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刷剧通常被描述为“一种融合了文化和技术的新兴媒体行为”。由于刷剧狂欢的强度和持续时间都是史无前例的,理论界迫切需要研究这一观看模式的新的美学和传播逻辑。

 在新冠肺炎疫情初期,社会和流行文化一度处在电影《盗梦空间》开始时的场景:学校、购物中心、博物馆、体育场馆、电影院、音乐厅、餐馆和酒吧都关门了;旅行禁令和边境关闭生效,高速公路、市中心和机场几乎杳无人迹;即使是被称为“地球上最快乐的地方”的迪士尼乐园,也不得不自1955年首次亮相以来第四次向公众关闭大门——前三次是在总统遇刺、恐怖袭击和地震之后。彼时,政府要求大部分人口只在必要时才离开家。那么,人们靠什么来填补生活中突然出现的巨大空白?

 事实证明,流媒体是对此问题的答案之一。我们早已习惯了每天在充满屏幕的“信息茧房”中度过数个小时,为了应对疫情,我们需要为自己分发更多的“眼睛口香糖”。传统电视最初感受到了这种反应的好处:主要城市的收视率飙升。因为沮丧的观众需要追踪疫情蔓延及其对工作生活的影响。然而,民众对新闻的关注并不代表电视的复兴——事实上,它暴露了传统电视在收看选项上的陈旧性。除非你持续关注地方或全国新闻,否则几乎没有其他内容可看。值得庆幸的是,对于传统的有线电视运营商而言,宽带互联网接入变得更加重要,而且这些生意的利润空间仍然很大。

全球领先的流媒体服务公司Netflix长期以来一直备受猜测:它何时会进入“常规”电视游戏并开始直播体育赛事或新闻?它的领导人并不为此心动,其联合首席执行官泰德·萨兰多斯称,“我们主要被视为一个娱乐品牌。传统的电视观看能做很多事情,但它并不是完全有趣的”。观看约会、每日节目安排、广告、电影在影院上映和首次面向家庭观众之间的90天间隔——所有传统电视和电影的主要内容——对 Netflix来说都令人生厌。它对这些电视惯例的回避和“取悦”用户的不懈努力帮助它达到了巨大的规模。另一个闯入者亚马逊也分享了这种独特的关注点,即一切为了用户。它认为电影和电视节目本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吸引用户的闪光诱惑——就像银行为新开户的客户提供免费赠品一样。

全球领先的流媒体服务公司Netflix

 

同时,Netflix来自科技和创业领域(如苹果公司和短命的移动流媒体平台Quibi),以及传统媒体领域(迪士尼、华纳媒体、NBCUniversal)的主要竞争对手却决定大举进军流媒体领域。流媒体的爆发正在改写娱乐业的规则。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将他的百老汇演出放到 Netflix上,吸引了全球广大的观众。他大概不想续写他那首有关有线电视“荒原”的歌曲,当年他曾唱道:“空有57个频道,却毫无内容。”

现在,网络公司正在为较小的观众群体开发利基节目,并通过新的平台进行分销和再分销,从而挤占传统电视市场而获得发展。传统媒体公司则面临着一个令人头疼的难题:其流媒体服务仍然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包括人才招聘和数字基础设施,同时还需要放弃数百万许可收入。一个应对之道是偏离近一个世纪的商业惯例,松开令自身与大型科技公司的竞争变得困难的桎梏。NBCUniversal 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该公司以大多数美国电影院关闭为由,宣布2020年上映的部分电影将面向家庭(包括流媒体)同时推出,其在电影院放映的时间也会缩短。本来,制片厂和放映商之间的长期协议是给予一部电影在影院上映大约90天的独家期限——业内人士将其称为首映的“窗口”。现在这个窗口开始坍塌,迪士尼和华纳媒体也紧随其后进行了自己的电影实验。

刷剧(binge-watching)的做法,即观众在短时间内观看一整季(或更多)的节目,是按需点播流媒体网站和社交媒体的产物。现在,只要你有足够的空闲时间,你可以在一个极其紧凑的时间框架内消化整季节目,电视的固有节奏被完全打乱了。刷剧通常被描述为“一种融合了文化和技术的新兴媒体行为”。尽管它越来越受欢迎,但刷剧仍然是一种相对来说没有被理论化的观看模式。由于刷剧狂欢的强度和持续时间都是史无前例的,理论界迫切需要研究这一观看模式的新的美学和传播逻辑。

 

话题:



0

推荐

胡泳

胡泳

642篇文章 1次访问 4小时前更新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网络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和新媒体研究的人士之一,有多种著作及译作,是推动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的最有影响的启蒙者之一。欢迎关注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讨论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