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电视节目曾经是一个备受期待的社会事件,现在变成了一个无处不在的环境因素”

刷剧(binge-watching),是按需点播流媒体网站和社交媒体的产物。在此之前,观众必须在电视剧集播出时逐集消费,或是购买盒装DVD实现一次观看许多剧集,但这往往意味着要等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现在,电视网正在将整季节目一次性推送到Netflix等平台。

网络公司正在为较小的观众开发利基节目,并通过新的平台进行分销和再分销,从而挤占传统电视市场获得发展。Hulu、Netflix、YouTube和HBO GO开创了新的观看形式,成为创新商业交易的催化剂。

这改变了电视内容的性质与结构。在电视中,叙事一直是内容交付机制的产物。为什么要制造悬念?因为你将在下周收看。为什么节目多为半小时或一小时?因为实时观看需要可预测的时间表。为什么情节具有多幕结构?因为需要为广告留出空间。

打破了这些限制,编剧们得以开发出比以前更深入、更复杂的故事情节。过去,冗长而繁复的故事情节属于电子游戏的范畴,而现在我们在电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种类型的故事。像《朽木》(Deadwood)这样的HBO剧集,抛弃了电视网的广告时间和内容限制,就好像狄更斯的连载小说。甚至可以说,观看流媒体剧集更像是阅读一本书,打破电视的“时间暴政”,完全按自己的时间安排来观剧。

但它也类似于视频游戏,因为刷剧是沉浸式的,完全由用户控制。它创造了一种被卷入节目并让它在你身上冲刷数小时的麻醉感。观看默认设置为“播放下一集”,操作非常简单,甚至可以变成一场比赛:你的朋友们每小时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他们的刷剧进度,每一集似乎都变成了一个解锁关卡。

这一切的起始都是因为Netflix于2007年创新性地通过互联网对电影和电视节目进行流式传输。Netflix开始在其无限的货架空间中存放似乎每一张问世的 DVD,吸引了最热情的电影爱好者。随着它渐渐转型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曾经不过是向它授权的媒体公司发现自己成了它的竞争对手。该公司靠打破常规赢得了用户的忠诚度,其整体收视率持续增长,而美国付费电视家庭用户的数量自 2015 年以来下跌15%,且这种流失还在加速。到2019年,这家流媒体巨头已在全球190个国家拥有约1.67亿用户。

2013年,Netflix一次性推出政治惊悚片《纸牌屋》的全部十集,开创了“狂欢式观看”也就是刷剧的概念。此后,动画、儿童节目、真人秀——所有类型都成为Netflix的目标。一家单一公司在全球娱乐业的异军突起让许多好莱坞人士深夜难眠,更不用说影院所有者、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提供商以及其他传统从业者了。

在早期阶段,Netflix制作自己的原创内容之前,关键性的东西并非是它提供什么内容,而是它提供内容的方式。订阅者无需等待数月即可在自家客厅观看工作室品质的电影。他们不必坐下来看广告,或苦熬一个星期来让新节目系列的每一集点亮自己的屏幕。他们可以跳过节目的开场白,或点击按钮进入下一集。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提供商从未向观众提供过这些无摩擦的功能,使得付费电视落后流媒体平台许多年。

此外,观众如何参与电视节目,以及如何围绕电视进行互动,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电视发展的最初几十年里,观看电视是一项被安排好的活动,在私人住宅和公共场所都能吸引到一群人。节目是这种聚会的推动力,而看电视是那些坐在客厅里或面对酒吧电视机的人的主要活动。电视节目曾经是一个备受期待的社会事件,现在变成了一个无处不在的环境因素。

随着这些新机制的发展,电视与观众之间建立了新的关系。传统的电视假设你的时间很匮乏,而且你基本是在睡前会花费几个小时看电视。流媒体服务的假设完全不同:它们想要随时随地拥有你的空闲时间(旅行,假期,周末)。也因此,流媒体电视不仅仅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而且是一种新的文类(genre,此处借用文学批评术语,意指某一媒介样式遵循一套相对固定的惯例或者规则)。

 
话题:



0

推荐

胡泳

胡泳

642篇文章 1次访问 4小时前更新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中国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网络传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理事。国内最早从事互联网和新媒体研究的人士之一,有多种著作及译作,是推动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的最有影响的启蒙者之一。欢迎关注胡泳的微信公号:beingdigital,讨论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