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们有可能同时促进日常体验的幸福和总体上的生活满意度吗?

下文为我在2007年2月11日于伯克利访学时,听卡尼曼讲座时所写的博文。谨以此纪念伟大的认知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教授(1934年3月5日-2024年3月27日)。━━━━2007年春,著名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回到他的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Hitchcock Lectures,主题是“头脑的探索”

卡尼曼的专长是认知心理学、行为经济学和幸福科学(the science of well-being)。由于他在人类判断和决策领域的突破性工作,卡尼曼获得了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今天的经济学模型越来越多地建立在有关信息处理的心理学模型上。卡尼曼的工作表明,许多人类决策,特别是不确定环境下的决策,与概率原则是相背离的。和他的长期合作者Amos Tversky一起,卡尼曼奠定了新的行为经济学的基础。卡尼曼

在演讲中,卡尼曼首先涉及的话题是人类思考的两种模式:直觉与推理。他的总结是:When a difficult judgment is required, and a related judgment comes easily to mind, the easy judgment is used instead. 这句话的意思是,当面临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决定时,我们的大脑倾向于用一个容易想到的更轻松的判断来代替困难的判断。

关于well-being,Diener & Seligman(2004)定义为:“人们对自己生活的正面评价,包括积极的情绪,全心的投入,满意度和意义感。”

卡尼曼把幸福分为“体验的幸福”“评价的幸福”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指在一个个生活时刻人们对自己情感状态的满意度,后一部分则是总括性的对生活的主观评价。参照前面的定义,可以说积极的情绪属于体验的幸福,而意义和生活满意度属于评价的幸福。前者以生活的时刻为基础,后者以生活的记忆为基础。

这样的区分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令人满意的生活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所以我们才说,livingthinking about不是一回事。使人们对生活感到满意的条件和成就并不一定令他们在从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的过程中感到快乐。

最终的问题由此成为:我们有可能同时促进日常体验的幸福和总体上的生活满意度吗?

 

话题:



0

推荐

胡泳

胡泳

704篇文章 9小时前更新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网络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和新媒体研究的人士之一,有多种著作及译作,是推动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的最有影响的启蒙者之一。欢迎关注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讨论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