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我用爱来表达对某一种力量的反对”

“我用爱来表达对某一种力量的反对”

http://www.dw.de/%E6%88%91%E7%94%A8%E7%88%B1%E6%9D%A5%E8%A1%A8%E8%BE%BE%E5%AF%B9%E6%9F%90%E4%B8%80%E7%A7%8D%E5%8A%9B%E9%87%8F%E7%9A%84%E5%8F%8D%E5%AF%B9/a-16796064


新闻报道

“我用爱来表达对某一种力量的反对”


知名作家李承鹏获得本届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最佳博客奖,在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这位民间意见领袖谈到自己如何用爱去表达反对、如何看待自己受到的刁难以及对写作的坚持。

 

德国之声:首先祝贺您获得2013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最佳博客奖,这其实也是我们博客大赛中最重要的一个奖项。获得这个奖对您来说有什么意义?

李承鹏:很开心。因为过去我在国内评奖的时候,常常在最后关头很奇妙地落选。这可能是我近年来获得的少数几个重要奖项之一。一个作家不需要用奖项来说明自己,但可以用之说明其他。正是因为在国内无法获得任何奖,所以我对德国之声的这个奖格外珍惜。因为说出真话的作家其实是比较艰难的。

 

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的中文评委胡泳说,李承鹏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榜样,让年轻人有勇气站出来反对审查。评委会对于您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新书签售会上沉默登场,戴上黑口罩,身穿印有"我爱你们"字样的白体恤衫的场景印象非常深刻。也有人说,您已经成为了一种"新抗议文化"的象征,不是泛泛而论地去批评去反对,而是寻找具体的事实和论据。对于这些评价,您有何看法?

表达反对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表达不同的观点,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去反对。我选择的还是以文明的方式去反对。"我爱你们",我用爱来表达对某一种力量的反对。而不是去镇压、肃清、消灭对手。所以,用爱来反对是我最近非常重视的。中国现在很流行一个说法"正能量",所以我想,只要是人类,不管是德国、丹麦、阿根廷,还是中国、柬埔寨,爱永远是一个不变的话题。我们发出很多反对的声音,我们作出很多行动,实质上都是关于什么是爱、怎样得到爱以及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应有的爱。

 

李承鹏新浪博客截图

 

但即使是以爱为出发点的批评或抗议,仍然会给您带来一些麻烦,您对此如何面对?

最近60多年来中国太缺乏爱了。我们经历了"反右"、大饥荒、文革、八九,各种各样的斗争。而当爱来临的时候,反而会有人不适应,问:你为什么要说你爱我们,你有什么目的?当他们得到爱的讯息时,却觉得慌乱,认为这个爱如此的可疑。这更证明他们太需要爱了。

 

您刚去过雅安地震灾区,却因为究竟帐篷有没有送到相关的村里受到某些人的质疑。虽然您已经拿出了事实依据来证明自己,但作为民间力量去灾区帮一把手却惹来奇怪的官司,您有何感想?这次雅安地震灾后的救援情况和08年汶川地震之后有何不同?

 

点击收听采访录音

 

08年民间的救援力量起到了很大作用,包括对遇难者人数的调查。这给官方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因此当雅安地震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以高度紧张的姿态面对民间救援力量,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有一天早上,我们的民间救援队被电话吵醒,来了一车的警察,要查我们的身份、介绍信,问我们来干什么。包括当所有的村民和捐赠者本人都可以作证,我们确实送了498顶帐篷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特别奇怪的声音。其实看过所有证据的人都觉得此事无争议。所以说这种管控手段已经到了一种很荒诞无力的程度。它认为它自己的红十字会干这种事情,我们就一定也会干这种事情,我指的是克扣捐赠物资这样的行为。这个风波完全是一个娱乐节目。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反映出中国的民间力量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也面临着一定的阻力。您对于民间社会的发展前景有何预测?

雪山上的水融化之后迟早要流向大海,中间有多少高山峻岭都无法阻挡。民间的力量这么大,其实我非常建议政府和民间合作,而不是派出水军蓄意地抹黑。因为你无法抹黑,在抹黑的同时无形中证明了我们的清白。我其实也在表扬这届政府,比08年的时候,至少在地震之后调动军队和警察的速度快了很多,他们也有很多感人的表现。但我想作为一个作家,我必须要提出一些指正。不能全部由官方来统领救援,因为按照国际惯例,民间NGO其实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政府如果不尊重民间力量,会给自己也制造救援的困难。特别是我想最好不要让警察来敲我们的门,呵斥我们,这样会伤害公民的尊民和权利。

 

您在新浪微博上拥有700多万粉丝。您发布或者转发的博文也常常遭到当局的删锁。本届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的最佳技术革新奖就颁发给了一个中文网站"自由微博",它可以显示被屏蔽的新浪微博内容。您对这样的尝试作何评价?

技术推动民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无需多言。

 

德国之声将邀请您到波恩来,届时您将有机会与获得博客大赛奖项的其他国家(尤其是同样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国家)的博客作者进行交流。您希望通过和他们的对话得到怎样的收获?

我很期待。首先,人都有寻找同类的动力,很多人不能真正自由的说话,或者只能在专制的缝隙中寻找自由才能说话,这样的同类我很希望了解到他们如何突破墙的方法。其次,我希望倾听他们的观点。作家本身并不代表正确,只是代表对正确的寻找,我想跟其他国家的作者交流可以给我带来很大的提升。对前一个问题我在这里还可以补充一句:专制无所不能,除了技术。哪怕是朝鲜,也面临着新技术对其政权的冲击。


采访记者:雨涵

责编:洪沙

DW.DE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