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对话胡泳:我们应如何看待风口?

对话胡泳:我们应如何看待风口?

“风口”这套话术是一以贯之的,一方面能够帮助互联网公司不断地开疆扩土,另一方面也帮助他们摆脱目前所遇到的困境。

文 ∣ 特约撰稿人 钟龙辉

元宇宙概念的突然兴起,这一幕情景,就像是几年前的区块链。在概念与定义尚且有争议的情况下,它突然起飞,成为了风口。也是因此,“风口”一词伴随着毁誉各半。我们该如何看待“风口”?这或许是在众说纷纭的当下,反而更重要的一件事。对此,南风窗采访了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探究“风口”这件事。

停不下来的“风”

南风窗:元宇宙在“此时此刻”成为风口,在你看来,这是否有可以因循的逻辑?

胡泳:风口是咱们中国人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英文里的“Next Big Thing” (下一件大事)。从技术角度来讲,技术范式的转变导致整个产业的格局被改写,“Next Big Thing”是技术先导的,但如果没有资本在后面推波助澜,或者消费者端没有跟上来,那风口可能就是一个噱头。整体而言,新兴技术的发展遵循摩尔定律。按照这些年来看,大概15—20年左右就会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从纯粹的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有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当新的技术方式出现,把整个产业改写之后,大概过15—20年,人们就会发现红利被开采完了,人们对那些曾经比较未来、新奇的东西已经司空见惯。这时,产业就会产生一种焦虑。产业还想再用一些新的东西,造出新产品,或发掘新市场,来掀起新的产业变化。本质上,硅谷必然沿着这个路径走,而无论是概念还是实际技术,整个中国的发展其实是跟随硅谷的。风口提出以后,我们把它当作一个舶来品,在中国进行各种各样的应用和市场推广。现在硅谷的几个巨头,开始把他们所谓“下一件大事”的赌注押在元宇宙上,这显然会对国内造成一个很大的影响,我们现在正处于舶来品到来后的兴奋期。因此,元宇宙突然之间遍地开花。所谓的风口,我觉得是这个逻辑。

南风窗:我们见过了很多次风口,据你观察,“元宇宙”与之前的风口有何区别与联系?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新特点?

胡泳:上一个风口其实就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随时随地产生数据,使我们这个世界的数据量突然极大地增多。一下子我们就变成了所谓的大数据,紧接着是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这些都被其背后的技术、资本力量企图打造成一个风口。然而,这些风口的流行度没有元宇宙这么高,但它们并没有消失。相同之处在于,你可以把风口理解为一种技术社会现象,它们本质上都是技术社会组合。

移动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以后,已经造成了一个经济现象:我们的网上生活基本被平台控制,平台想干什么能够很大程度上左右我们。比如Facebook和微软这两大巨头,对待元宇宙概念,并不只是在做口号,而是投入资金、聘请工程师去干实事,一定会影响到整个互联网的未来走向。元宇宙到来以后,大家发现它可以把先前这些概念囊括进去,包容性更强,更加fancy,可能还有点哲学的味道。现在流行搞元宇宙,搭车的人太多了,搞什么的都有,里头有各种人的利益登场。做游戏的会把游戏包装成元宇宙的一个入口,提升游戏价格和竞争力;VR、AR——这几年发展并不是特别好的事物,现在也会重新包装成元宇宙不可缺少的入口。根本性的区别,就是我们的生活向虚拟世界的发展速度更快了,融入虚拟东西更多了,使得元宇宙很容易成为风口。比如在没有移动互联网之前,很多事情你是无法想象的。你怎么能够想到,今天去哪里都可以用手机的GPS导航呢?元宇宙这个风口,以前我们可能会觉得像科幻,没有实际意义。事实上它是各方面技术的汇流,技术充分塑造着社会,很多东西的确有了实现的可能。它的出现反映了人类向虚拟世界迁移的能力、速度,以及虚拟世界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所扮演的角色,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对“风口”的现实渴求

南风窗:说到风口,很容易有两派对立的观点,有的是概念的弄潮儿,有的是怀疑者或抨击者。风口为什么总能引起如此大的争议?你对风口一般持什么态度?

胡泳:因为财富效应太大了。就像是一场新的赌局开始了,这是很自然的。主要原因是现如今,技术对社会的影响太大了。技术往往是一种釜底抽薪似的东西,极具颠覆性,一旦某个风口没赶上,有可能所有的资产都变成了负债。

来源:Cointelegraph我个人的态度,首先,我不认为风口是虚幻的,里头一定有大量的噱头,有很多人在瞎扯淡。但你要看到硅谷的巨头们如果往这个地方投入,其他公司在跟进,那它就真的会形成一种气候。其次,风口里头的问题肯定非常多。我觉得至少十年,许多问题解决之后,元宇宙可能才会真正实现。例如,你搞元宇宙,我也搞,那我们怎么互通?这里头有标准问题,有互操作性问题。现在我们不知道元宇宙底层共通的机制在哪里,怎么样能够保证不同的空间可以互通。个体用户还存在身份问题,现在基本上公认你会以一个电子化身的形式在元宇宙活动,那这个电子化身是否可以来往于各个元宇宙空间当中?如果不能无缝转换,你会很烦恼,每进一个元宇宙,你就得弄一个化身,最后多得自己都记不住了,恐怕还得搞个化身管理。除此之外,还存在头盔的重量太沉、易晕眩,成本能否大幅下降,怎样在现有设备中打造入口,如何普及推广等问题。

南风窗:近些年的风口很多,几乎成为一套话术。据你观察,它们频繁出现的背后,有着怎样的现实需求?

胡泳:这些风口有很强的话术,巨头们会说这是不可避免的,是大势所趋,是下一个大潮。同时努力营造一种氛围,仿佛这次你赶不上,就会永远落伍,被彻底甩在高速前进的战车之外。这套话术是一以贯之的,一方面能够帮助他们不断地在元宇宙开疆扩土,另一方面也帮助他们摆脱目前所遇到的困境。强监管到来以后,他们企图用新的风口绕过监管。另外,强监管状态下,民众对平台是愤怒的,情绪是反抗的,新风口诞生后,我觉得能对民众的情绪有新的疏导。其实元宇宙的出现,跟现实社会对虚拟社会的向往有着巨大关系。比如现在突然有人给你戴一个头盔,你不就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了吗?当你进入这种空间,你是非常幸福的,多巴胺不断分泌,给你带来刺激,这对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某种程度上来说,现阶段对虚拟世界的那种向往,可能是每次风口出现的现实需求。但核心还是人们对现实世界的不满。一方面觉得现实世界不理想,一方面又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改造它,所以干脆去建构一个虚拟世界,把虚拟世界想象为所有现实问题都能得到解决的地方所在。风口不断出现,最后会导向一个问题——我们到底如何看待虚拟社会和现实问题的关系。现在我们仍处于被虚拟世界强有力地吸引阶段,元宇宙把我们更多地带到虚拟社会里,二者的冲突早晚会发生。到时候会遇到一个问题:沉浸于虚拟世界的人会觉得现实世界是彻头彻尾的黑暗,不值得生活,希望完全逃离;现实世界的人却会觉得虚拟世界是典型的逃避,不仅不能解决,反而会加重现实世界的问题。最后要看真心实意相信虚拟世界的人,和以现实世界为轴心的人,哪一方更有力量。但你也不能把虚拟世界理解为与现实世界毫无关系,因为不管怎么样,虚拟世界终究是人造的,有它的物质性。没有电,虚拟世界啥也没有,相当多的人希望揪着自己的头发完全离开现实世界,这顶多是个幻想。

元宇宙“只欠东风”?

南风窗:包括元宇宙在内,对区块链,甚至对5G,都有一派观点认为,它们是被创造出来圈钱的概念,您如何评价这一观点?其中,是否有着人们惯常的对新兴事物的不安?

胡泳:确实有一部分如此,但不能说百分百都是。像过去互联网泡沫破灭,著名的分析师造假,的确是为了圈钱。但如果都是为了圈钱,那这个泡沫就会像以前的南海泡沫、郁金香泡沫一样,不留下任何的东西。而2000年“DOT COM”泡沫破灭以后,互联网找到了自己的路,造就了非常庞大的产业,这些不能一概而论。风口引发的浪潮当中,有淘金者,有被割韭菜的,也有眼光好、了不起的企业家,各种各样的人都是有的。对新事物的不安,这部分的板子可以打在互联网自己身上。因为互联网后来被证明很多地方让我们失望了,大家觉得自己被割韭菜了。它的确做得不怎么样,但这也是个复杂现象。它肯定有圈钱的这一面,但实际上也有别的面。数字二元论是不可取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甚至可以认为虚拟社会跟现实社会已经合二为一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很难说这个东西是彻头彻尾的坏,或是完完全全的骗局。

Nike在Roblox平台内建立的元宇宙。来源:Engadget

南风窗:以元宇宙为典型,它在当下过于概念化。不过,目光的聚拢,资本的涌入,巨头的布局,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事。在你看来,有哪些技术和行业,将可能在风口中有较大的作为?

胡泳:之前很多人会有一个误解,觉得风来了以后,任何人只要搭上风,立马就能飞上天。其实所有的风口都不是一下子起来的。回头看,其实扎克伯格在几年前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虚拟现实设备制造商)的时候,就已经有他的设想和布局了。我甚至不认为他纯粹是为了商业利益,他可能还真有一些使命和理想,觉得未来的人类社会应该是一个沉浸、游戏、虚拟的环境,他就愿意做这个事情。微软的HoloLens(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也不是今天才做的,已经做了若干年了。这些巨头并不是说风口来了才迅速转型,他们其实已经做好了很多准备,唯独欠缺全社会都认可的那个概念。一旦某个概念引发全世界跟风关注,巨头(不管是率先扛大旗的,还是跟随者)就正好处在风口最有利的位置。
能够有所作为的可能还有游戏公司,所谓的元宇宙“原生公司”——这是我杜撰的词。在元宇宙的名声没被扎克伯格弄得这么响之前,他们就已经在做了。比如说Roblox、动森、堡垒之夜这些游戏,包括早先的第二人生,现在又觉得自己可能复活了。接触游戏的那帮家伙肯定是死忠分子,是先进技术最早的一批有力推动者,因为他们渴望逼真的技术,越活灵活现越好。

任天堂旗下游戏《动物森友会》。来源:任天堂官网

另外,搞VR、AR的忽然又看见了曙光。扎克伯格下了重注之后,已经把Oculus做成了一个很大的VR应用平台,但这里面肯定还有其它机会。元宇宙存在入口问题,理想状态是我们通过手机或电脑直接进入,但现在这个技术还不成熟,我们还得依靠头盔这种特殊设备,所以硬件及硬件后面的应用,其实都是有机会的。除了游戏这个大应用,别的行业也有别的需求。购物的人一定有购物的需求,搞教育的人还有搞教育的需求,包括金融、医疗、制造业……在原来的产业基础上,人们活动或交易的场域发生变化,涉及的各行各业可能要去想,如何在这个风口利用新的虚拟环境。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强监管时代,各国政府也一定会对元宇宙加以监管。至于创业者和投资者,如果按照以往的惯性来思考,应该蜂拥地扑上去。每次风口到来的时候,都会有大量的巨头伴随着各种“神话”诞生。你想,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怎么会有美团呢?也不可能有字节。在当下的创业环境中,如果创业者能够做好技术储备,牢牢抓住最领先的技术;或者具有灵敏的市场嗅觉,进军巨大市场并将对手击败;与此同时,把握好政治风险,抓住机会,是有可能在风口起飞的。

现实与虚拟之间钟摆

南风窗:来来去去的风口,固然有炒作的成分,但风口之下的动态也不可否认。能否说说,你认为风口有何现实意义?

胡泳:我一般不太愿意用风口这个词,因为我觉得它有误导性。用网络术语来表达,风口其实就是互联网的一次迭代,或者说是下一个大趋势。现在一听到风口,韭菜就觉得有弊端;创业者就觉得机会又来了。我觉得这个词已经带有些倾向性的含义。无论如何,风口之所以现在能被引爆,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已经在朝这个方向前进了。既然如此,作为消费者也好,用户也好,可能你的工作、娱乐、生活、消费,都会受到风口的影响。

南风窗:作为一般人,面对这个变革之中、四处“风起”的现实世界,怎样做到思想上的谨慎或开放?面对层出不穷的风口,普通人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心态?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对待态度是更好的?

胡泳:普通用户一直是互联网发展的一个问题。互联网之所以发展成今天这样,核心问题在于用户的力量太弱了,用户被平台牵着鼻子走。早期的一些技术,本来是给用户赋权的,最后你会发现用户还是沦为给巨头作贡献。我现在不能完全看出用户有多大力量能够阻止整个方向往元宇宙走。其中,政府是有力的盟军,能够帮助用户来制约公司,解决一些用户喜闻乐见的问题,就像现在微信得对抖音开放,对用户来讲是好事。但同时要牢记,政府有政府的利益,在替用户解决问题的同时,可能还会造成新的问题。在此过程中,用户的利益不见得能被充分保障。
打着用户旗号的大平台,肯定不只是从用户角度出发,根本上还是出于产业和平台逻辑来做事情。举个例子,人脸识别已经达到了惊人的滥用程度。我们如果习以为常,就会觉得天经地义。这恰恰是用户要警惕的东西,如果到处都是人脸识别,对你而言真的是利益吗?人脸数据属于基本的生物数据,一旦交出去,就不可能再拿回来了。总而言之,我觉得一般人还是要谨慎一点好。

南方都市报人工智能伦理课题组和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的《人脸识别应用公众调研报告(2020)》显示,六成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技术有滥用趋势。

一方面,要意识到风口可能是很多企图由此获利的力量,在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另一方面,需要仔细辨别这个风口能够多大程度上满足人的需求,可能预示技术和产业去往什么方向;要把这两者兼顾起来,辨别清楚谁是骗子,谁是在造福普通人。

南风窗:那么胡教授,你觉得元宇宙之后的下一个风口将会是什么?还是说现在很难预判?

胡泳:我这近乎“胡说”了啊,反正我姓胡嘛。我觉得虚拟世界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可能会出现一个反弹——大家开始注意到现实社会是不可缺少的。本质上来讲,我觉得互联网内部有一个很大的钟摆在摆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你会看到钟摆是往某个方向摆,然后误以为它永远往那儿摆,实际上可能到一定时段,它就会往回摆。在往回摆的过程中,互联网会造就新的机会,又会有新的目光锐利者,发现人们的需求变化,想办法打造新的商业模式,从而可能又会出现新的服务。

(原载《南风窗》2021年第25期,2021年12月6日出版)

公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本人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