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栩然:论点赞

胡栩然:论点赞

文 | 胡栩然 
 
点赞之交,真正可怕的不是表达上的模糊,而是情感上的淡化
 
当你想表露对一个人的欣赏和赞扬时,你会怎么做呢?是大大方方地抿嘴一笑,还是别别扭扭把脸别开不敢直视,眼里跳动着羡慕的光?还是脸庞被找到知音的喜悦打亮?说的也许是滔滔不绝的优点清单,也可能是三两句肺腑真言,这一切的情态与言语,现在只需要手指轻轻一点就能表达。
 
点赞,一个竖起拇指的符号,一种当今特有的表达方式。表达方式给谁用?当然是人。表达什么?快乐,艳羡,共鸣,敬服,心头千言,满腹欲说还休,都凝在这么个小小的图标里了。
 
王羲之说:“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人类情感与精神之所寄,也许经年不改,但表达方式却因时代而有不同的模样。既有不同,便自分出优劣高低。评判标准不外是哪个能用更简洁的语言表达更复杂的情感,能引起人们心中更深沉的共鸣与凝思。我们不妨设想,唐朝时的大V李白,有个小迷弟杜甫。李白写诗了,杜甫就写:“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李白发条流放夜郎的动态,杜甫立刻就跟:“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那时候的朋友圈流行写诗,字斟句酌,情真意切。每一首都把所有哀思欢喜熬成香气,把自己心尖上开的一朵花、停的一滴露捧给别人看。但是放在现在,估计李白只会收获杜甫的一堆赞。也许有一天,后世翻阅我们的生活行迹,只能在满屏拇指和心形中妄自猜测发这个的人当时是心中嗤笑还是满脸揶揄。
 
然而真正可怕的不是表达上的模糊,而是情感上的淡化。中文之所以博大精深,语文阅读之所以能出那么多不明所以的阅读题,所有心照不宣与朦胧诗意,都来自我们语言所承载的深浅情味。一声苦笑,一把怦然,一抹动容。背后的无数辗转坎坷,生命中庞杂的荒芜与热烈,岂能被如此短短两字轻轻写就?“点赞”背不动这些,只能轻轻“点”出没有情感的沉淀。“一切尽在不言中”不过是冰冷的沉默。有了情感,有了表达,才会有交流。基于点赞的交流会如何呢?也许以后继“君子之交”“刎颈之交”之后又会出现“点赞之交”,也许,这种表达方式会像病毒蔓延,麻木人的感官,总有一天我们不能与李白看到同样的月亮。
 
说这些东西并不是想批判,毕竟“人们动不动就谈论美,美被成百上千的琐屑享用,由此被剥夺了尊严”。使月亮或六便士成为它们自己的从来不是别的,而是人。只有人借习惯忘却生命的神圣,也只有人能在宇宙中凭情感无往不胜。如果说点赞会显得敷衍或庄严,那也一定取决于背后发的人是漫不经心还是郑重其事。赋予意义或剥夺尊严,只有人类自己能做到,将琐碎变珍贵,将社交化作仪式。
 
那一切我无法预测评判,我只能说:都看到这儿了,不点个赞吗?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