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伴随着互联网的流行,网络科学也从少数人的研究流域变成了大众希望了解的流行内容。语言学家、生物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都在试图建立有关人类互联的统计模型和理论。他们做得好的时候,会弄出极为漂亮的网络运行图;做得不好的时候,则像是用唬人的分析手法在忽悠。畅销作家们也在赶这趟车,因为谈论网络科学似乎既时髦,又可以招揽听众。理查德·库奇(Richard Koch)和格雷格·洛克伍德(Greg Lockwood)的著作《超级联络:网络的力量》(Superconnect: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Networks and the Strength of Weak Links)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
 
库奇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提出“80/20法则”而知名,这个法则是说,20%的投入会得到80%的产出。当然这也不是他的发明,该法则建立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的理论之上。帕累托最初在1906年观察到意大利20%的人口拥有80%的财产,他循此做了相关推演,而库奇把这个法则应用在商业上,变成了商业畅销书的题目。
 
“80/20法则”,更通俗的叫法是“二八定律”,也因发明者的缘故而被称为“帕累托法则”。这一法则在人类社会的很多方面有广泛的应用。如80%的劳动成果取决于20%的前期努力、20%的人做了80%的工作、80%的销量来自20%的客户,或者20%的维基人贡献了80%的维基条目等等。
 
毫不奇怪,库奇和他的合作者在《超级联络》一书中再次谈到“二八定律”,指出网络市场的真实情况是所谓的幂律分布,其特性是少部分事物拥有高的集中度,而大多数其他事物则只占有相对很少的比例。幂律分布遵循的正是80/20模式,80%的现象或者结果由20%的人或原因产生。所以,在其他人高叫网络的民主化的时候,库奇和洛克伍德认为,实际上,互联网可能带来更大的品牌轰动和更高的品牌集中。
 
例如,在互联网上,谷歌被链接到其他网站或网页的次数,要比几乎所有其他网站构成的“长尾”多几百万次——相比之下,其他网站的链接少得可怜。换句话说,网络趋向于集中,一些联络枢纽非常重要,但大多数联络枢纽几乎无关紧要。《超级联络》引用网络科学家阿尔伯特—拉兹洛•巴拉巴斯(Albert-Laszlo Barabasi)和雷卡•艾伯特(Reka Albert)的研究结论说,网络中的连通性不是随机的或者民主的,也不是分散分布或广泛共享的,而是垄断式的。因此,虽然长尾是很有趣的,但绝大多数收入集中在头部。这是企业必须学会的一个教训:尽管你可以采用长尾战略,你最好还是有一个头部战略,因为这里是全部收入的所在。
 
《超级联络》对网络科学做了简明扼要的普及工作。网络是由三个关键成分构成的,它们自古以来就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存在着,然而却在最近的几十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第一个出现的网络元素是紧密联系。紧密联系由我们与周边的人的强联系构成——例如,我们长久相伴的朋友、家人和同事。紧密联系对于我们的情感幸福而言是必不可少的;但仅有紧密联系却是远远不够的。一个违背本能的现实情形是,如果我们过度地依赖紧密联系,甚至具有某种危险性。那些完全或主要依赖于紧密联系的人往往是孤立的,他们不了解很多有价值的信息,而且无法改善他们的生活。在贫困社区,处处都要依赖于紧密联系,而富人或中等收入的群体则不是这样。
 
与之相对的第二个网络元素是弱联系,它的力量仅仅是最近几十年才变得显著。弱联系是我们与谈不上是朋友的相识者之间的联系。他们包括朋友的朋友,疏远的邻居,或是过去曾经紧密联系但现在几乎失去联系的人,也包括我们每天偶然遇到或将要遇到的陌生人和认识的人。他们构成了我们生活的背景,但在网络世界里,弱联系大量存在,而且是最强大和具有创造性的力量。我们常常会发现,偶然间获得的信息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与我们不甚熟悉或刚刚认识的人,有可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幸福。与强联系相比,那些我们常常遗忘的友好的熟人和疏远的联系会带来知识、机会和创新,使我们的生活更加精彩而充实。
 
第三个网络元素由联络枢纽构成。可以把它想象为许多弱联系或紧密联系的汇聚地。不同群体的人们因为共同的目的联系起来,包括家庭、企业、社团、族群和国家。人们可以在生活中加入各种各样的枢纽中,也有权塑造和改变枢纽,或者启动属于我们自己的枢纽。
 
两位作者竭力主张的是,离开你的正常枢纽,虽然它能够提供安全与熟悉感,而在你的网络中经由常常被忽视的联系,去探索那些跨界和交叉的地方。选择可以广泛接触不同的人和主意的工作、活动与场所,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为有趣、更加自我导向,也因之更能够创造价值。
 
最终,个人必须学会面对一个巨大的范式转变:无论工作、生活或休闲,我们曾经主要靠组织来联络——企业、专业协会、俱乐部社团和旅游公司。然而,我们现在的联络,正越来越多地依靠个人活动、网上联系与自发的网下会晤,以及与熟人、朋友的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偶然碰面。个人积极地规划自己的生活,独立于现有机构或组建非正式的团体,社会变得更具流动性、更加不可预测、自由发展、无拘无束。我们正迎来一个有机而个人化的未来,它有着同样重要的两翼:网络个体化,个体网络化。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