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4月29日 09:39

人单合一企业文化落地海尔俄罗斯

人单合一企业文化落地海尔俄罗斯

 

“海尔出口到每一个地方,在每一个地方建厂,都以最好品牌的产品、最好质量的产品来满足当地的消费者”   我和郝亚洲合著的英文企业传记《海尔使命:中国第一家全球超级公司的真实故事》(Haier Purpose: The Real Story of China’s First Global Super-Company, 2017)2019年1月由莫斯科一家商业文献出版社Mann, Ivanov and Ferber Publisher(简称MIF出版社,www.mann-ivanob-ferber.ru)出版俄文版,该版本经Infinite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5日 10:13

胡泳: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胡泳: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什么是认知盈余?   互联网已经出现了五十年,万维网技术也已出现了三十年,社会中以往喜欢将大量自由时间用于消费的个体成员开始主动创造并分享事物,但仍有很多人对此感到惊讶。   举例来说,快手日活用户1.6亿,人均使用时长超过70分钟,整体计算下来,快手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2.1万年。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   用户在快手上花这么多时间干什么?他们每天上传超过1000万条视频,最大的两个内容品类,一个叫生活场...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9日 15:28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下)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下) 文 | 胡泳 崔晨枫 吴佳倢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上) “付费墙是中外报业集团应对收入下滑、摆脱经营危机的自救尝试。在实践中,付费墙意味着制定付费规则、选定付费模式,并围绕付费规则和模式开展一系列包含采编优化、用户调研、营销促销等在内的统筹规划,以适应互联网时代全新的媒介接收习惯。通过与国外相对成熟的付费墙实践进行对比,本文发现,中国报业囿于经验不足及体制性约束,在付费墙实践上更显坎坷。...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8日 15:01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上)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上) 文 | 胡泳 崔晨枫 吴佳倢   “付费墙是中外报业集团应对收入下滑、摆脱经营危机的自救尝试。在实践中,付费墙意味着制定付费规则、选定付费模式,并围绕付费规则和模式开展一系列包含采编优化、用户调研、营销促销等在内的统筹规划,以适应互联网时代全新的媒介接收习惯。通过与国外相对成熟的付费墙实践进行对比,本文发现,中国报业囿于经验不足及体制性约束,在付费墙实践上更显坎坷。未来国内媒体的付费墙实践,宜充分利用...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5日 10:06

陈秋心|故事爆炸:我们这样滑进网络文学的新时代

陈秋心|故事爆炸:我们这样滑进网络文学的新时代

 

去年春节我回老家,年初三圆桌坐满了一圈亲戚,大家欢快地吃着,突然有一瞬安静下来,婶婶用目光数了一下人头,一拍大腿:“少了个人啊!老三家的小梅呢?”   有人马上放了筷子去寻,小梅来时,手里还端着手机,眼睛并不看众人,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屏幕。她摸着桌沿坐下,手指五六秒就在手机上划一下,别人往她碗里夹什么就吃什么,吃空了就夹离自己最近的那盘菜。   今年春节,小梅还是以这个姿势趴在饭桌上,我终于忍...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7日 15:39

胡泳译著出版 |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

胡泳译著出版 |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互联网治理与网络空间的驯化》

[美] Milton L. Mueller著

段海新 胡泳等译

电子工业出版社,2019年2月第1版

Ruling the Root: Internet Governance and the Taming of Cyberspace

The MIT Press, 2002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

 

 

 

原作者米尔顿·穆勒教授为本书中文版写的序言

 

本书的英文原版于16年前出版,一直被广泛地阅读和引用,至今已经成为互联网治理领域重要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7日 12:51

胡泳译著出版 |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


 胡泳译著出版 |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



《从根上治理互联网:互联网治理与网络空间的驯化》

[美] Milton L. Mueller著

段海新 胡泳等译

电子工业出版社,2019年2月第1版

Ruling the Root: Internet Governance and the Taming of Cyberspace

The MIT Press, 2002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




原作者米尔顿·穆勒教授为本书中文版写的序言

 

本书的英文原版于16年前出版,一直被广泛地阅读和引用,至今已经成为互联网治理领域重要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5日 10:49

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经济有五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中国需更加关注技术创新

曼纽尔·卡斯特:网络经济有五个相互关联的维度,中国需更加关注技术创新

 

3月10日下午,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在北京召开了“网络经济和网络企业”高层论坛。“信息时代三部曲”(《网络社会的兴起》、《认同的力量》和《千年的终结》)作者、南加州大学教授、国际知名学者曼纽尔·卡斯特(Manuel Castells)在论坛上发表了“网络经济和网络企业”主题演讲并参与了演讲后的高峰对话。曼纽尔·卡斯特教授在论坛上受聘成为中国信息百人会国际学术顾问。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顾问、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3日 11:38

中国网络传播研究:萌芽、勃兴与再出发

中国网络传播研究:萌芽、勃兴与再出发

 

本文聚焦“网络传播”这一学科领域,旨在对1978-2018年40年间国内的相关研究进行回顾,呈现学界对于互联网这一颠覆性技术的认知过程。在此基础上,结合与网络传播有关的重大事件,对网络传播研究本身的总体情况、阶段特点进行梳理,并对研究演进的逻辑及其存在的不足等展开反思。本文认为,未来的网络传播研究最重要的是回到传播与人的关系,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作用下人的可能性问题作出更为深刻的回答。   文/胡 泳 陈秋...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7日 15:28

没有颠覆,只有奥伏赫变——张瑞敏与黑格尔之一

没有颠覆,只有奥伏赫变——张瑞敏与黑格尔之一 如今企业家好把“颠覆”二字挂在嘴上,孰不知,在管理中,并没有完全的颠覆,有的是奥伏赫变。   奥伏赫变与扬弃   1928年1月15日,创造社的综合性理论刊物《文化批判》在上海创刊。对于刊物的宗旨和任务,成仿吾在《文化批判》创刊号的《祝词》中引用列宁“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的名言,强调理论学习、宣传、斗争的重要性。   成仿吾从日本带回来的一批新成员——也即所谓后期创造社成员——集体亮相...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5日 09:15

胡栩然:生活就是生活

胡栩然:生活就是生活

 

除了近处的苟且和远方的苟且,生活,就是生活。   去采访保洁大妈和大爷之前,我和明妍其实苦心孤诣地准备了不少问题,试图轻松拉近关系,直接又不失唐突同时直击人灵魂深处……当然这一切在真正开始采访后都被证实是不可能的。我们先问了大爷大妈夫妻俩的名字,年龄,家乡,然后是工作内容,不工作时喜欢干什么……随着提问的继续,我的内心滋长出一种奇怪的情绪,有点失望,又有点不安,这两种感觉的交织是如此复杂强烈,...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7日 22:50

很多事情,仅仅是陪伴就解决了

很多事情,仅仅是陪伴就解决了

 

生活的真谛是,为那些值得留在你生活中的人花时间。   陪是一种身体之事   其实,人生中最重要的问题,不是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而是:一个人的时间给谁?   “不要再窃取我的时间了,大家都来占用我的时间,没有意识到每时每刻都是我个人的财富,它就这样消失了。”《爱与黑暗的故事》中,约瑟夫•克劳斯纳,以色列著名的历史学家和希伯来文学教授,对他的侄子说。   其实克劳斯纳错了,时间不是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21:17

沟通超载的年代,更应讲求沟通质量

沟通超载的年代,更应讲求沟通质量

 

社恐让现代人成了病友。微博上所有人可以一起沙雕,微信群里一天几千条信息不在话下,但只要你说奔现,瞬间消失,不了不了。   中介化交往   在社交媒体被发明之前,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手段非常有限,主要限于我们亲自认识的人。现在的千禧一代不会体会曾经困扰他们的长辈的信息流通麻烦,比如,你给你同龄的伙伴打电话时,接电话的却是他们的父母;山高水远,鱼雁传书,你对恋人的来信望眼欲穿;大千风光尽入镜头,照片...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7日 22:10

爱,通过黑暗的故事——读阿摩司·奥兹

爱,通过黑暗的故事——读阿摩司·奥兹

 

"家庭这出悲剧往往有着契诃夫似的结尾:每个人都感到失望,幻灭,痛苦,忧郁,但还活着。它最深的黑暗,并不是莎士比亚大剧所天真臆想的各得其所、正义彰显;而是你对、我也对,却无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对。" 【按】对于两岸四地的华人世界来说,春节是阖家团圆的欢聚时刻。然而对很多人而言,在短暂的欢愉之后,往往会陷入到“为何家会伤人”的惆怅与苦恼当中,甚至对“爱”本身的信念亦会随之动摇。阿莫司·奥兹(Amos...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5日 21:54

我想你

我想你

 

“我爱你”常常被当成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三个字。其实错了,还有三个字比这更有力量。   “我爱你”在现代世界过于容易脱口而出,甚至偶尔堕入油滑,因而丧失了很多原有的分量。尽管如此,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对你和你所表白的那个对象,这三个字还是意味着很多。它是一种承诺,表明你会和你所爱的人肩并肩,为他/她而存在,并竭尽所能维持两个人的关系。   然而问题也正出在这里:当你处于一种重要关系之中的时候,你可...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0日 10:23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

 

1996年,当胡泳拿到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的书Being Digital时,他想到的是严复的《天演论》。彼时,他刚为《三联生活周刊》写了万字长文《Internet离我们有多远》,在详细介绍了互联网的发展脉络与社会影响后,他提出一个疑问:对于当时家用电脑只有70万台的中国来说,能够一转身就跨入信息时代、并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吗? 《三联生活周刊》1996年第2期专题报道《Internet离我们还有多远》   选...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5日 17:24

先锋|00后少女的“蝴蝶梦”

先锋|00后少女的“蝴蝶梦” 胡栩然,名字来源于《庄子》:“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   姓名一般都是由父母起的,包含了长辈对你的期望。名字能反映出家庭的文化底蕴。胡栩然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父系母系亲戚从事的工作几乎无不和文字相关。幼小的栩然抓周时一把抓住钢笔,就像响应血脉的召唤。上小学的时候,她就开始构思小说,14岁写出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并引起一定的反响。这个少女“开挂”似的人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前不久,记者采访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5日 10:10

网民:围观影响中国?

 

“在一亿网民面前,多大的了不起都不再是了不起。”   接二连三的社会热点事件,正因为有了大量网民的关注和转发,才会被更快地传播,进一步推动事件发展。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汪徐秋林 转自 | 南方周末   中国第一批“网民”已经二十多岁了。   2018年11月30日,微博话题“#新浪20年#”引发诸多网民感慨:原来离自己第一次上网已经20年。   1997年11月2日,网友“老榕”把自己和儿子看球的经历写成...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0日 16:08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年中人与年轻人的冒险——写在末末九岁时

 

01 一天中很幸福的时光,是在月光下散步。 到了晚上,人就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末末问姐姐:是不是人生好像一场梦?然然:如果是一场梦,你愿意继续睡着还是醒来?末末:我不要醒,我要一直睡。然然:如果亲人都在梦里,当然就可以把梦当真。   散完步回家,樱说:要树陪。树和樱说了一阵悄悄话,然后轻吻说:晚安,做个好梦,梦见树。樱:樱梦见树躺在樱的身边,对樱说:晚安,好睡。就好像樱在电视里看见樱在...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6日 13:57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我们作为个体和文化,比从前更加认识到心灵失去控制的可能性。   焦虑的双重性   焦虑无处不在。有时候,焦虑会围绕着一件特别的东西来包围你——你会担心自己的工作,健康,社交生活,婚姻等等。   在其他时候,焦虑无缘无故地袭来,催生一种无法解释的绝望的恐惧感,无论当事人多么努力,也不会洗刷干净。   甚至就在你感到幸福时你也会焦虑:因为你担心失去现有的一切。   现在的焦虑之所以普遍,是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