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1月10日 16:08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01
一天中很幸福的时光,是在月光下散步。
到了晚上,人就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末末问姐姐:是不是人生好像一场梦?然然:如果是一场梦,你愿意继续睡着还是醒来?末末:我不要醒,我要一直睡。然然:如果亲人都在梦里,当然就可以把梦当真。
 
散完步回家,樱说:要树陪。树和樱说了一阵悄悄话,然后轻吻说:晚安,做个好梦,梦见树。樱:樱梦见树躺在樱的身边,对樱说:晚安,好睡。就好像樱在电视里看见樱在看电视。
 
某一天早上,未未起来告诉爸爸:
 
“树树,我做了一个怪梦。我梦见我们班和末末......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6日 13:57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我们作为个体和文化,比从前更加认识到心灵失去控制的可能性。
 
焦虑的双重性
 
焦虑无处不在。有时候,焦虑会围绕着一件特别的东西来包围你——你会担心自己的工作,健康,社交生活,婚姻等等。
 
在其他时候,焦虑无缘无故地袭来,催生一种无法解释的绝望的恐惧感,无论当事人多么努力,也不会洗刷干净。
 
甚至就在你感到幸福时你也会焦虑:因为你担心失去现有的一切。
 
现在的焦虑之所以普遍,是因为它具有双重性:既是个人性的,也是时代性的。
&nbs......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6日 11:13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中国互联网的研究可谓日新月异,海内外文献十分丰富。本文从我在2015年编辑出版的英文论文集《争锋中国互联网》(China’s Contested Internet)的内容谈起,探讨如何使中国互联网(包括手机等新媒体)的研究进一步向纵深发展。我把这种努力称作“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Yang, 2015)。
 
“深度研究”这个提法,借用了一本人类学著作的书名,即《深度中国》(Deep China)(Kleinman et al, 2011)。该书的编者在前言中写道,“假如说政府政策、社会机构和市场活动构成变动中的中国的表层,那么,亿万中国人民的感知的、情感的和道德的经验,则构......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5日 09:37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01
2017年11月,张一鸣提出“智能社交”,它不仅构成今日头条智能推荐发展的下一步,而且据说还代表着“社交媒体的2.0时代”。今日头条为智能社交框定的方向是:通过智能推荐更有效率地获取粉丝。公司还不惜投入,声称要在平台上扶持1000个拥有100万粉丝的账号。
 
 
一年以后的11月,市场上冒出一个新社交应用“Ta在”,将自己定位为“智能社交媒体”。然而此“智能社交”却不同于彼“智能社交”,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要粉丝,不要大V,而是想通过不断演化的算法,越来越精确地提取用户特征,将信息的特......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5日 12:55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世界处在向高度互联的转型中,正由垂直化变成水平化。我们越来越多地离开一个依靠垂直指挥和控制来创造价值的世界,而走入一个横向地同他人联系与合作来创造价值的世界。社会由此变得更具流动性、更加不可预测,自由发展、无拘无束。
 
2011 年 9 月,在第八届网商大会上,应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邀请,《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通过远程视频连线,就世界的变化和个人的发展问题与网商分享观念。
 
 
1
 
托马斯·弗里德曼是《纽约时报》记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新闻......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10:46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黄金屋


汤姆•彼得斯警告世人:“这个时代变化太迅速了,不可能仅仅依赖几条准则就获取永久的成功。任何东西吃得太多都会有毒。请记住:商业中所有事情都是悖论。”

文 / 小芳

来源 / 首席人物观(sxrenwuguan)

1

</......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30日 11:13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这一次来敦煌,是无数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的交汇。
第一次拜访那些神佛千年栖息的洞窟。紧闭的门扉被钥匙轻叩。眼睛说太美了。耳朵说讲解小哥的声音好听。皮肤说好冷。手机吵着要照相。红色褐色绿色,千奇百怪的佛面和众生相。九层塔上的风铃轻声哼唱。衣摆下的莲花悄然绽放。武则天的脚趾。释迦牟尼半阖的眸子。王子跃下山崖。菩萨住进神龛。二氧化碳和日光从那些敬畏的屏息中偷偷溜进,同墙底的竹签一起等时光无声蒸发。色彩等着剥落,繁华等着老去,所有美丽都等着弹指成灰,只有那些纤尘在手电筒的光线里有歌有舞。
 
第一次见到晚上九点钟挂在天上的太阳。......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5日 22:11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无论是刚入学的同学,还是已经工作的同学,都为同一种病症所苦:焦虑。
 
如果把焦虑视作一种病,从患者的角度来看,焦虑始终是绝对个人的。它是一种体验,带着人们思考、感受和行动的特有色彩。
 
焦虑是个怪物,能够运用非常愚蠢的技巧,让你生活中哪怕是微小的选择,简直都跟生与死的抉择一样可怕。
 
在此意义上,焦虑是极其主观性的东西,很难代入时代来思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数量巨大且越来越多的人患有焦虑症的时代。
 
有时候,焦虑会围绕着一件......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1日 18:54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互联网产业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规律,也是平台整个的产业背景规律,叫做赢家通吃。但是,按照赫拉克利特定律,一个时代的领导者不会领导下一个时代。今天的技术精英如果把握不好机会的话,最后也会走入自己的黄昏
 
2013年,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做了一个“互联网帝国时代”的信息图,统计了全世界最流行的网站,其中谷歌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其次是Facebook。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后的2018年,全球社交网络使用分布中Facebook最强大,它有23亿用户,唯二的两个对手在中国和俄罗斯。
 
必须承认的是,在全球互联网中,美国处于领先位置,就像做披萨一样,作为底层的硬皮......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8日 20:37

痛苦工作的十大迹象

痛苦工作的十大迹象
工作就是工作。没有人会每次踏入办公室时都感觉很棒。有时,任务和人会让你发疯。
 
这可能并不意味着你讨厌自己的工作。这当然不意味着你应该认真辞职。每个人都有糟糕的时刻。
 
但是,如果你觉得你的工作总体上在耗尽你的快乐,那就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仅仅是为了你的职业发展,而是为了你的整体生活质量!
 
牢记工作是为了让人快乐的。如果某份工作让你感到痛苦,那就别犹豫了。
 
痛苦的工作有很多迹象:
 
1&......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6日 12:38

迷茫的四种出路

迷茫的四种出路
胡门开学照例聚会。一般会有两拨人:刚入学的同学,和已经工作的同学。
刚入学的同学,情绪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迷茫,另一种是焦虑。
已经工作的同学,情绪状态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麻木,另一种还是焦虑。
 
作为开学第一课,老师就这三种情绪给大家灌点鸡汤。
首先谈谈迷茫。遇到迷茫有四个办法:
 
第一,接受你的困境。“卡住”就卡住了呗。“我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没关系。”这通常表明需要获得更多信息才能继续前进。
 
第二,坚定C位。以自己为中心想事情......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10:11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
从禁忌中解放出来的知识和智慧,颠覆现状的技术精神、政治力量和艺术灵感,经由互联网走向我们,然而技术如火,网络既创造又破坏。
 
 
中国互联网的“盗火”
 
1996年春,中国最早的ISP瀛海威公司在中关村零公里处打出“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巨幅广告牌。彼时,很多人还压根没听说过“信息高速公路”这个词。创始人张树新的豪言壮语,在写稿还依靠纸笔的那个年代,听起来像是一个遥远的幻想。
 
我就想弄清楚这幻想到底是远还是近。这一年1月30日出......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3日 11:18

“文化针灸”模式的粉丝行动主义

“文化针灸”模式的粉丝行动主义

文 | 陈天虹 胡泳

【摘要】 文化针灸是粉丝行动主义的一种模式,由粉丝行动主义组织“哈利·波特联盟”创始人安德鲁·斯莱克于2010年提出,美国学者亨利·詹金斯将其发展成一个学术概念。文化针灸的实质是一种以流行文化联系社会议题的策略,它是自下而上的草根运动。此种策略运用大量粉丝技术以汇聚注意力,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对话与动员。
 
【关键词】文化针灸、抵抗、粉丝社群的公民实践、文化反堵
(by Rachel Jablonski )
 
壹 何谓文化针灸?
 
粉......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1日 16:40

让人类的“知识树”开枝散叶

让人类的“知识树”开枝散叶

每到要交论文的“重大关头”,年轻学子们都会提前几天熬夜去知网下载一些文章,或者到图书馆突击找资料,然后东拼西凑、在word文档里堆满自己也不甚明白的“大词”,最后答辩通过、论文被收入资料库,完成“garbage in, garbage out”的闭环。这样的学生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窥见人类“知识树”的一枝一叶,也没能为这棵树的生长做出任何贡献。

 
《互联网与“观念市场”》的核心观点是综合前人的研究探讨提出的,属于在前人论述之外发现“另类视角”。同样,我的其他一些论文,如《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重思公与私》也是如此,这是我做研究的一种......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0:00

腾讯须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腾讯须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不要着眼于互联网的下半场,而要放眼互联网的下一个大场。
 
腾讯正开始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变革,我想谈谈腾讯再聚焦的问题。20岁了,可以考虑再聚焦了。
 
2017年3月3日晚马化腾记者见面会,有媒体报道,用了个题目叫“腾讯最大的焦虑是技术”。
 
最近几年连续和马化腾在两会期间见面。犹记此前的一年,马化腾强调,腾讯在战略上专注做连接和内容,当然还有“半个”金融。此所谓“两个半”战略。接下来马化腾在2017年提出腾讯未来要做的是一家科技公司,这意味着腾讯下一个大的转型,其实......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9日 09:26

冯仑,你过时了

冯仑,你过时了
2008-2018,十年回顾之二
“东食西宿”尽管越来越难,但人之此心并不稍减。十年前我希望冯仑过时,十年后他所描述的那个现象却仍然当时。悲乎?
话说古代有一位齐国姑娘,到了出嫁的年龄。她的东邻很富裕,可惜富家之子很丑陋;西邻家境贫寒,但年轻人却生得仪表堂堂。母亲左右为难,便对女儿说道:两家各有长短,你愿去东家,就露出左手,愿往西家,就露出右手,自己拿好主意吧。不料姑娘一下子把两只手都露了出来。母亲愕然,女儿说:我愿东食西宿。
 
官商勾结的传统,在中国的商业史上造就一大批所谓“红顶商人”,就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6日 11:53

旧文重刊:尊重私有产权

回顾历史,为什么我们在今天呼唤宪政?没有宪政,“予之在君,夺之在君,贫之在君,富之在君”的状况就不会改变
“租给人一座花园,他还给你的是一块沙地;送给人一块沙地,他会将它变成一座花园。”
乔治·吉尔德在《企业之魂》一书中,开宗明义地写道:“古人的这一至理名言清楚不过地区分出两类不同的土地。一类是从拥有无上权力的国家租来的贫瘠的荒地,另一类是自己所有的土地,它受到精心的耕耘,果实累累,完全归主人所有。”
 
花园与沙地的彼此转换,彰显的当然是私有产权的关键作用。这个道理,中国的古人早就说过,孟子曰:“有恒产......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4日 11:26

评论者的认知谦卑:《海尔转型笔记》推荐序

评论者的认知谦卑:《海尔转型笔记》推荐序
“你写了那么几段,没有花费你任何东西!你没有风险!没有!没有!没有!而我是一个演员!这出戏花了我一切......”
《海尔转型笔记》,郝亚洲著,中国人民大学2018年9月第1版
 
2007~2009年,我主持《北大商业评论》的编辑工作,深觉这本杂志的深度不符合企业界对一本冠以北大名头的管理杂志的期待,决定大刀阔斧地对其进行改造,希望管理评论能够跟上乃至领先于日新月异的企业管理实践。
 
然则再好的理念也需找到干练的人才予以操作,这种干练,不仅仅意味着发现和开掘选题的能力,深入中国企业体察管理细节与组织......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4日 17:00

最成功的管理是对公司颠覆的胜利

最成功的管理是对公司颠覆的胜利
我们所知的管理学大概已经走到了尽头。由经理人控制的企业无法应付加速的变化,这个弱点只是企业受到的两翼夹攻的一翼。另外一翼是,企业存在的核心理由现在也不保。
和张瑞敏的交谈在海尔的董事局大楼里进行。这个大楼有着波浪状的外形,寓意“海尔是海”。话题不是从企业管理开始的,而是建筑设计。
 
张瑞敏对我说:“你看这个楼的外形是这么个意思,波状了,表示整个外部环境永远是无序的,但内部一定是个自组织的概念。这个楼,其实象征着这个组织有一个永恒的东西存在,不是说企业永远没问题,而是永远能够在无序当中创造有序。”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7:25

我们缘何进入了一个被平台控制的世界?

我们缘何进入了一个被平台控制的世界?
是什么导致这个世界从由企业控制发展到由平台控制发展?
 
理解一个时代,往往可以通过认识这个时代的流行词汇。如果你穿越到十三世纪的欧洲,会发现流行词汇基本上是上帝、地狱、天堂、神的恩典。十八世纪,会发现大家讨论的是理性、启蒙、情感、自然法。十九世纪经过工业革命,人们谈论进化、进步。二十世纪则讨论风险、不确定性、复杂性等。
 
在管理学领域,今天的管理词汇和以往有一个很大的不同。过去工业时代分析经济核心的单元叫工厂,而现在分析的基本词汇叫平台。换言之,平台主在这个时代所起的作用,大概相当于工厂主在工业革命年代所起的作用,甚至还要大很多。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