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12月20日 09:34

从山寨到创客

从山寨到创客
从文化的角度,山寨的反叛代表一系列东西:反叛大公司,同时反叛领先品牌、价格昂贵的产品,反叛主流文化。其整个产业链组合过程,深具“后福特主义”气质。
 
从山寨之都到创客之城
 
无论是讨论山寨还是创客,我们都把聚焦点放在深圳。如果你去过华强北,你会发现它的旗号不是“深圳华强北”,而是“中国华强北”,因为其辐射力远远超过深圳,中国官方给它的认证是“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是始于1988年的电子市场,现在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有许多数字证明其规模之大:比如60万从业者,日客流量50万人次......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3日 15:08

社交替代假说

社交替代假说
电视收看时间令人惊讶的增长如何导致其他活动、尤其是社交活动被取代,这方面已经有很多学者的研究。正如吉伯·福尔斯(Jib Fowles)在《为何观看》(Why Viewers Watch)一书中所解释的,“看电视主要替代了三项活动:(1)其他娱乐;(2)社交;以及(3)睡眠”。
 
对于人们为何着迷于看电视,福尔斯的解释是心理性的。他把电视比作一种“强大的治疗力量”,一个对观众有极大好处的压力释放器。他认为文化人对电视的批评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媒体势利眼”,即反电视的态度是由那些想要通过诋毁电视观看而令自己感觉优于他人的人激发。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6日 17:46

阅读与观看

阅读与观看
阅读与观看是我们常见的两种信息行为。两者有着非常大的差异。在《消失的地域: 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一书中,梅罗维茨对阅读和观看做了详细的对比。
 
很关键的一点是,阅读比观看需要更多的付出与参与。阅读物必须拿在手中,主动地与之交流。然而对电视机则不然,打开、坐下,图像就会展现在电视观众面前。
 
 
正如梅罗维茨所言,即使对有文化的人来说阅读也是一项辛苦的工作。例如,页面上的黑字必须一个词一个词、一行行、一段段地扫过。为了阅读这些词,你的眼睛必须经过训练,就像打字机的滚筒移动纸一样沿着印刷的行进行移动......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5日 09:32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电视是毒品?那么手机呢?
1977年,玛丽·维恩(Marie Winn)做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有关电视对孩子和家庭的影响的研究。在这些研究中,她对电视给孩子们施加的令人上瘾的影响持强烈的批评态度。
 
她写道:“电视的体验令参与者把真实的世界完全清除出去,而进入一种愉悦和被动的精神状态之中。”
 
2002年,她更新了自己的研究,出版了《插着电源的毒品:电视,电脑和家庭生活》一书。
 
在该书中,她雄辩地论证说,电视对于儿童发展、学业成绩和家庭生活都具有负面影响。然而,与通常人们所想到的解决之道——改善电视节目——不......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1日 09:33

解读互联网时代的悖论

才智的悖论
 
现代企业当中最重要的生产工具叫做知识,但是这个知识是很难被机构所拥有的,知识往往是在机构当中的个人手里,并且个人可以把它带走。大家知道罗辑思维的罗振宇有个说法叫“U盘化生存”,本来U盘插在一个机器里,然后我拔了,我走了。有一次我跟罗振宇一起参加柳传志组织的西山会议,柳传志说你从你自己的角度当然拔了就拔了,可是很多人拔了之后还是得插到哪个系统,而我们就是那个系统。可以看到这里的一种冲突,组织跟个人在知识、也就是在才智这个领域里的争夺。
 
才智有很多有意思的特性,例如说才智是这样一种东西,分享以后你并不失去,你还有。我......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8日 17:00

互联网与“观念市场”

互联网与“观念市场”
在有关表达自由以及媒介责任的论述中,一直存在所谓“观念市场”(marketplace of ideas)的类比,它借用了经济学上的自由市场概念,在这样的一个市场中,真理和谎言相互竞争,人们期待前者终会战胜后者。观念市场的模式不乏天真和误导,然而,从另一角度看,该模式也有其有力的地方,因为它强调表达自由的重要性,以及信息在观念市场中自由交换所带来的益处。本文通过梳理互联网传播的流变,讨论观念市场在互联网语境下是否适用,以及大规模参与对观念市场的影响。
 
“观念市场”的由来及其争论
 
在有关表达自由以及媒介责任的论述中,一直存在所谓“观......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7日 17:40

无红包不社交 无社交不红包

无红包不社交 无社交不红包
——微信红包与红包照片设计深度解析
 
1 平台的逻辑
 
一个真正的平台大体上会遵循一条基本的发展路径:平台框架—杀手级功能—平台级产品。可以将此称为“平台的逻辑”。
 
顾名思义,平台框架是圈人的,杀手级功能是黏人的,平台级产品是“玩人”的。
 
微信支付在“红包”出现之前,其主要功能还停留在金融支付工具上。微信红包的推出有两大优势:游戏化和交易便捷化。可以不知道你的银行卡号,仅用对话框就能完成转账功能,将传统型交......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6日 15:27

七日谈(二)外面风大,我们屋里说话

本周单字“读”,“读书”的“读”。上个周末恰逢世界读书日,据说,这是第21个“世界读书日”。21年来,这个原本名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的特殊日子,在其传播过程中,已被成功误读为一个鼓励读书的“节日”……误就误吧,反正大家越来越不爱读书,借机强调一下阅读,总归不是坏事。
 
专栏作家连岳:“一般来说,大家比较不愿意做的事,都有个节日。比如今天就是‘世界读书日’……你不爱读书,是很合人性的。没必要装。不爱读书不让人反感,装才让人反感。读书,是最廉价的伪装与炫耀。买......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5日 03:51

七日谈(一)

七日谈(一)

黄色恐怖。

语出北京大学传播学者胡泳。他用这个词来形容一系列涉及到情色、背叛和性丑闻的热点社会新闻,以及性普遍地从男女欢爱沦为交易筹码甚至权争工具的社会现状。

让人信,自己先得信。

《人民日报》评论说,有的干部“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在国外,给自己‘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如何让群众树立‘三个自信’?”

靠做生意哪能赚到钱呢?

语出学者张闳。普......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0日 14:45

互联网内容走向何方?

互联网内容走向何方?

——从UGC、PGC到业余的专业化

文 | 张月朦 胡泳

用户内容生产(UGC)作为互联网技术赋权的突出体现,被认为是变革传统媒体的重要力量。但迫于版权和营收的压力,以YouTube为代表的一大批UGC平台走上了机构化和专业化的道路,内容生产从业余走向专业。

本文综合国内外UGC平台的发展路径,认为互联网内容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强大的头部效应,UGC平台在与PGC博弈中逐渐与之结合,“业余的专业化”是未来互联网内容发展的新趋势。

从阿尔·戈尔1992年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到1994年欧盟班格曼报告(Bangemann report) 称“技术是革命性”的,互......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7日 22:03

走过了爱的路,就可以走到其他路上

未未有个口头禅:“我想问个问题。”

她的问题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为什么末末一哭,鼻子和眼睛都是红的?”“什么是茧?为什么毛毛虫会变成蝴蝶呢?”“钱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唐朝诗歌最多?”“坏人生了小宝宝,也会像坏人吗?”

日常中,问题95%以上是未未问的。偶尔,末末也会从他自己专注的各种活动中抬起头来,问几个问题:

末末:肥皂为什么能洗干净手?爸爸:因为里面有碱。末末:碱是什么?爸爸:是一种化学物质。末末:化学物质哪里来的?爸爸:地球经过多少亿年时间发展出来的。末末:那时间哪里来的?爸爸(摊手):那只有问造小板凳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9日 09:29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iPhone开启的传播革命无远弗届

未来传播学的研究视野,可能是由一枚小小的装置打开的——传感器。而传感器,又是从苹果手机走向我们的日常生活的,将来它们也注定会影响人类的传播行为。

iPhone与无人机

如果你去过台湾,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台湾人把智能手机叫做“智慧手机”,而把智能手机之前的手机,统统叫做“智障手机”。 虽然大陆不这么称呼,但我们仍能够体会智能手机出现之前和之后在使用感受上的巨大差别——以“智慧”和“智障”来区分毫不为过。

比如你把智能手机横着放或竖着放,屏幕会自动调整横向或纵向模式;如果你的iPhone......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5日 10:05

社群经济与粉丝经济

社群经济与粉丝经济

文 | 胡泳 宋宇齐

社群经济与伪社群经济

随着社会交流方式特别是网络的发展,社群的涵义产生了极大的变化。经典理论下的社群有一定的特点和限制条件,诸如:社群内成员的构成要以一定的社会关系作为基础;其成员从事的社会活动有一定的地域限制;社群内部应形成一定的文化,并能使社群成员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同时,社群的建立与维护需要一定的基础设施。但在互联网时代,交流与沟通打破了原有的时空限制,使得社群可以不依托现实社会中的某些条件而建立。在地域上,因为互联网的全球性,社群成员的组成可以摆脱原有的地域限制,做到异地的交流沟通;在时间上,社群成员可以通过网络进行非实时的交......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5日 09:24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传播伦理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传播伦理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信息源到信息接收者的线性传播模式曾被视为唯一的传播模式。今天,理想的传播更像是参与的、对话的、横向的和富于创意的。它弥漫在此前充满板结的各种机构中:从学校,到家庭,到人们从属的非正式团体,乃至向以严厉规训著称的工作场所。

这种新的传播风尚也在影响大众媒体的公共传播。所有传统的公共媒体都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公众”,如果说它们面临危机,那部分地也是由于公共传播仍然遵循着线性的“国家建构”伦理,而不是新型传播的社群主义伦理,以亚文化和寻找认同为中心。

过去300年的核心社会文化经验是,有着自己的方言、地方文化和地方经济的村庄......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21:47

监测舆情 控制社会 大数据成政府企业最新利器

撰文: 李立峯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9日 20:21

你以为共享的意义只是经济?

从去年开始共享经济这个词突然在我们眼前爆炸。其实共享经济早就存在,只是现在像滴滴出行、神州租车、Airbnb这类各种租赁软件的高频使用让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这样就是共享产生的经济啊。于是就看到各种不同的共享形式出现,从资源、时间、到资产,所有可能被共享的东西都是潜在的发展对象。在不断深挖的同时,也应该考虑今天共享的,明天会变成什么?腾云智库老师眼里的共享,是不是跟你看到的一样?

你以为共享的意义只是经济?

让我们打造一个丰裕经济。

让我们发现过剩......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8日 20:58

员工总比老板更聪明

在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企业史的理查德·泰德罗,在加入苹果公司主持苹果大学之前的最后一本著作叫做《自欺》。在这本书里,泰德罗列举了10家世界级公司的成败来说明一个问题,领导者的“自欺”是企业前进路上的陷阱。

泰德罗对自欺的解释,借用了弗洛伊德的“有意识和无意识”的研究成果。所谓自欺,就是视而不见,拒绝承认现实对自己的威胁。这是一种有意识的无意识活动,“有时候,我们把某些信息引到知觉范围以外,因为它们让人过于痛苦或紧张。这种自欺如同麻醉剂。更常见的原因是令人不快的信息与让我们感到自在的假设相抵触,而排斥这些信息比更改我们的假设更加容易。”

心理分析很......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8日 17:06

人类“灾难时代”的最初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母语是俄语,她出生于前苏联的乌克兰,成长于前苏联的白俄罗斯。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认定她创造了“一种新的文体”,“因其真诚地描写新时代人性的苦难,她作品中非虚构的真实记录比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具......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1日 14:56

小时代里的利他主义试验

在北京五环外,一处不足10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挤着住下了4个年轻人。左楠就是其中之一。

两年前从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后,左楠选择在这因位置偏远而租金低廉的房子里落脚。这里是她的家,也是她的办公室。

3名舍友兼同事分别毕业于清华大学、中山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他们在装修简单的客厅里上班,在油腻的餐桌上开会。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17:36

没有信息的自由流动,就无法管理现代技术社会

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周年。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在前苏联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一场拙劣的技术试验引发了石墨着火,爆炸击穿屋顶,50吨放射性燃料进入大气层。瞬间,一道强烈的蓝白光线射向夜空,那道光比电影场景还美,人们竟抱着孩子,涌出家门来观看这异象。

他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实际上是一幅末日异象,因为切尔诺比利核事故是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也是人类迄今最惨烈的科技悲剧。这次灾难所释放出的辐射线剂量是二战时期爆炸于广岛的原子弹的400倍以上。核辐射尘污染过的云层飘往前苏联西部的部分地区、西欧、东欧、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