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未来传播学的研究视野,可能是由一枚小小的装置打开的——传感器。而传感器,又是从苹果手机走向我们的日常生活的,将来它们也注定会影响人类的传播行为。

iPhone与无人机

如果你去过台湾,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台湾人把智能手机叫做“智慧手机”,而把智能手机之前的手机,统统叫做“智障手机”。 虽然大陆不这么称呼,但我们仍能够体会智能手机出现之前和之后在使用感受上的巨大差别——以“智慧”和“智障”来区分毫不为过。

比如你把智能手机横着放或竖着放,屏幕会自动调整横向或纵向模式;如果你的iPhone丢失,可以用另一台苹果设备来定位这台丢失的设备;还有很多app,包括微信,都有“摇一摇”认识身边人的的功能……这些,都是“智障手机”时代不可想象的。

这些令人欲罢不能的新功能能够实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手机里内置了大量的传感器,包括GPS、加速器、陀螺仪、麦克风、照相机、蓝牙……等等等等。许多人已经借助传感器开辟了新天地,比如下面这个“有故事”的人。

互联网业界有两本著名的书:《长尾定律》和《免费》,都是《连线》杂志的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所写的。2014年安德森来到中国,我去和他见了个面,谈话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他创业去了,不做杂志主编了,而是开了一家做无人飞机的公司。我说你这个转变幅度也太大了,杂志主编怎么突然做起无人机了?而更令我吃惊的是,他表示自己是从苹果手机中得来的灵感。

 

无人机跟苹果手机有什么关系?听上去风牛马不相及,但搞清楚二者之间的渊源之后,却不得不令人拍案称奇。

安德森做的无人机,确切地说是无人小飞机,而不是美国军方那种战略无人机。无人小飞机的用途非常广:比如被农场主用来管理农场——通过制作航拍地图,可以优化浇水和施肥的方案;还可以用来观察海洋、监测热带雨林和野生动物保护区,发现哪些动物可能濒临死亡……无人机拥有“超能力”,一个原因就是其“驾驶舱”里配置了多种传感器,有些和智能手机一模一样。这些传感器不仅越来越小,而且越来越便宜,可以实现各种各样的用途,比如陀螺仪可以用来衡量飞机旋转的速度,磁力计可以用作数字的指南针,压力计可以通过测量空气的压力来计算飞机的高度。而且,这些都完全是智能的,所有的传感能力都嵌入在小小的芯片当中,而这个芯片现在非常便宜,在美国的那些专门电器店里都可以买到。所以,无人机并不像我们想得那么复杂。

由于有了芯片,无人飞机就拥有了一个自动驾驶的“大脑”,我们把它叫做“嵌入式计算机”,它是一种单芯片的处理器,从所有的传感器接收输入的信号,以便控制飞机。

但是,如果没有乔布斯制造出iPhone,对手机芯片造成了一种强有力的推动,无人机使用的芯片就不会这么便宜。芯片对无人机非常关键,因为它们不仅是简单地遵循一个编程任务,而是能够赋予无人机某种“自我思考”的能力。比如说军方给无人机下一个指令,要定点攻击哪里,无人机便需要很精确地知道怎么样找到目标,找到之后该怎么办——在这个意义上,它是有智能的。

安德森说,智能手机跟无人飞机之间的联系多得超乎想象。无人机的活动无时无刻不与位置相关,而今天一部标准的智能手机,使用一系列的传感器来探测位置,这样的功能会嵌入在从游戏、地图到增强现实等等所有活动中。此外,人们对手机里的高像素相机的需求,也为捕捉影像方面的芯片开启了同样的革命——这些影像捕捉芯片也应用在无人机上,所以无人机可以进行航拍。GPS也是在智能手机上发展得非常完备之后,又应用在无人机上。其他得到应用的还有无线模块、存储器和电池等。

安德森说,他做无人机的时候,最关心的动态是智能手机用了什么新的传感器,有了什么新的应用,因为他可以马上把它们移植过来用在无人机上。为什么我说乔布斯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十分久远呢?——你看无人机,其实不过是会飞的智能手机而已。


iPhone与特斯拉

新一代汽车也越来越像智能手机。

现在在美国炙手可热的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Tesla),它的整个制造模式跟传统汽车商完全不一样,我把它称为“苹果加上谷歌等于汽车”。什么意思呢?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是电池,这个技术并不是特斯拉独有的,而汽车制造当中非常重要的底盘技术也不是特斯拉独有的。特斯拉做的事情是创造了一个开放平台,把外面的东西都用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它的电动车引领了整个汽车行业——这是完全在学习苹果的“平台+终端”策略。

 

销售上,特斯拉也学习了苹果的互联网化产品渠道的理念。特斯拉是自营直销,这颠覆了原来的汽车经销模式。公司把重点放在推出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上,体现出高度的可控性和持续性,并在保留新车购买的兴奋度的同时,简化了整个销售过程。

 特斯拉亦步亦趋地学习苹果,还表现在高端产品策略的采用上,即凡是那些想要购买特斯拉的人,就像追最新iPhone的果粉一样——你就是得花这么多钱来买,因为我的手机就是比其他的手机更好,也值这个价格。所以特斯拉做产品规划时宣称“要用最棒的用户体验来提升产品利润率”——这完全是乔布斯的商业哲学。

在中国,炙手可热的小米已经热了好多年了还没有冷却的迹象,它为什么能一下子打败那么多的手机厂商?因为它整个模式是互联网化的,而特斯拉也一样,它的线下体验店不卖汽车——而纯粹就是为了让你体验,让你去感受这样的一款汽车有多么好。你要购车,必须上网买。上网买的好处是什么?不仅可以定制,而且有数据。

抛开运营模式,从产品本身的角度看,汽车也在向智能手机看齐。在设计上特斯拉是完全开源的,汽车变成了一个移动的终端。现在,特斯拉的汽车内部有一个17寸平台的控制系统,很多开发商都可以围绕这个平台控制系统来开发各种应用程序——汽车就是硬件,内部的操作系统相当于平台,第三方开发商可以在这上面进行各种各样的开发——这是典型的苹果模式。

 

还不止于此。我们都知道,在手机上更新软件是件轻而易举之事,那么,让我们来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智能手机可OTA更新,而汽车却不能?特斯拉的技术人员一直在致力于解答这一问题。按照他们的说法,OTA 技术是 Model S 非常关键的一个性能特点,它允许汽车持续地改善用户体验,以及增加新功能。

特斯拉的车一开始就是以纯电动车进行设计,很多东西通过电控信号控制。一个完整的 OTA 升级过程,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是非常复杂的,但从消费者角度来看,非常简单。升级包可以通过3G或 Wi-Fi 后台下载到车上,之后用户会在中控台的大屏幕上看到一个小闹钟。系统软件升级完以后这辆车你可以立即使用,不需要到服务中心进行软件升级或者别的操作,空中升级即完成。

下一代的平台正在被建立在移动电话(苹果的应用商店)和像Facebook这种社会网络上。但是如果一个创新平台能够包括几乎任何运行软件的东西,那么为什么不考虑未来汽车也作为一个创新的平台呢?别忘了,汽车不仅仅是一个到处移动的工具,它也是一个拥有一系列与无线网络连接的软件程序的地方,一个工作、学习和娱乐的地方。现在设想一辆车有一组开放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允许数千个程序员和利基业务提供者来为你的汽车创造一系列的应用——从个人助手到导航和地理搜索应用再到按需点播的电影和音乐,并且,为什么不附带送上移动的即时通信作为额外礼物呢?

总之,如果说无人机是会飞的智能手机,特斯拉这样的汽车其实只是会跑的智能手机而已。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一切都是iPhone开启的革命,也是移动产业给其他产业带来的决定性的变化。

 回到传播上,无论无人机还是下一代汽车,都具备很强的媒介功能,因为它们有强大的数据采集和处理能力。按照麦克卢汉的说法,媒介是人体的延伸,我们可以说,通过无所不在的传感器,我们大大延伸了我们的视觉、听觉和四肢。在此情况下,我们不仅要从制造业的角度考虑新一代智能硬件,更要从信息科学和传播学的角度来考虑。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