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这一次来敦煌,是无数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的交汇。
第一次拜访那些神佛千年栖息的洞窟。紧闭的门扉被钥匙轻叩。眼睛说太美了。耳朵说讲解小哥的声音好听。皮肤说好冷。手机吵着要照相。红色褐色绿色,千奇百怪的佛面和众生相。九层塔上的风铃轻声哼唱。衣摆下的莲花悄然绽放。武则天的脚趾。释迦牟尼半阖的眸子。王子跃下山崖。菩萨住进神龛。二氧化碳和日光从那些敬畏的屏息中偷偷溜进,同墙底的竹签一起等时光无声蒸发。色彩等着剥落,繁华等着老去,所有美丽都等着弹指成灰,只有那些纤尘在手电筒的光线里有歌有舞。
 
第一次见到晚上九点钟挂在天上的太阳。通明如昼的夜市。五彩的沙画瓶,粉色的骆驼玩偶和喝起来像酸梅汤的杏皮水。
 
第一次坐上慢吞吞的驴车。夏风正度玉门关,关照牌牒吊在手腕上摇晃。长长的睫毛。温驯的眼神。骨肉匀停的四蹄。可爱的驴就这样旁观一群闹腾的人类在相机前一齐跳起,高考的千军万马将呼啸征伐独木桥,而他们刚到阳关道。
 
 
第一次徒步沙漠。流沙像山脊上浇的一层奶油。风掀起帽子。沙子灌满了鞋。甲虫绕着骆驼刺打转。手机在兜里大声唱歌。斜阳亲吻着剪影。红旗飘摇。脱掉鞋后,年轻的神都未曾有那样金黄滚烫的足印。酸痛。气喘。汗意笑意都淋漓。低头认真地踩稳每个坑,犹如小时每一步都要踏在地砖中心的自我坚持,漫长的路竟然真的不知不觉走到尽头。
 
第一次露营。烧烤的辣意配一罐啤酒。篝火配相牵的手。烟花大朵大朵从空中跌落,手电筒照亮夜晚以责备星星的怠惰。沙子想偷听众生许愿祷祝,聚光灯却只想看群魔乱舞。帐篷们叽叽喳喳地围着夜话,直到后半夜风加入卧谈。
 
第一次骑骆驼。颠颠悠悠。没听见鸣沙,只有驼铃声声。风起扬沙,刮脸。刺手。满身特产。一泓碧水如月牙。黑凤梨不吃用来齐唱。黑枸杞不吃,瓜州让车停一停,一人啃一片薄脆冰粉的西瓜。
 
 
第一次一天坐十个小时的车。去一个地方,再回来。两蛋一星的冷幽默。神舟与天宫。飞天飞天。荧幕前鼓沸热血。玻璃后举手致意。钢铁巨骨。国之重器铮铮立。腰杆子直起来。昨天的戈壁年轻的骨血浇灌了多少胡杨。今天的雪山又将被几双年轻的眼睛惊叹。埋骨何须桑梓地。青春作伴好还乡。
 
第一次入关绕城。嘉裕。击石燕鸣一尾尾。一步登天。关帝庙前看大戏。武斗嘿哈,戏腔咿呀。敌袭,兵分两路。分三路。分四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第一次进皇家寺庙。睡佛不醒,永问难明。琉璃眸子。张掖勤恳的猪八戒。无上正觉匾。描金佛经笔墨横姿。白塔上日光普照。风吹铁马,燕来燕去。
 
注:本文载于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