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泳|再见,IE浏览器

胡泳|再见,IE浏览器

网络积聚的信息呈几何级数增长,但浏览器没有发展出任何新的导航技术帮助用户沙里淘金。

       微软宣布,美国当地时间6月15日,北京时间6月16日,IE浏览器正式退役。接替该浏览器的Edge在社交媒体上回顾了IE一度的辉煌:它伴随着微软历史上最成功的操作系统之一Windows 95而成长,作为Windows 95的默认浏览器,仅用三年就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的头把交椅,更在2003年走上巅峰,达到全球市场的95%。

       从1995年至今,浏览器都快进入而立之年了。同近30年前相比,网络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令人惊异的是,浏览器自身却没有多大改观。回想起1996年11月,我为《三联生活周刊》撰写的封面故事《1996年环球第一商战》中,曾经把微软和网景的浏览器大战视为当年商业世界的头等大事,谁能预测到,数年的光景,网景已被人们遗忘,而那场看似要改变整个信息时代的商战,现在竟然了无痕迹?我有点脸红自己当年的幼稚;不过转念一想,幼稚的是否可能是浏览器厂商呢?  引发全球互联网风暴的最初革命,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发生在高科技的硅谷,而是发生在充满乡土气息的美国中西部。革命的核心人物马克·安迪森当时是伊利诺伊大学的学生,按照他的说法,他当时所处的环境“三面是农田,一面是养猪场”,听上去不像是一个可以诞生传奇的地方。
 

  然而,就是在这个地方,世界感受到了日后将掀起滔天巨浪的技术海啸的第一丝咸的气息。1993年4月,一个被称作Mosaic的软件在伊利诺斯大学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问世,它的用处是浏览一个被称作“万维网”的学术网络。三年后,我在《网络为王》一书中兴奋地写道:“Mosaic不必按上下顺序工作,你可以在链接和链接之间跳来跳去,阅读、聆听、观察打印或者保存你得到的各种形式的信息。它的最终效果相当于打开了一个‘虚拟的图书馆’,它囊括了许多学科领域中的大量资料,并且使用户能够通过鼠标获取。超媒体文档的彩色图形和音频给生活带来了形象化的、直观的、有价值的信息。”“Mosaic被认为是网络计算的第一个‘迷人的应用程序’(killer app),这种应用能够极大地推进或拓宽计算机作为日常生活工具的用途,它对消费者拥有莫大的吸引力,足以提供市场动力并使自身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发明。……万维网日益成为Internet上最受用户青睐的一部分,由于它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不久的将来,Mosaic及其后续浏览软件将会成为访问全球范围信息的普遍使用的工具。因此,万维网和浏览器家喻户晓的时代即将来临。”


  安迪森在完成Mosaic杰作后,创立了网景公司,而正是网景1995年的上市引发了华尔街对网络的空前狂热。然后,仅仅三年的工夫,网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打下的天下被微软一手攫取,最终不得不委身于美国在线。再以后,微软在浏览器市场雄霸一方,直到网景的溃败导致美国司法部对微软兴讼――不过还是以微软的胜利而告终。

网景的兴衰史,对今天的网民已成遥远的过去,尽管浏览器构成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浏览器之战更是化作尘烟,但作为“信息时代新型商战的第一次公演”(这是我在上述《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故事中的一句评语――仔细想了一番之后,我觉得这个评语仍然正确),它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教训。
网络浏览器是一个“平台”(platform),而控制平台是每一家软件公司玩命要做的事情。在那篇《1996年环球第一商战》中,我曾经这样描述:“浏览器具有成为下一代视窗的潜力,它将不仅能够从Internet上获取信息、启动程序,还可以在企业网络上、甚至用户的个人机上这样做。与视窗相比,浏览器是更好的处理文件的工具。安迪森因此说:‘5到10年后,你回首往事时会感到纳闷:视窗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如果人们不需要视窗,那将置微软于何地?”难怪微软动用了所有资源,包括14亿美元的研发资金、2万名员工、在操作系统内牢牢在握的胜利,以及众多的软件用户,来和网景打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  但是,只要是微软进入的领域,我们大概都可以想象其中的情形。微软对浏览器软件平台的控制既是一个福音,也是一个诅咒。即使微软的仇敌安迪森也承认,在将浏览器变成大众生活工具方面,微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在微软的强势霸权下,浏览器的发展也被冻结了。自从微软在浏览器市场获胜以后,浏览器的外观、感觉和功能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变化,这证实了许多微软批评家的看法:作为市场巨无霸的微软缺乏创新的动力。就连Edge浏览器也在微博上自嘲说:“如今比起IE本身,更火的可能是黑IE的meme。”

 

          然而,在浏览器停滞不前的时候,网络却一日千里。网络积聚的信息呈几何级数增长,但浏览器没有发展出任何新的导航技术帮助用户沙里淘金。“收藏夹”和“后退”、“前进”键一直是网络冲浪者仅有的帮助工具。而且,网络已由一个以文字为主的空间变成充满音频和视频内容的多媒体宝库。但假如你想打开这些音/视频文档,就必须调用相应的不同软件。浏览器也不适应大行其道的移动互联网。对于便携的移动设备来讲,浏览器的容量太大了。

       与此同时,技术界人士依然在梦想一个像当年Mosaic那样的突破。微软的Edge能构成这样的突破么?我自己早就弃IE而改用Chrome了。微软使用开源 Chromium 项目从头开始重建 Edge,与谷歌 Chrome 浏览器基于相同的代码库。“Being on the edge of consuming and creating”(站在消费和创造的前沿)。这句话是 Edge 浏览器名字的来源,真心希望未来它能秉承这一思想,使浏览器的界面更为灵活友好。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诸位网友们,上网时还是老老实实按你的“后退”键吧。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