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2月26日 11:13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杨国斌: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

 

  中国互联网的研究可谓日新月异,海内外文献十分丰富。本文从我在2015年编辑出版的英文论文集《争锋中国互联网》(China’s Contested Internet)的内容谈起,探讨如何使中国互联网(包括手机等新媒体)的研究进一步向纵深发展。我把这种努力称作“中国互联网的深度研究”(Yang, 2015)。   “深度研究”这个提法,借用了一本人类学著作的书名,即《深度中国》(Deep China)(Kleinman et al, 2011)。该书的编者在前言中...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5日 09:37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有智能社交这回事吗? 01 2017年11月,张一鸣提出“智能社交”,它不仅构成今日头条智能推荐发展的下一步,而且据说还代表着“社交媒体的2.0时代”。今日头条为智能社交框定的方向是:通过智能推荐更有效率地获取粉丝。公司还不惜投入,声称要在平台上扶持1000个拥有100万粉丝的账号。     一年以后的11月,市场上冒出一个新社交应用“Ta在”,将自己定位为“智能社交媒体”。然而此“智能社交”却不同于彼“智能社交”,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5日 12:55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世界处在向高度互联的转型中,正由垂直化变成水平化。我们越来越多地离开一个依靠垂直指挥和控制来创造价值的世界,而走入一个横向地同他人联系与合作来创造价值的世界。社会由此变得更具流动性、更加不可预测,自由发展、无拘无束。   2011 年 9 月,在第八届网商大会上,应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邀请,《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通过远程视频连线,就世界的变化和个人的发展问题与网商分享观念...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10:46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黄金屋

 


汤姆•彼得斯警告世人:“这个时代变化太迅速了,不可能仅仅依赖几条准则就获取永久的成功。任何东西吃得太多都会有毒。请记住:商业中所有事情都是悖论。”

文 / 小芳

来源 / 首席人物观(sxrenwuguan)

1

 

        1997年2月,张朝阳体会到了借势的惊喜。

 

  一场由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和瀛海威主办的论坛,最后声名远播的却...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30日 11:13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胡栩然:敦煌第一次

 

这一次来敦煌,是无数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的交汇。 第一次拜访那些神佛千年栖息的洞窟。紧闭的门扉被钥匙轻叩。眼睛说太美了。耳朵说讲解小哥的声音好听。皮肤说好冷。手机吵着要照相。红色褐色绿色,千奇百怪的佛面和众生相。九层塔上的风铃轻声哼唱。衣摆下的莲花悄然绽放。武则天的脚趾。释迦牟尼半阖的眸子。王子跃下山崖。菩萨住进神龛。二氧化碳和日光从那些敬畏的屏息中偷偷溜进,同墙底的竹签一起等时光无声蒸发。色...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5日 22:11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面对焦虑:信仰与不顾

 

无论是刚入学的同学,还是已经工作的同学,都为同一种病症所苦:焦虑。   如果把焦虑视作一种病,从患者的角度来看,焦虑始终是绝对个人的。它是一种体验,带着人们思考、感受和行动的特有色彩。   焦虑是个怪物,能够运用非常愚蠢的技巧,让你生活中哪怕是微小的选择,简直都跟生与死的抉择一样可怕。   在此意义上,焦虑是极其主观性的东西,很难代入时代来思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数...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1日 18:54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平台化社会与精英的黄昏

 

互联网产业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规律,也是平台整个的产业背景规律,叫做赢家通吃。但是,按照赫拉克利特定律,一个时代的领导者不会领导下一个时代。今天的技术精英如果把握不好机会的话,最后也会走入自己的黄昏   2013年,牛津互联网研究所做了一个“互联网帝国时代”的信息图,统计了全世界最流行的网站,其中谷歌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其次是Facebook。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后的2018年,全球社交网络使用分布中Facebook最强大,...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8日 20:37

痛苦工作的十大迹象

痛苦工作的十大迹象

 

工作就是工作。没有人会每次踏入办公室时都感觉很棒。有时,任务和人会让你发疯。   这可能并不意味着你讨厌自己的工作。这当然不意味着你应该认真辞职。每个人都有糟糕的时刻。   但是,如果你觉得你的工作总体上在耗尽你的快乐,那就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仅仅是为了你的职业发展,而是为了你的整体生活质量!   牢记工作是为了让人快乐的。如果某份工作让你感到痛苦,那就别...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6日 12:38

迷茫的四种出路

迷茫的四种出路 胡门开学照例聚会。一般会有两拨人:刚入学的同学,和已经工作的同学。 刚入学的同学,情绪状态分为两种,一种是迷茫,另一种是焦虑。 已经工作的同学,情绪状态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麻木,另一种还是焦虑。   作为开学第一课,老师就这三种情绪给大家灌点鸡汤。 首先谈谈迷茫。遇到迷茫有四个办法:   第一,接受你的困境。“卡住”就卡住了呗。“我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没关系。”这通常表明需要获得更多...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10:11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

 

从禁忌中解放出来的知识和智慧,颠覆现状的技术精神、政治力量和艺术灵感,经由互联网走向我们,然而技术如火,网络既创造又破坏。     中国互联网的“盗火”   1996年春,中国最早的ISP瀛海威公司在中关村零公里处打出“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的巨幅广告牌。彼时,很多人还压根没听说过“信息高速公路”这个词。创始人张树新的豪言壮语,在写稿还依靠纸笔的那个年代,听起来像是一个遥远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3日 11:18

“文化针灸”模式的粉丝行动主义

“文化针灸”模式的粉丝行动主义

文 | 陈天虹 胡泳

【摘要】 文化针灸是粉丝行动主义的一种模式,由粉丝行动主义组织“哈利·波特联盟”创始人安德鲁·斯莱克于2010年提出,美国学者亨利·詹金斯将其发展成一个学术概念。文化针灸的实质是一种以流行文化联系社会议题的策略,它是自下而上的草根运动。此种策略运用大量粉丝技术以汇聚注意力,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对话与动员。   【关键词】文化针灸、抵抗、粉丝社群的公民实践、文化反堵 (by R...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1日 16:40

让人类的“知识树”开枝散叶

让人类的“知识树”开枝散叶

每到要交论文的“重大关头”,年轻学子们都会提前几天熬夜去知网下载一些文章,或者到图书馆突击找资料,然后东拼西凑、在word文档里堆满自己也不甚明白的“大词”,最后答辩通过、论文被收入资料库,完成“garbage in, garbage out”的闭环。这样的学生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窥见人类“知识树”的一枝一叶,也没能为这棵树的生长做出任何贡献。

  《互联网与“观念市场”》的核心观点是综合前人的研究探讨提出的,属于在前人论述...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0:00

腾讯须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腾讯须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不要着眼于互联网的下半场,而要放眼互联网的下一个大场。   腾讯正开始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变革,我想谈谈腾讯再聚焦的问题。20岁了,可以考虑再聚焦了。   2017年3月3日晚马化腾记者见面会,有媒体报道,用了个题目叫“腾讯最大的焦虑是技术”。   最近几年连续和马化腾在两会期间见面。犹记此前的一年,马化腾强调,腾讯在战略上专注做连接和内容,当然还有“半个”金融。此所谓“两个半”战略。接下来马化...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9日 09:26

冯仑,你过时了

冯仑,你过时了 2008-2018,十年回顾之二 “东食西宿”尽管越来越难,但人之此心并不稍减。十年前我希望冯仑过时,十年后他所描述的那个现象却仍然当时。悲乎? 话说古代有一位齐国姑娘,到了出嫁的年龄。她的东邻很富裕,可惜富家之子很丑陋;西邻家境贫寒,但年轻人却生得仪表堂堂。母亲左右为难,便对女儿说道:两家各有长短,你愿去东家,就露出左手,愿往西家,就露出右手,自己拿好主意吧。不料姑娘一下子把两只手都露了出来。母亲愕...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6日 11:53

旧文重刊:尊重私有产权

回顾历史,为什么我们在今天呼唤宪政?没有宪政,“予之在君,夺之在君,贫之在君,富之在君”的状况就不会改变 “租给人一座花园,他还给你的是一块沙地;送给人一块沙地,他会将它变成一座花园。” 乔治·吉尔德在《企业之魂》一书中,开宗明义地写道:“古人的这一至理名言清楚不过地区分出两类不同的土地。一类是从拥有无上权力的国家租来的贫瘠的荒地,另一类是自己所有的土地,它受到精心的耕耘,果实累累,完全归主人所...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24日 11:26

评论者的认知谦卑:《海尔转型笔记》推荐序

评论者的认知谦卑:《海尔转型笔记》推荐序 “你写了那么几段,没有花费你任何东西!你没有风险!没有!没有!没有!而我是一个演员!这出戏花了我一切......” 《海尔转型笔记》,郝亚洲著,中国人民大学2018年9月第1版   2007~2009年,我主持《北大商业评论》的编辑工作,深觉这本杂志的深度不符合企业界对一本冠以北大名头的管理杂志的期待,决定大刀阔斧地对其进行改造,希望管理评论能够跟上乃至领先于日新月异的企业管理实践。   然则再好的理念也需找到...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4日 17:00

最成功的管理是对公司颠覆的胜利

最成功的管理是对公司颠覆的胜利 我们所知的管理学大概已经走到了尽头。由经理人控制的企业无法应付加速的变化,这个弱点只是企业受到的两翼夹攻的一翼。另外一翼是,企业存在的核心理由现在也不保。 和张瑞敏的交谈在海尔的董事局大楼里进行。这个大楼有着波浪状的外形,寓意“海尔是海”。话题不是从企业管理开始的,而是建筑设计。   张瑞敏对我说:“你看这个楼的外形是这么个意思,波状了,表示整个外部环境永远是无序的,但内部一定是个自组织的概念...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0日 17:25

我们缘何进入了一个被平台控制的世界?

我们缘何进入了一个被平台控制的世界? 是什么导致这个世界从由企业控制发展到由平台控制发展?   理解一个时代,往往可以通过认识这个时代的流行词汇。如果你穿越到十三世纪的欧洲,会发现流行词汇基本上是上帝、地狱、天堂、神的恩典。十八世纪,会发现大家讨论的是理性、启蒙、情感、自然法。十九世纪经过工业革命,人们谈论进化、进步。二十世纪则讨论风险、不确定性、复杂性等。   在管理学领域,今天的管理词汇和以往有一个很大的不同。过去工业时代分析经...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5日 09:30

十年回顾|一位飞人的阿喀琉斯之踵

十年回顾|一位飞人的阿喀琉斯之踵 而我们,对后来发生的一切,责任不是判断,而是理解。2008-2018,十年回顾之一。   北京奥运会上,最令人痛心的一幕是刘翔弃赛。眼看着一个你把他当神一样敬拜的人露出了凡人的面目,跌倒、落败、退场,不管他曾经多么牢固地俘获你的忠心,你都不得不恍然明白两项真相:其一,神并不在我们人类中间行走;其二,人所以为人,正因为总有脆弱的脚后跟。     刘翔退出赛场的那个孤零零的背影,其悲壮只有2006年在柏林,一...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28日 17:18

十年一刊:从文化年代到媒体年代

十年一刊:从文化年代到媒体年代 拿到《三联生活周刊》(以下简称《生活》)的纪念文集《〈三联生活周刊〉十年》,很仔细地翻了一遍,感受到一种亲历历史的亲切。《生活》的历史充满了变化,书上有篇文章说陆续有二百六十多人先后进出。这就导致能够完整地讲出这本刊物变化过程的人很少,纪念文集起了梳理和集纳的作用,我也得以了解《生活》诞生和发展的前前后后,除了自己比较熟悉的那段时期以外。惟一的遗憾是看完后不太过瘾,我想这跟编书的初衷有关,记得约稿...
阅读全文>>