 
其实艺术家除了要回答画什么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回答“怎么画”的问题,就是麦克卢汉说的“媒介”比“信息”更重要。艺术史都是被对技术敏感的学徒们颠覆的。比如达·芬奇最早使用了蛋彩画法,才在作坊里脱颖而出的。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之所以画得好,雕的得,都是因为他们对医学性的解剖非常执迷。
 
胡泳:颠覆者!你用什么可穿戴设备?
 
岳路平:我用Shine,我个人觉得Shine本身已经是艺术品了,只需要我这样的艺术家来用生活美学的方式来使用它。
 
用可穿戴设备重绘身体、重塑自我。
 
胡泳:可否讲一下Shine如何帮你重绘身体和重塑自我的?
 
岳路平:首先要说,包括目前市面上比较流行的Shine , Up其实都远远不成熟,而且它们这些可穿戴设备都是建立在ios,安卓这些超级航母基础上的飞行器。我比较期待的是,ios自己开发出的可穿戴设备。有消息说ios8就要置入量化身体数据的机制,当然,目前的指纹认证本身就是第一个最牛的布局。
 
然后说说为什么我目前选择Shine,而不是Up。因为Up显得非常技术性,但是Shine是一个圆形,就像乔布斯的home 键。因为乔布斯是禅宗信徒,所以home键其实是禅宗的“圆相”。其中也包括“一切瞬间归零”的禅宗思想。
 
Shine的圆形,可以停泊在身体的任何地方,衣领,手腕,,,,
 
但是Up只能是手腕。
 
当然,如果谷歌眼镜成熟之后,我一定觉得谷歌眼镜更牛,那是后话。
 
圆相,圆形,首先是我这个艺术家喜欢它的原因。使用Shine的场景本身就是一个艺术体验。但你把Shine放置在iphone的屏幕上,它的周边就会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很美。
 
Shine的客户端界面也很漂亮,设计的很好,比起来Up的界面简直可以用丑莱形容。
 
胡泳:谷歌眼镜我试戴过,我觉得它会让你对世界产生分裂的感觉。我不喜欢,但或许艺术家会追求这种分裂。
 
岳路平:Shine图标也很漂亮,比如你的睡眠、行走、跑步等等行为,都有精心设计的图标,这样就感觉你自身的日常行为就被可视化了。图标化了。
 
然后,Shine会将你的各种行为进行比例划分,就像我们画画在画面里经营布阵一样。
 
胡泳:日常行为图标化。但图标化也意味着标准化。
 
岳路平:就像我们画画,都会在意画面的内容与空白处之间形成的节奏,分寸,尺度,,,,那么图标化就可以提供给你烹饪你的日常行为节奏、分寸和尺度的重要依据。
 
最有效的是深度睡眠,和浅睡眠的量化。
 
当你可以调控睡眠的节奏的时候,我觉得就进入了福柯视野中古希腊的艺术化的生活美学。
 
就是首先了解自己的身体变量,然后跟环境的各种表量之间形成一个个性化的生活策略。
 
胡泳:现在的可穿戴设备离真正记录睡眠还很远。
 
岳路平:将自己的身体转化为一个有待雕刻的大理石。将自己的生命理解为一个有待编辑的时间轴。
 
你说的谷歌眼镜造成的分裂感,是目前它面临的最大挑战。
 
不但是分裂感,其实是对人类传统礼仪制度的重要挑战。
 
但是在技术上,它是比“手机”本身更彻底的人机界面方案。
 
胡泳:将自己的身体转化为一个有待雕刻的大理石。将自己的生命理解为一个有待编辑的时间轴。这两句太赞了!
 
人机界面的核心是消除界面。人机一体化。
 
岳路平:因为手机会让你在日常交流中“中断”目光对接,但是谷歌可以解决这一点,只不过目前它的体验性太差,但是如果谷歌眼镜是隐形的呢?
 
然后你说的图标标准化问题,我觉得图标是人机的相互切面,关键是你控制了图标,还是你被图标控制了。
 
这个道理跟我注六经,六经注我的道理是一样的。
 
目前量化睡眠当然非常浅薄,但是我觉得人类针对自己的身体技术,哪个不浅薄呢?比如验血,验尿,注射,,,也是一种浅薄,特别考虑到注射这种技术跟腐败的医疗体系捆绑之后,我们就被这个医疗体制背后的政治机制控制了。就凭着这一点,我就信任自我量化。
 
胡泳:在现代性社会中,身体的控制权是交给专家系统的,甚至是交给国家系统的。
 
岳路平:是的,量化自我是对抗正在衰落的利维坦的武器。
 
如果人人都自我量化,国家就不太可能垄断对“人民“的全面量化。
 
可穿戴设备是身体解放的南泥湾[微笑]。
 
胡泳:不过岳兄,仅靠量化自我对抗利维坦肯定是夸大了。量化自我能造成自立的自我,但不能造成自治的自我。没有自治,只能他治。
 
岳路平:当然,肯定不能孤立地理解量化自我地能量,量化自我就像海军陆战队,或者航母编队。它的背后是整个五角大楼,量化自我的背后是整个互联网的世界。
 
http://yueluping.com/2014/02/17/%E3%80%90%E9%98%85%E5%BD%95%E8%AF%84%E9%9B%865%E3%80%91%E5%B0%86%E8%87%AA%E5%B7%B1%E7%9A%84%E8%BA%AB%E4%BD%93%E8%BD%AC%E5%8C%96%E4%B8%BA%E4%B8%80%E4%B8%AA%E6%9C%89%E5%BE%85%E9%9B%95%E5%88%BB%E7%9A%84/
【阅录评集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