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7月26日 15:47

胡泳:技术并不中立,而有特定目的——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五

胡泳:技术并不中立,而有特定目的——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五 技术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中立,因为它是有方向性的,它通过增加选择或者改变过程而指向某种特定的方向。   文章导览   技术的方向性与中立性   一类人认为技术具有方向性——它会改变它所触及的文化;另一类人认为技术是中立的,相信我们看到的变化是由于文化内部的力量而不是技术造成的。   发明者和设计者偏好价值中立   价值中立论给了发明家和工程师等很大的帮助,似乎免除了他们对自身发明物所引发的...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9日 20:00

胡泳:女人为什么而写作

胡泳:女人为什么而写作 为什么女人总是很穷?妇女一直都很贫穷,不仅仅是最近200年,而是自古以来   《小妇人》一开头就写道:“没有礼物的圣诞节就不是圣诞节。贫穷真可怕!有些女孩子拥有很多漂亮的东西,而另外一些却什么都没有,这是不公平的。” 《小妇人》电影海报(格蕾塔·葛韦格2019年执导版)   读到这段的第一感觉是,这本书是关于钱的。作者路易莎·梅·奥尔科特的生活可以证明,她一生都在和钱搏斗。这部小说常被改变成各种电...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3日 11:20

胡泳 | 贝佐斯:想大事,但从小事干起

胡泳 | 贝佐斯:想大事,但从小事干起 从贝佐斯的经历中创业者可以学到什么?寻求少有人知的洞见。尽早进入新兴行业。最重要的是,努力解决大市场中的问题。   每当经济面临又一场强震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先知先觉者先于所有的人察觉到地壳的轻微颤动,并因此行动起来,而这样的行动看上去是那么鲁莽,甚至有些愚蠢。经营渡船的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瞥见铁路的妙处,迅速转航,终成一代铁路巨头;小托马斯·沃森(Thomas Watson Jr.)在人们尚不知计算...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05日 22:36

胡泳:平凡的生活欲求着

胡泳:平凡的生活欲求着 生活,就是不断从灵感的柏拉图转到明智的亚里士多德,避免疯狂与厌倦   海德格尔提到所谓“诗意的栖居”,但诗意,其实是需要警惕的。诗歌一直自认为是对世界进行判断、自我陶醉和自行公义的领地,所以雪莱才会说,诗人是世界的最终立法者。   在米兰•昆德拉看来,诗人的思维与极权同构,二者都蔑视凡庸的生活,追求崇高的人生意义,这些意义对他们来说是确凿无疑的。昆德拉把斯大林恐怖时代的特性描绘为“刽子手和诗人的...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4日 22:46

胡泳:原生者与再生者

胡泳: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地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验之后才这样做的。   在《沉重的肉身》里,非常喜欢的一段话是:“经过身心俱粹的震颤的身体灵魂没有改变对美好的幸福的信赖,没有归于虚寂,它仍然是还会受伤的爱,只不过情感的单纯在经历过伤害后成了复杂的单纯。” 01 信仰系统与认知架构   威廉·詹姆斯曾经提出过应该把原生者(Once-b...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1日 15:48

胡泳:21世纪,人类历史的枢纽期

胡泳:21世纪,人类历史的枢纽期 量子理论告诉我们,不可预测性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也许它也为我们如何面对未来提供了一个教训——通过负责任的计划,同时也包含未来的不确定性,人类可以提高为未来做好准备的几率   英国作家伊安·莫蒂默(Ian Mortimer)的书《变革的世纪》中,讨论了这样一个问题:哪个世纪我们看到的变革最多?莫蒂默认为,11世纪最重要的东西是城堡,12世纪是法律和秩序,13世纪最重要的发明是市场,14世纪最大的变化是瘟疫(当时黑死病横扫...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4日 16:45

​胡泳:数字时代,你还在记日记吗?

​胡泳:数字时代,你还在记日记吗? 康奈尔大学的李•汉弗莱通过对信件、日记和其他前数字时代的表达手段的研究发现,如果放眼一段更长的历史时期,单向的、广播式的“大众媒体”并不是标准现象,相反,人际的、多方向的沟通才是主流——就像现在的博客、Twitter和Facebook一样。媒体从来就是个人化的和社会性的。换言之,当我们以为自己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沟通方式时,我们其实是在重返过去。   汉弗莱说,直到最近一百年来,日记才被视为私人惯例。在19世纪晚期,...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3日 09:00

从“信息高速公路”到“未来媒体”的认知跃迁——中国新媒体25周年(上)

从“信息高速公路”到“未来媒体”的认知跃迁——中国新媒体25周年(上) 摘 要   “新媒体”是一个具有相对性的伞形概念。在过去的25年间,它被用于概括互联网进入中国至今层出不穷的衍生技术和应用,其涵义是流动的,每个世代的人都对何为“新”,甚至何为“媒体”有不同的理解;这种理解的多样性折射在语言表达中,即催生了“新媒体”语域中的诸多子概念,包括信息高速公路、第四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移动互联网、智慧媒体、未来媒体等。在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不同的子概念总在与技术发展的现...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3日 08:55

从“信息高速公路”到“未来媒体”的认知跃迁——中国新媒体25周年(下)

从“信息高速公路”到“未来媒体”的认知跃迁——中国新媒体25周年(下) 文 | 胡泳 陈秋心 1999年2月腾讯推出的Tencent OICQ 99a Build 1005被认为是QQ的初始版本,彼时在线用户不到2万人   四 移动互联网:靠近互联网的本质   Web 2.0概念的精髓,很快由移动互联网承续下来——以致于如今很多人直接将两者等同为一体。2009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3张第三代移动通信(3G)牌照,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3G时代。一同来临的是硬件终端的突破式革新——智能手机...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03日 10:31

胡泳:科技帝国的新伦理——重新思考数字化之四

胡泳:科技帝国的新伦理——重新思考数字化之四   扎克伯格终于承认了关于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的一个最令人不安的事实。人们分享了更多的信息,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大家也分享了理解,也不意味着人们越来越紧密了。   文 / 胡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文章导览   Facebook效应   Facebook也许是历史上由完全不同的人聚合在一起的形成速度最快的团体。   阿里的镜鉴   十年倏忽而逝。马云未能兑现当初的承诺,没人听到他分享的故事。   问...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31日 09:25

胡泳:为什么在家务劳动这件事上,永远达不到性别平等?

胡泳:为什么在家务劳动这件事上,永远达不到性别平等?   以前我太太总和我说,家务劳动会使人变傻。傻到一朵飘落的叶子砸在头上,肉身都会解体。   我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做家务。我试图列一个最讨厌的家务活单子:吸尘很费时,而且超累。套被子和换床单也不轻松,我总把这件事推迟到睡觉前。擦灶台怎么样?似乎也可以排进前三。那么,刷马桶呢?清洗水槽呢?清洁抽油烟机呢?   我一边干,一边琢磨:究竟为什么家务劳动如此难以忍受?某些特定的家务显然相当...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27日 13:00

胡泳 郝亚洲 | 当麦克卢汉驾上特斯拉

胡泳 郝亚洲 | 当麦克卢汉驾上特斯拉 胡按:自即日起,将连载胡泳、郝亚洲撰写的系列文章《汽车的故事》,敬呈钧览,欢迎指正。   汽车的故事(一)     汽车如何死去,或化为“艺术形式”   1902年6月22日的《纽约时报》刊登过这样一篇文章,《汽车,城市消费的新热点》。汽车在美国刚刚流行,尤其是在商用汽车领域,电动车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当时,还并存着蒸汽动力汽车和燃油汽车。 1895年的电动汽车   但电动汽车的上升势头并没有保...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21日 11:48

胡泳:互联网作为知识媒介

胡泳:互联网作为知识媒介

互联网作为一种可以在广泛的知识领域中寻求信息的工具,可以促进更多的有意学习、偶然学习,同时锻炼学习者的批判性思考能力。从知识的角度看,互联网也改变了知识的性质。

 

这意味着,传统学科之间的界限正在消散,代表知识的传统方式(书籍、学术论文等)变得不那么重要,传统学者或专家的作用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大众传播学者长期以来一直研究“知识鸿沟”(knowledge gap)现象,该现象首先由...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14日 11:00

朱政德 胡泳|微信平台何以建构数字童工的例外状态? ——对浙江省织里镇“童漂”群体的民族志研究(下)

朱政德 胡泳|微信平台何以建构数字童工的例外状态? ——对浙江省织里镇“童漂”群体的民族志研究(下)

前文链接:朱政德 胡泳|微信平台何以建构数字童工的例外状态?(上) 

 四、研究发现

在“童漂”进入弹性雇佣关系的过程中,微信时刻发挥着人资平台的作用。“童漂”家长对织里电商了解不多,普遍借助微信的中介逻辑通过群聊、私聊触及地下掮客,线上议定工资与拍摄日程。地下掮客同样借助微信的中介逻辑,将旗下“童漂”的模卡(体貌数据牌)发付多个电商拣选,待价而沽,从出价较高的电商处获得自身劳务费和用来支付“童漂”...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13日 09:56

朱政德 胡泳|微信平台何以建构数字童工的例外状态? ——对浙江省织里镇“童漂”群体的民族志研究(上)

朱政德 胡泳|微信平台何以建构数字童工的例外状态? ——对浙江省织里镇“童漂”群体的民族志研究(上)

摘  要:“互联网+”使数字劳动遍布各产业,不断拓宽数字劳工外延。本文以肇端浙江织里的重大舆情事件“妞妞案”为分析案例,基于“新自由主义式例外”理论,用民族志研究诠释微信平台何以建构“童漂”的例外状态。首先梳理童工概念三指标,论证微信平台能借中介逻辑混淆边界,使例外状态成为可能。随后依托在织里所获经验材料,详析微信平台何以借中介逻辑压缩空间、时间、社会距离,混淆或解构童工概念三指标划定的边界,将“童...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30日 13:07

胡泳:大众媒体只是历史的一个“插入语”

胡泳:大众媒体只是历史的一个“插入语” 来到今天这个回归、提升、逆转并行发生的新媒介环境中,倒回去看大众媒体,或许只是历史性的昙花一现。   我们曾经如此习惯于由大型报纸和电视网构成的“大众媒体”世界,以至于将其看做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大众媒体会不会只是历史上的一个异常现象呢?   汤姆·斯丹达奇曾在《经济学人》杂志上撰写了一系列有关数字媒体的本质的文章,认为社交媒体和所谓的“网络化新闻”(networked journalism)的互联性,不过映射了...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27日 21:27

胡泳:社会包容视角下的数字鸿沟问题

胡泳:社会包容视角下的数字鸿沟问题 《新闻与写作》2020年第10期封面专题“新数字鸿沟:思考与对策”卷首语   大约从互联网成为当代社会不可或缺的工具与应用之时,人们就开始谈论所谓“数字鸿沟”了。对这一鸿沟,惯常的理解是,它是一种在获取、使用或影响信息和通信技术(ICT)方面的经济与社会不平等现象。从一个国家内部来看,它可能是指个人、家庭、社会群体或地理区域之间的不平等,它们通常处于不同的社会经济水平或其他人口统计类别下。   经过了这么...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20日 21:36

胡泳:数字化过后,又怎么样?——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三

胡泳:数字化过后,又怎么样?——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三 那个问题依然幽灵般地纠缠着我们:为了什么?——去向何处?——过后,又怎么样? “ 疫情加速了个体的数字化生存,似乎我们除了数字生活,别无其他生活。”   “ 如果我们在现实中确实缺席,在网络中是不是真正在场?今天的每一个人都永远生活在别处。”   “ 随着互联网分裂为一系列相对隔离的巴尔干化的本地数据网,所谓‘全球互联网’已濒临死亡。”   “今天数字化生存的背后也是个人在大平台控制时代的生存...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11日 10:02

胡泳 | 加速是一种不同的运动

胡泳 | 加速是一种不同的运动

收入越高、教育水平越高,就越容易被速度挤压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感受到60年代快节奏的社会变化给人们带来的焦虑,阿尔文·托夫勒决定花五年时间研究这些变化的内在原因。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的圣言妙谛,我们的时代则被命名为信息时代。这个时代很早就在悄悄侵袭工业时代,但这一变化并没有对公众意识产生巨大冲击,直到托夫勒成为这个时代的大祭司。   托夫勒相信,大多数社会问题本质上都源于“未来的冲...

阅读全文>>
2021年04月05日 15:45

胡泳 | 家庭作业不可承受之重

胡泳 | 家庭作业不可承受之重

有政协委员提案建议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推迟小学放学时间,让学生做完作业再回家。这个建议在我所在的一个教授群里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认为,小学生就是应该玩;也有人说,考试制度不改革,取消家庭作业,就连家长都不答应。

这注定是一个所有人都有话想说、但说出来的话很可能针锋相对的议题。

在中国大部分城市,人们公认“工作最辛苦的人是中小学生”,他们沉重的书包里装的不仅仅是学校的课本,还包括难以数计的各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