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这一年,他们从幼儿园毕业

这一年,他们从幼儿园毕业

这一年,他们从幼儿园毕业

 

这一年,他们从幼儿园毕业了。

 

未未依旧害羞,末末依旧脾气急。爸爸希望未未像妈妈一样大方;妈妈希望末末像爸爸一样温和。

 

末末喜欢画画,旅游到哪里,仅凭记忆就可以画出沿途所见,还常常画带有丰富情节的系列故事画;会搭超出他年龄的复杂的乐高,摆弄积木和纸模时可以不思茶饭,有惊人的专注力;但生活中时常我行我素,不管不顾。

 

未未喜欢问各种为什么,对世界充满好奇心,擅长聊天,常常冒出令人惊讶的哲理;她也是个会把大人的话记在心里的姑娘,所有跟她说过的事情,不需要说第二遍。

 

妈妈从两岁半开始秩序管理,俩宝现在对物品基本形成秩序习惯;去年启动时间管理,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玩耍,不过,只能说种子已经种下,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今年,尝试情绪管理,试图改正末末爱哭、未未爱生气的习惯。

 

近半年来,妈妈渐渐对自己的教育充满挫败感,因为俩宝越来越嬉皮笑脸,不听话,不省心。妈妈问女儿:“你们俩为什么越来越难管理了?”未未:“因为我们长大了。”

 

他们已经变成了复杂的小孩,和刚刚五岁时迥然不同。那时,妈妈是孩子的宇宙中心;现在,孩子成了他/她自己的宇宙的中心。

 

不仅如此,俩宝现在结成一条战线,共同对付爸爸妈妈。六岁前的乖娃娃好像一下子变了,赖皮,捣乱,合伙做坏事……姑娘学会了说: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末末则在爸爸妈妈试图管制他时,对大人说:“我不想见到你们两个人了。”

 

他们比爸爸妈妈预料得更调皮,同时也比爸爸妈妈想象得更独立。这一年,他们学会了自己吃饭,洗淋浴,上厕所,穿衣穿鞋;可以跟大人徒步十几公里而不掉队;和人说话、打交道也更加自如了。但同时,他们也越来越罔顾大人的要求,并对大人提出自己的要求。比方,不想弹琴的时候,他们会找出奇奇怪怪的借口。末末说:“我头痒痒,没法弹。”未未的理由则是:“我一弹琴就眼睛发抖。”当妈妈指出他们有毛病必须改正,就像小树有了坏枝桠必须剪掉一样,他们会接着说:“大人也有坏枝桠”,然后一一罗列大人的不是。

 

他们进入了要求大人好好说话的时期。末末说:“妈妈,你对我好好说话,我就会对你好好说话。”妈妈:“可是你要是惹我生气怎么办?”末末:“那你也要好好跟我说话。”妈妈:“我跟你好好说话,你就能改正吗?”末末:“能。”

 

爸爸说,六岁了,教育武库里的库藏该更新了。

 

虽然调皮,俩宝却也变得越来越贴心。饭后大人刷碗,俩宝会把饭桌上的碗筷一一端到水池里;爸爸发烧,妈妈给冲药,末末立马跟着妈妈,给爸爸把药端到床前,还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叮嘱爸爸喝药,爸爸感动得病好了一半;爸爸在书房工作,未未会体贴地给爸爸倒来她亲手调制的柠檬蜂蜜水,还告诉爸爸:一杯是酸的,另一杯比较甜,“尝尝哪种口味你更喜欢”;有一次,在对妈妈进行各种照顾和体贴之后,末末自己高兴得唱起歌来,并对妈妈说:“妈妈,你看我像个小大人吧!”这句话,他从哪儿学来的?

 

六岁生日的早饭,小男孩把妈妈碗里的荷包蛋也要走了,说:“我们生日这天是妈妈最辛苦的一天,所以我要送妈妈一个礼物,就是多吃饭,长胖!”小姑娘说:“蛋糕里只有一个皇冠的话,妈妈戴,因为我们生日,妈妈最辛苦!”

 

这个月的月末,俩宝上小学。爸爸问未未:“你想不想上小学?”未未:“我又想又不想。”爸爸:“为什么?”未未:“不想,因为小学有那么多作业;想,因为小学有那么多知识。”

 

这一年的六一园庆,妈妈做志愿者拍照一上午,孩子们一个个真是可爱啊。很少在小伙伴们中间观察俩宝,发现他们挺乖,不善于自我表现,人群中凡凡的样子。一个人的成长,最终是要拥有强大的心理,自己面对生活,谁也替代不了。

 

除了学琴,俩宝也学唱歌。起初这是为了帮助妹妹克服胆小的毛病,后来发现哥哥嗓音挺好,就坚持下来,断断续续地唱了10个月。815日,俩宝第一次在幼儿园以外的公共场合,登台合唱了一首《咏鹅》。妹妹出乎意外地大方,哥哥却有点心不在焉。不过俩宝说:“以后都不怕登上舞台了。”

 

2015814日写于燕北园

815日改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