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胡泳 > 胡泳 | 被火爆的“元宇宙”,小心重蹈覆辙

胡泳 | 被火爆的“元宇宙”,小心重蹈覆辙

作者 |  胡泳  苇草智酷创始合伙人、苇草智酷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编者按:前不久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更名为“Meta”,进军元宇宙。 “元宇宙”正引发思想界、科技界、资本界、企业界、文化界的关注。2021年11月6日,苇草智酷策划了智酷沙龙119期“互联网太卷了 我们需要元宇宙”主题分享,邀请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进行点评。

2021年11月6日,区块链和数字经济学者吴桐主题分享“互联网太卷了 我们需要元宇宙”

虽然我们都不喜欢大互联网公司,但是在现实当中,包括Web 3.0等对当下互联网的不满,想重新改写,其实都会遇到如何对抗大互联网公司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提理想,比如数据还给用户,产生价值,但怎么不重蹈覆辙?因为之前的历史已经证明,我们当年也都是欢呼去中心化、民主化等等。但后面发现它走的完全是另一个层面,人类怎么能不重蹈古典互联网的覆辙,其实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待解。

我就简单谈两点困惑:

第一点,元宇宙就跟互联网当年席卷一切一样,背后都是一种技术强有力的话语。我们看似在用技术来涵盖一切,但我觉得这里正好是有一个相反的方向,对技术的定义越来越窄。当我们讲技术公司控制我们生活的时候,我们根本不是在谈论实体工业,也不是在谈论医疗产业,谈的却是Facebook如何,微信如何。这些标志着现在当代生活的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对技术的定义已经空前缩水。这种缩小并不是偶然,而是现在把技术定义为一种快速变化的技术,其他的技术都被我们过滤掉。所以就产生一种我们对其他领域的进展十分失望,也不太相信那些领域可能存在的一个更大的可能性。我认为元宇宙把很多希望都寄托在这里,这个东西等同于技术的窄定义。

这就表明说,人类现在面临很多的问题,但我们解决自身面临问题的视野其实是非常窄的,我觉得可能会产生一个很严重的后果,这是我第一点想说的。

第二点,吴桐给了一个很简单的定义——元宇宙就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运行的数字世界。这个定义既精准又不是很精准。精准的是,它肯定是一个平行与现实世界的世界;不精准在于,其实平行于现实世界的数字世界,它的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现实世界去往那个世界?然后吴桐给了一个答案说,可能重启人生。我觉得重启人生这事情很大,非常大,可能大于所谓在里头去进行封疆裂土,去做西部的开拓。因为不仅是一个商业的问题,变成人类社会往哪里走的问题,因为你要重启人生。

我们会遇到这样一个情况:通过VR进入到一个大型的替代性的数字模拟环境,也就是所谓的元宇宙中,然后假装过上美好的生活,但其实像《雪崩》的男主角,实际上是住在一个破旧的海运的集装箱里。

这里就会产生两个问题:第一个,未来有关现实世界和数字世界的价值,会产生一个很大的争论,不能够把元宇宙描述为价值的唯一来源。

第二个,人是不是真的想在一个身临其境的虚拟模拟当中度过他们的大部分生活?这个我也不知道。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里面是不是有可以释放的希望,是个更大的问题。我就想说这么两点。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观看直播回放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